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ception衍生
  2. Eames/Arthur

 

 


 

 

一如伊姆斯的賭博方式,他對感情也是如此。伊姆斯會把全部的籌碼放到他所選定的投注上。這樣的賭博方式會讓人瞬間得到最美好的勝利,或者得到一個一無所有的結局。

 

在賭局上,伊姆斯總是用那樣豪邁的方式賭博,因為錢對他來說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是感情,他是小心翼翼的觀察著。伊姆斯知道過去那個年輕自己在那感情上大輸的那幾次是什麼感覺。他幾乎是用盡了各種方法取悅對方,愛著對方,獻出了自己的全部,可是對方最後還是嫌自己不夠好,然後離開。

 

如果心靈也算是一種資產,可以量化。那伊姆斯想,他大概是快要輸光了的那種心靈,所以他開始小心翼翼。

 

他跟亞瑟一開始只是同好,對夢境狂熱地有興趣的同好;後來變成同業,盜夢的同業,不過亞瑟是守門人,而他是偽裝者,而且還是不同陣營。接著他們合作幾次,變成彼此覺得對方是可靠的搭檔,變成可以互相信任的搭檔,甚至到最後變成了朋友。開始除了工作以外的時候他們也會連絡,利用匿名聊天室聊一些不知是真是假的,關於彼此的事情。

 

伊姆斯向亞瑟坦承他是喜歡女人但也喜歡男人,不過特地補上了一句「you’re not my type」,理由是亞瑟的『man power』不夠。那時伊姆斯跟亞瑟在bar裡喝酒,當場伊姆斯就被亞瑟賞了一拳以證明他的『man power』絕對夠。亞瑟似乎沒有這樣的傾向,只是說有時候一點一滴的透漏出他那個破碎的家庭,還說了很多關於在認識伊姆斯之前的那些時間裡唯一的好朋友,科布。

 

有幾次講到了伊姆斯的前任,是個任性的白領上班族,但是那是伊姆斯交往最久的一次,亞瑟不知所措的看著比他還要壯碩的伊姆斯,就這樣溫柔帶著懷念地說著說著,然後哭了出來。亞瑟沒有嘲笑他,還拿出了手帕給他,提醒他不要直接用手揉眼睛。後來伊姆斯都說亞瑟那種安慰方式是用來騙小女孩的。

 

有幾次是聊到亞瑟的父母,伊姆斯難得的看到亞瑟失去控制的吼了幾聲。伊姆斯剛開始還不太諒解亞瑟不珍惜他還健在的父母,用一種看到幼稚小鬼的態度對亞瑟說教了幾句。亞瑟抿緊了嘴唇,沒有跟他吵起來,但是失聯了幾個禮拜。伊姆斯自己去調查過才知道亞瑟那對糟糕的父母是怎麼對待亞瑟的。亞瑟的嚴謹、一絲不苟和過於理性、冷酷就是因為那對父母給他的童年所形成的。

 

伊姆斯發現自己對亞瑟有些什麼的時候,是在一個差點失敗的委託。不是他們的失誤而是科布太太居然突然冒出來開槍,而幸好伊姆斯動作夠快把亞瑟拉倒才避免了夢境的崩解。

 

伊姆斯的手掌扣著亞瑟的,大概短短的不過幾秒鐘,而且是夢境中的幾秒鐘,但是卻讓伊姆斯產生了想要就這麼捉著不放的衝動。

 

任務過後,伊姆斯趁著聊天的氣氛不錯的時候吻了亞瑟。沒有被揍或者是頭上被開了一個洞。亞瑟困惑的看著他,似乎在判斷這是不是一個惡作劇。

 

I love you.」伊姆斯趕快補上這句,試圖讓亞瑟知道他有多認真。

I’m serious.

 

亞瑟吻上了他嘴唇。

 

他們交換了無數個親吻之後,亞瑟有些靦腆的說他其實沒有談戀愛的經驗,他不會愛。伊姆斯親吻了他的額頭,告訴他,「We have times.

 

他們就在一起了。

 

而一如他賭博的方式,只把籌碼放在一個投注上;伊姆斯也只把他全部的感情留在亞瑟身上。

 

 

亞瑟跟伊姆斯不一樣。

 

基於機率風險,亞瑟從來不把賭注通通放在同一投注,就算看起來多麼勝券在握也一樣,不會是全部;一如賭博方式,亞瑟對感情也是。

 

或許是伊姆斯最多,再來是科布、艾利,亞瑟的家人之類的,但,總之伊姆斯沒有成為全部,一次也沒有。亞瑟很會計算,這不意外,但是伊姆斯總覺得亞瑟是把一切的人事物都計算下去了。有時候伊姆斯甚至會覺得亞瑟很無情,精準冷酷沒有變通,如同機械一樣。

 

不過伊姆斯有感覺到亞瑟在緩慢的改變,雖然緩慢,但是伊姆斯提醒自己該覺得滿足。

 

事實上他也曾經滿足過,在剛開始半年的熱戀的時候。但是那就像是逐漸失效的魔法一般,失去了效用。伊姆斯無法接受,應該是說,很怕亞瑟在未來的某一天,會因為在計算的結果下,自己被亞瑟從選擇中淘汰。

 

有一次的工作在拉斯維加斯附近,結束後伊姆斯纏帶著亞瑟說要去牌桌上放鬆一下。亞瑟選了二十一點,憑亞瑟的記憶力那是適合不過的遊戲。但是伊姆斯記得自己看著亞瑟賭博的方式看到冷汗直流。

 

亞瑟會故意輸幾把,而且輸的那幾把也是不小的數字。當然最後他們還是帶走了不少錢,但是伊姆斯心中總有一個揮之不去的恐懼。

 

恐懼自己,會像是那些被亞瑟放棄掉的籌碼。

 

 

 

剛開始是有時候,隨著日子一久,亞瑟越來越常欲言又止的望著伊姆斯,特別是當兩個人有一點摩擦,然後又決定要合好的時候。那雙褐色的眼睛像是在計算,在思考著什麼。伊姆斯總是可以在那個時候看到猶豫不決的亞瑟,那很稀有,但是伊姆斯總是不敢去想是什麼讓亞瑟如此的猶豫。

 

亞瑟深吸了一口氣,彷彿終於下定了決心。伊姆斯也下好了決心,在亞瑟才開口喊了他的名字的瞬間就熱切的吻上了亞瑟那薄薄的嘴唇。他舔過亞瑟的嘴唇,把舌頭伸進亞瑟的口腔勾引著。亞瑟一手扣住伊姆斯的後頸,反擊,吸吮了幾下依姆斯豐厚的嘴唇,舌頭情色的滑過對方的之後,用像是畫圓的方式繼續撥弄著對方的舌頭。伊姆斯發出低低的呻吟。

 

「嘿,你偷我的招。」

「你又沒有說不能學。」

 

接著他們滾到床上去,做愛。

 

 

伊姆斯想他還可以用幾次這個方式,去堵住亞瑟欲言又止的話。

 

Let’s talk it over…

 

伊姆斯只能賭,賭在每一個吻上,賭這麼做可以讓亞瑟不要把那句可能的話說出口。

 

 

 

 

FIN.

 

 

 

 

------------------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南瓜
  • ...于是阿射要说的,真的是E老师认为他将要说的?那样未免太悲伤了!!> <
    于是直拳阿射很帅!!(拇指
    为什么YOU的文总是带着一种淡淡的悲伤...还有就是自虐型的欲罢不能...= =+
    过分过分>///<那只会让人更沉迷T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