1. [Crossover]Inception + Mysterious Skin 
  2. Eames/Arthur + Neil 
  3. 請無視兩作品之間的時間差。
  4. EA的時間是Fischer案件結束之後,
  5. Neil的時間是與Brian聖誕節結束之後。 
  6. 未完。

 

 


 

 

Neil還是回到了紐約,但是他向Wendy的朋友,那個叫做Rachel 還是什麼來著的店長說他想要早一點的班表。他的解釋是他怕太晚下班又會被搶劫還是什麼的之類的話。雖然那一部分是謊言,但是也有一部分是他心中真正的恐懼。那讓他安份了很久,乖乖的去上班下班。而Neil也不清楚這到底跟Brian有沒有關係。

 

他還是會去bar。Neil覺得自己還在尋找些什麼,而且是除了性交易之外的東西,所以他去了也只是安安分分的坐著喝酒,頂多稍微打量一下四周的人,但總是會有人勾搭上來。不是交易,只是單純的one night stand。不過來勾搭的人大都不是他喜歡的型,所以他回絕,以前他是為了賺錢所以不太挑剔,但是如果只是享受的話他還是想要堅持自己要的。幸好紐約的bar夠多,所以他可以每次在被纏上之後就換不同的bar。

 

 

被人一直盯著看,從來都不是什麼讓人愉快的感覺。

 

一開始進入bar,Neil覺得自己有感受到一陣視線,但是一下就消失了。接著他不時覺得有人在看著他,但是他卻找不到是誰。他耐著性子坐著,打算要找到那個不知名又在盯著他看的人。

 

他就不信自己找不到!

 

然後,還是有人上前來搭訕。但是Neil很確定都不是那些來搭訕的人,基於一種奇怪的衝動,他把自己又恢復成那個男妓的角色。或許是曾經的工作經驗,總之Neil可以分辨出來那個人是願意出錢呢,還是只要一個晚上。他故意開高價碼,讓那些人沒趣的摸摸鼻子走人,或者是花一點小錢買他的親吻。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他也沒有特別遮掩,像是要秀給誰看一樣。

 

這個方法似乎很有效,在第三個人來買他的親吻的時候,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視線是來自於他的左側。親吻完那個人之後他轉過頭去尋找視線的來源,發現是一個…穿著品味,或許說是服裝配色有點問題的男人。那個男人終於沒有閃躲他的視線,直直的與他的視線對上。一定是因為bar裡面的燈光太過昏黃,Neil覺得那個男人的瞳孔彷彿深不見底,深邃,像是想要把自己看透一樣。

 

但是,那好像就是自己在找尋的東西。

 

Neil盡量以自然的姿態轉回身子,用剛剛拿到的錢繼續點了一瓶啤酒。那個男人算是在他可以接受的型裡面,反正衣服到時候也會脫掉,所以他不是太在意。那個男人的嘴唇看起來很棒,可是他對那些鬍渣有些不喜歡,接著是聲音,他還沒有聽到那男人說過話,希望他呻吟起來不要太像女人。

 

接著,Neil想,如果那個男人來買自己的話,他要怎麼做?因為那個男人似乎有他要尋找的某種東西。他不打算拒絕跟那個男人做愛,但是他又不想要把這變成交易。難道他要搶在男人問價錢之前,先去說他想要來個one night stand?但是他又不知道是不是只要一個晚上自己就可以滿足了,不是性的方面,而是其他的,例如某種他想要尋找的東西。

 

他一樣耐下性子緩緩喝著他的啤酒,他不打算主動。基於一些理由,其中之一是因為他覺得這樣他就輸了。其中之二是因為…

 

因為他想到了Wendy的眼睛。Wendy很漂亮,不用靠化妝品塗塗抹抹也很好看,雖然那個紫色的眼影他也覺得不賴。可是Wendy的那雙眼睛,誠摯的、認真的、像是發自內心的、一直要嘗試著看透自己的、關心自己的...,但是自己卻無法承受直視那雙眼睛。那雙眼睛像是一種抑止力,阻止自己繼續放浪形骸,阻止自己那份奇怪、過於病態的追逐。

 

他不著邊際的想,Wendy也有他想要追尋的某種東西,可惜他是個同性戀,而Wendy是個女孩。

 

