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ption衍生

Eames/Arthur

短篇 OOC 作者意識不清 1002更新完結*


 

 

Eames中槍了,為了掩護Arthur中的槍。那一槍似乎打穿了胃,這時候Eames突然後悔自己看過丹布朗的《達文西密碼》,他的大腦正準確的傳達著那些疼痛的感覺。胃液侵蝕著身體,Eames覺得自己幾乎痛到快要昏厥過去,全身冒著冷汗,樣子狼狽的可以。

 

「還好嗎?」Arthur拿了手帕給他,Eames艱難的接過抹著自己臉上的汗水。

「如果你夠人道的話應該要給我一槍。」

「還不到時候。」Arthur冷冷的說著。

 

Eames有些無奈的笑著。

 

「看在我救了你的份上?」

「你不救我的話任務會失敗。」

 

一時之間Eames想要大吼,告訴Arthur他才不管任務會不會失敗,他在乎的從來都不是這個。

 

但是說了又如何?

 

Eames聽到槍上膛的聲音,Arthur遞了一把槍給他。

 

「要我自己來的意思?」

「不,我要你在這抵擋一下,Cobb應該快好了,我去看看他。」

 

「你有嗎啡嗎?我快痛死了。」

「沒有。」

「那給我一個吻止痛好嗎?」

 

回應Eames的是Arthur逐漸遠去的背影。

 

Eames想他只能等待,不只是等待任務結束。他等著總有一天Arthur會接受他,或者自己終於放棄。如果兩件事情同時發生會怎麼樣?Eames不敢去想,因為都已經過了快要五年,他都還沒有想要放棄的意思,而且Arthur也不是無動於衷。

 

Eames深吸了一口氣。

 

的確,Arthur不是無動於衷,但是也沒有移動多少,Eames覺得中間還是有一段算得上遙遠的距離。

 

確認任務成功,Arthur乾脆俐落的往自己的太陽穴開了一槍。Arthur在椅子上從夢中醒來,他環顧了四周一下,掏出自己的骰子拋接了幾下,確定自己不是在誰的夢裡。Eames還沒有醒來,Cobb和目標也還沒有。Arthur拆掉手上的針頭,看著坐在自己旁邊,面色慘白又冒著冷汗的Eames,他咬了咬下嘴唇。接下來的動作一氣呵成,他站到Eames面前,彎下腰,伸手撫著Eames滿是鬍渣的臉龐,迅速親柔的落了一吻在對方蒼白的嘴唇上,然後Arthur把Eames的椅子往後推倒。

 

在向後傾倒的瞬間,Eames睜開眼睛,醒來,穩住了身體。他看到Arthur的背影,一瞬間讓他有一點混亂,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籌碼。Arthur走推Cobb的椅子給他一個kick。他們快速的交談著,沒有多久就達成共識。Cobb迅速的拆下手上的針頭,快步離開了房間。

 

Eames覺得胃的地方還在抽痛著,關於胃液的想像力真是讓他吃足了苦頭。

 

「你看起來真是狼狽。」Arthur走過來遞了手帕給他,Eames接過抹了抹自己的臉,Arthur順勢毫不溫柔的把針頭扯下來,轉過身開始收拾著儀器。Eames看著Arthur那一絲不苟的側臉,他在拔出目標手上的針頭的瞬間又從口袋裡掏出小小的玻璃瓶倒了幾滴進去目標的嘴巴裡。Arthur看了一下手錶,轉過頭去看著還賴在椅子上Eames。

 

「時間差不多了,該走了。」

「Give me a hand?」

 

Arthur皺起了眉頭,但還是對Eames伸出了手。

 

Eames對著自己說:『看吧,Arthur真的不是無動於衷,他至少肯拉我一把。』

雖然心裡另一個聲音笑得很苦澀。

 

 

除了Arthur沒有人知道那裡還有一個止痛用的吻。

 


 

Arthur不是不知道Eames對自己的想法,雖然他承認自己不是對這種感情的事情特別敏銳,但是還不至於遲鈍到被糾纏了那麼多年都不知不覺。對此,Arthur不是說有什麼反感或噁心的感覺,只是單純的覺得困惑。

 

Arthur自知自己的外表不差,追求的人自然也沒有少過,但那些人不過都是對自己的皮相的追逐,沒有幾個人是真的試圖要瞭解他,也沒有幾個人真的瞭解過他。連Cobb對他的瞭解也只是比其他人多了一點,不過至少Cobb對自己沒有興趣,Cobb深深愛著Mal,而Mal也深深愛著Cobb。所以Arthur放心的跟他們成為朋友。 

 

Ari對他也是一種少女戀慕偶像的崇拜,幾乎是一種對著她腦海裡所投射出來的自己的迷戀,不是真正他。所以Arthur在第二層的時候騙了Ari一個吻,希望可以扭曲一點自己在那個少女心中的完美形象。 