Neil感覺到有人走近他,他抬頭一看,不是那個男人,不過好像也是一直盯著自己屁股看的人。

 

「How much?」陌生的男人給Neil的感覺就是一臉無論你出多少價位他都買的下的驕傲。

「Ten thousands.」Neil記得他剛剛對別人叫的價錢好像是one thousand,現在整整翻了10倍。

 

陌生男人的臉色一變,眼神充滿著怒火,Neil幾乎覺得自己下一秒就會被惡狠狠地撕碎掉。他本能的知道會有危險,或許是過去那個經驗讓他知道什麼是危險之前會有的徵兆。他覺得自己得逃,但是要怎麼逃?陌生男人離自己太近,跑的話應該會立刻被抓回來。

 

「Jack Smith!」Neil穿過陌生男人的肩膀,看到那個服裝品味很怪的男人邊叫邊走了過來,在短短的瞬間Neil看見他眨了一下右眼。他拍了拍那個陌生男人的肩膀,「Jack Smith .I owe you a beer. Remember?」

 

Neil飛快的衝向大門。狂奔著。

 

 

那個男人有英國腔,但是那不是重點,Neil想,他喜歡那個聲音。

那個男人或許是他在尋找的。

 

夜晚的紐約下起了雨。Neil打算回去Wendy那裡,但是又想到下次他或許就不能在那家bar出現了,但這樣也等於無法再遇到那個男人。他慢慢晃回bar的附近,小心翼翼的。

 

雨水突然消失。

 

「你沒有雨傘嗎?」雖然只聽過一次但是Neil知道那聲音屬於誰,那個男人撐著雨傘,笑著看著他,近距離的時候Neil才發現那視線有多麼的熾熱。

 

「No.」

「那要不要到我那邊去弄乾身體,我再借一把傘給你讓你回家?」男人溫柔的問。Neil覺得自己像是得到了什麼很想要的東西。他笑著說:好呀。

 

Neil發現那個男人很喜歡自己笑。

 

 

 

男人住在不錯的公寓裡面,Neil像是突然想到什麼的問了正在拿鑰匙開門的男人。

 

「Hey ,Can you pay ten thousands to me?」

「No.」男人迅速的回答。Neil聽到之後盡可能的表現自己是嗤之以鼻的態度,他知道這很容易讓大部分的男人發怒。Neil想自己或許很想要激烈的做愛方式。果然如他所料的,男人抓住了他的右手,但卻只是在他冰涼的手背上輕輕的吻了下。

 

「I’m a gentleman.」

 

*~*~*

 

Eames轉動了鑰匙,門鎖打開發出了清脆的聲響,但是Eames沒有接著打開門。

 

「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

Neil.

Welcome to my place, Neil.Eames像是飯店的侍者一樣,一邊鞠躬一邊打開大門,似乎注意到自己漏說了什麼,Eames抬頭笑著對Neil補充說,「You can call me Eames.

 

Neil不以為意的撇了撇嘴,踏入了公寓的大門,他背對著Eames所以看不到Eames的表情,但是他聽見除了門鎖上的聲音之外,彷彿還聽見了輕笑的聲音。Neil像是走自己的地盤一樣的打量著公寓的格局。有小客廳,沙發看起來很柔軟,是暗紅色的;有一個小廚房,有冰箱和木製鋪著格子布的餐桌。他怎麼看都覺得室內的擺設就像打算要讓兩個人住一樣,但是他沒有看到另一個人曾經在過的痕跡。Neil直接想或許是吵架了或是分手了,所以Eames才會找上自己。Neil覺得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這個念頭反而讓他愉悅。

 

Eames沒有阻止Neil在家裡走來走去、四處打量,不過他先一步移動到臥室去,在Neil準備進去參觀的時候,他走了出來順便把門也帶上。拒絕進入的意思十分明顯。

 

WellNeil,你先去沖熱水澡吧。」Eames拿了一件純白的浴巾給他,「浴室在直走到底,玻璃門推開就是了。」Neil接過之後模糊的說了一聲謝謝。

 

他有注意到Eames看他的眼神還是那麼的複雜,直接、熱切、溫柔而且他不會錯認那深邃的眼神裡面藏著情慾。他覺得自己對Eames絕對是有性吸引力的,可是他不是很懂為什麼Eames為什麼感覺上沒有打算要跟他做愛的意思。是因為有情人的關係嗎?Neil拒絕思考這個問題,因為他不懂這兩者之間有什麼相關。

 

結果他才把浴巾放到架子上,Eames就來叩了叩玻璃門。

 

「衣服脫下來給我,我拿去幫你烘乾。」Eames把手伸進門裡面來,Neil發現才這片毛玻璃門居然根本沒有可以上鎖的地方。浴室的門不能鎖,而且還是外面的燈關掉之後,從外面就可以清楚看見裡面的人大概在做什麼的毛玻璃!

 

這是什麼見鬼的邪佞設計?

 

Neil想了一下,一把拉開了玻璃門,直接面對著Eames,緩慢,帶了一點挑逗的把上衣脫了下來,故意走到離Eames很近才把衣服給他,然後後退一點,再一件一件的把下半身脫光。脫下來的衣物也是在走近之後故意的重重放到Eames手上。Neil突然覺得很後悔過去沒有多嘗試或練習幾次這個,因為Eames幾乎不為所動。

 

幾乎。

 

「你的身材不錯,但是瘦了一點。」在替Neil關上玻璃門之前,Eames像是突然想到的,有些沒品的補充了一句。

 

Neil不悅的皺起了眉頭,大聲了罵了一句粗話。接著他似乎聽到了Eames在外面笑出了聲。

 

Eames笑得很開心,他覺得自己日後的性幻想多了許多不錯的點子,不然也許可以找機會試著對Arthur這麼做,看看Arthur會有什麼樣的反應。雖然這不是他當初幫助Neil的目的,Eames自認自己對Neil任何不單純的想法,連一點都沒有。現在的他只會對Arthur有許多不單純又不良而且待實踐的想法而已。

 

真要說點什麼的話,Eames只是覺得這孩子不能放著不管而已。

 

*~*~*

 

一開始看到NeilEames只是單純的覺得那個男孩實在跟Arthur長得太像了,像到讓他無法自制的一直想要盯著看,想找出他們兩者之間是否存在著差異。而那個男孩似乎也有注意到他的視線,總是在用眼角餘光尋找著是誰在盯著自己看。基於玩心,於是Eames跟那個男孩開始玩起了不要被找到的遊戲。隨著觀察,Eames覺得Neil是個遠比自己想像起來得還要複雜的男孩。

還有,Eames終於徹底了解Arthur為什麼會說自己在夢中用他的樣貌做情色的事情是件讓他會暴怒的事情。Eames真的覺得自己快要看不下去,他無法看著那個男孩用Arthur的臉去親吻其他的人,而且還是用那麼煽情的方式,而且那甚至還是一種交易。他隱約可以猜到這是男孩尋找他的方式,所以放棄了視線的閃躲。

 

第一次跟Neil直接的對上視線,Eames覺得自己在那個男孩身上看到年少時的自己和過去的Arthur。年少那個狂蕩不羈的自己,過去那個感情空洞的Arthur 

 

那時看著男孩飛快消失的背影,Eames只打算把這當成是一個短暫的小插曲。他不覺得那個男孩還會再次出現在他的生活裡面,而他也是,他大概就是那個男孩今夜的救命恩人,如此而已。Eames會他大概會去bar以外的地方時間,或者也根本不用,因為Arthur隨時都會過來,而只要有Arthur在他就不想也沒有必要在外面廝混。

 

自從Saito的案子之後Cobb幾乎可以說是已經脫離了盜夢這一行,所以變成了他和Arthur組成固定的團隊。沒有Ari是他們一致的決定,因為Ari還太年輕而且涉世未深,不適合做這種在合法與不合法之間遊走的工作,而且還有性命的安全。但是在一些特定的時候還是會請Ari設計一些夢的場景。這次會來紐約只是因為工作,但是Eames覺得可惜的是情是Arthur沒有和他一起從他在英國的藏身處一起過來。Eames知道Arthur足夠保護自己,所以任務的事情情報蒐集他不會干預太多,而Arthur開給他的工作是先到紐約做事前簡單的準備,像是找一個離目標不遠的,足夠棲身用的基地。 

 