 

對一個人形象的塑造本來就不需要太複雜的事件,只要一點點小小的事件就夠了。Arthur想如果Ari還是對自己如此傾心的話,他或許要再設計一些小場面讓她對自己改觀,像是騙她說因為討厭貓毛沾上他的西裝,所以只好把貓殺掉之類的,強烈一點的事件。*

 

Arthur的心牆十分厚實,他老早就把自己封閉了起來,拒絕任何人去深入瞭解自己。

 

但是Eames幾乎打從一開始就明顯的想要挑戰他的底限,可以算是鍥而不捨不屈不撓的想要打探自己的一切。更甚者變成了若有似無的追求,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在調情了。 

 

一開始Arthur當然是冷硬的回絕了,擺著臭臉給他看;後來便當成是耳邊風,徹底的無視,連理都不理;但是時間一久,Arthur發現自己可以稀鬆平常的接受下來。

  

Arthur接受Eames口頭上佔他便宜,他幾乎都已經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Eames叫自己的Darling,而自己也沒有去阻止他;Arthur接受了Eames一些非必要的肢體接觸,像是搭肩膀,他已經不會想要去撥開;在夢中的話Arthur也曾因為任務跟偽裝成女人的Eames接過吻。而到現在,最讓Arthur最無法相信的就是自己真的按照著Eames的請求吻了他,而且還是在現實裡面。

 

Arthur想自己或許有著殘忍的天份,Eames慘白著臉,眉頭整個皺在一塊,聲音有些顫抖,冷汗爬了那張向來無所畏懼的臉。但是那時自己卻還是讓Eames留在夢中繼續痛苦,而不是一槍讓他回到現實。Arthur想,如果自己再殘忍一點的話,或許可以讓Eames放棄。但是如果他真的要那麼殘忍的話,又為什麼要吻Eames?即便Eames對那一個吻毫無概念。

 

ParadoxArthur想自己之所以熱衷於paradox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他自己本身也是個paradox。如果他真的想要Eames放棄,那麼他只要繼續保持他的冷淡就可以了,可是他沒有。他所做的,就是一方面不想讓Eames靠近,一方面也接受Eames的靠近。 

 

Arthur想自己或許就是在等待著,等待著總有一天Eames終於放棄了追求他,或者是自己終於接受了Eames的追求,但如果兩件事情同時發生也沒有什麼不好。因為那樣的話只有自己會難受而已。

 

『就當作懲罰吧。』,Arthur這麼想著。 

 


 

 

「祝你逃亡順利。」Eames說得有些匆促,一把將Arthur推上了直昇機。 

「你呢?」Arthur轉過頭,不解的看著似乎不打算上來的Eames

 

Arthur看見Eames動了動嘴唇,可是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太大,他只聽到那轟隆轟隆的聲響,Eames說得他麼也沒有聽到,什麼也聽不到。 

 

Eames笑了,笑得有些疲憊,但還是一如往常的,自以為多情的拋了一個飛吻給他。Arthur看著Eames轉過身,擺了擺手,那有著誇浮色調的身影不疾不徐的消失在深沉的夜色裡面。

 

Eames有他自己的方法。」Cobb這麼對Arthur說。

「也是。」Arthur淡淡的回答。

 

 

「你會在乎嗎?」Eames對著黑夜的街道,再問了一次。直升機早就起飛,飛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但是Eames覺得好像還聽到那個震耳欲聾的螺旋槳聲。

 

他覺得身體似乎有哪個地方,在

 

 

Fin.

 

 

 


 

*本段謹向東野圭吾所著一書《惡意》,致敬。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denadido
  • 恩、是我的問題。
    還是這篇真的很甜~*

    伊姆斯在某方面可以說是、
    非常、非常、非常有耐性阿。

    身體好點了嗎?
    要小心、最近天氣變涼了喔。
  • 其實自己看著也有一點點甜(艸)看來我應該在下篇火力全開(?)
    伊姆獅有耐性是容易理解的,因為這樣才追到的獵物呀XDD

    最後,謝謝關心////
    我好多了:D 你也要注意身體唷~

    阿蛇 於 2010/09/28 10:16 回覆

  • MOKU
  • 喔喔喔Paradox那段我喜歡(blush)

    看完這篇也想看惡意這本書(欸)
  • 那本書不厚,推薦看看:D

    亞瑟對伊姆斯的矛盾很莔~

    阿蛇 於 2010/10/05 00:30 回覆

  • 南瓜
  • ...为神马我会觉得很虐?!特别是最后那里?!!
    =口=是我的问题吗囧...
    阿射快点说I do!!> <E老湿请不要大意地……!!(喂= =+
    恶意讲什么?还记得上次买了一本回廊庭杀人事件,说是他最耽美的书...个屁!!LN被骗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