會把Neil帶回基地是另一個意外,Eamesbar裡面稍為多混了一下證明自己不是想要幫那個男孩而是單純的認錯人。但是當他撐著傘離開的時候發現了男孩在bar的周圍徘徊,雨水把那個男孩給淋濕了。Eames想如果讓那個男孩在被捉到,那麼他剛剛所做的就白費了,而且…Eames想他還是想要多幫助那男孩一點,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可以幫忙那個男孩換一個工作之類的。 

 

Eames想,或許是自己「英雄救美」的關係,使得Neil迷戀上了自己還是什麼的。總之,Eames可以感覺到那個男孩是百般的、竭盡可能的在邀請、引誘、挑逗….反正就是那一類的行為。如果是在過去,Eames會樂意接受這種幾乎是從天而降又不用付出太多代價的迷人禮物,但是現在他除了Arthur之外,其他人他都覺得不是什麼。他跟Arthur怎麼樣的互相追逐是一個很繁雜又簡單的過程,但是拖了很久,好不容易在Saito的案子之後終於穩定了下來,Eames只想要好好的珍惜他終於期盼到的。他處理感情的方式就像他的賭博方式一樣,Eames賭博的會把籌碼全部放在同一個投注上面,所以他也把所有的感情通通都放到了Arthur身上。

 

 

 

 

 

tbc...

 

 

 


 

 

不要超過一萬字,是目標(倒下)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denadido
  • 喔、看到這篇。我又想講話了。
    抱歉我話很多、

    不過。這個設定很可愛耶。

    雖然Neil在我的腦子裡。
    是個有點悲傷的角色、
    但作者把他活化了~很厲害。
    讓我暫且遺忘了神祕肌膚裡的難過。
  • 不用道歉,其實我很喜歡有人講講話,
    不過...誠如你所見,這裡一直都靜悄悄的,讓我其實有一點挫折orz

    神秘肌膚那部看完我也是覺得難受,所以才突發奇想的想的寫了這樣的文章,企圖想要舒緩掉那種感覺。希望這篇故事寫完之後也可舒緩一點你心中的難過:)

    阿蛇 於 2010/09/19 02:19 回覆

  • 南瓜
  • 很萌!!
    刚刚才看完神秘肌肤...然后觉得这孩子根本就是EA两人的孩子啊!!(喂
    JGL在那里面太稚嫩太可爱了哦哦哦>///<而且觉得Neil就应该会很喜欢E老湿噗...
    好想知道最后会怎么样...一方面又想Neil留下来一方面又不想...不如让Neil加入他们吧啦啦>///<(那样EA感情大概就出问题了吧?!
    Neil是个很可怜的孩子啊...虽然总是一副冷漠无所谓的样子...不过到底还是会害怕会茫然会悲伤的吧...希望能够有个人好好的照顾好他呢...但是MS不应该是E老湿去照顾...那就人妻阿射照顾他吧!!> <(喂喂!!
    不好意思这么自来熟地搭人...= =只是刚看完MS真的好激动啊啊啊...Neil实在太可爱了!!!!>////<
  • Neil很可愛但是也很讓人心疼!!!!
    雖然沒有辦法由E先森或阿舍給他幸福,但是我會他們讓Neil小貓知道該怎麼走下去!!!!(我是不是劇透了???)

    謝謝妳的留言支援!!!!這邊我都想要放置play了(還敢說XD)

    阿蛇 於 2011/02/19 23:45 回覆

  • 南瓜
  • 啊YOU剧透了=u=~~❤
    我喜欢Neil勾引(...)E老湿那里...脱衣服那段好销魂!!> <E老湿(对阿射)的思想是一如既往的不CJ= =+
    MS我都看了第五遍了囧...我超喜欢他在播报棒球比赛时候的表情和声音的...那个销魂那个迷人>/////////<
    给我一分钟...(鼻血喷发...
    Neil到底也是个坚强的孩子呢...他一定会知道要怎么走的!!
    好了于是所有EA文都回复完毕~
    撑头等着YOU来更新啦啦啦~~
  • 你實在太有毅力了!!!!
    而且你懂我在表達什麼XDDD

    阿蛇 於 2011/02/22 19:58 回覆

  • 南瓜
  • 啊,最后那句是对我最大的赞美=u=
    好开心啊啦啦啦~~~
    好吧继续撑头...=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