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ception衍生
  2. Eames/Arthur
  3. 未完。1003更新*

  1. You're waiting for a train, a train that will take you far away.
  2. You know where you hope this train will take you, but you don't know for sure.
  3. But it doesn't matter.
  4. How can it not matter to you where the train will take you?
  5. Because you'll be together.

 

 

因為被海水浸泡過,所以全身上下都是濕黏黏的,頭髮也是。
他還是習慣性的用手把頭髮往後一梳,即使四下無人他也是想要維持平常一絲不苟的狀態。因為知道自己是在哪裡,而且是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處境,所以他沒有太多恐慌的情緒。更貼切一點的形容的話,有一點像是皮諾丘被吞到了大鯨魚的肚子裡面的情境。不會立刻死掉,但是或許會永遠待著。

獨自一人,永遠待著。

他想,當初CobbAri會願意冒險下來這裡去救Fischer,是因為Fischer是任務的目標;而Cobb會繼續留在這裡找Saito,是因為Saito是委託人 。那他自己是什麼?

會有人願意下來救他嗎?

充滿悔恨,獨自老去、死去。他記得Saito似乎說了類似的話給Cobb聽過,他想,或許那不是Cobb要面對的命運,因為他已經回家了,有兩個可愛的孩子會陪伴他。不過那也不會是他的命運,他自豪的想著。

因為不會有悔恨。這條路是自己選擇的,無怨無悔

 



You're waiting for a train, a train that will take you far away. 
You know where you hope this train will take you, but you don't know for sure.
But it doesn't matter.
How can it not matter to you where the train will take you?

Because you'll be together.




Arthur花了一點時間在四處晃過,然後決定沿用MalCobb的設計的整個世界,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讓他們再次運作起來。還有添加一些比較偏向自己口味的,像是餐廳,服裝店之類的。然後要住的地方也確定了,是MalCobb家,因為那裡有一個客房,Mal曾經說過那個房間他擁有第一優先的使用權。雖然他還沒有找到那個家在哪哩,但是他確定那一定會有。

Arthur去挑了Armani的整套三件式西裝,中餐在一家義式餐廳解決,然後下午他繼續四處晃,找到了圖書館,晚餐他選了一家法式餐廳。可是Arthur還是找不到Cobb的家,四周都是高樓大廈,而Cobb家只是一棟普通的平房,有前院和後院的那種。

 

 

 

就在Arthur打算屈就在隨便一間飯店的時候,他看到了前方某一棟大樓的某個

地方發出了暖黃的燈光,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Arthur認出了那是Cobb家的院子,不過居然是在高樓大廈裡面這點完全超出了Arthur的想像,或許就如同Eames所說的,他缺乏想像力。

 

門是上鎖的,這讓Arthur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確定自己該不該闖進去還是打消念頭換個地方休息。

 

「你其實可以按門鈴的,Arthur.

 

Mal應的門,看到她手上拿著水果刀讓Arthur有點驚嚇,但是Mal看起來像就像過去一樣,是個很溫柔,對自己很好的那個Mal

 

Oh,我剛剛在切水果。」似乎知道是手上的刀子嚇到了ArthurMal急忙解釋。

 

「客房有人要睡嗎?我想我會打擾好一陣子。」

 

「那裡你有優先使用權,記得嗎?」

 

Mal笑得很美很溫暖,Arthur不由自主的也笑了。

 

Arthur,你應該多那樣笑。」

 

JamesPhillipaMal身後探出頭來,也對著Arthur笑。


ArthurEames沒有跟你一起來嗎?」

 

「沒有。」Arthur回答的很快,而且表情明顯的沉重了下來。

 

「先進來再說吧。」

 

Mal把兩個孩子安置在客廳看電視,Arthur窩到了客房裡面,一切都跟他最後一次看到的一模一樣。Arthur很高興CobbMal沒有忘記這個說要保留給他的客房。

 

Arthur聞到了咖啡的香味,Mal端了兩杯咖啡進來房間裡面。

 

「為什麼Eames沒有跟你一起過來呢?」

 

「他與我無關。」Arthur接過Mal手中的咖啡,直接明瞭的表示。

 

「可是,你們不是Mal說得有一些猶豫,似乎想要找一個比較好的字眼。

 

OhMal…Arthur忍不住低吟了一聲,表情似乎有一些的沉痛。「不論妳接下來想要接什麼字眼,我的答案都會是否定的。」

 

Mal的表情險的很不知所措,因為她記得眼前的那個大孩子曾經靦腆卻又困惑的問了自己很多感情上問題,而讓他跑出那麼多複雜情緒的人,不就是Eames嗎?她看著Arthur咬緊了下唇,握著咖啡杯的手也緊得快要把杯子捏碎,那是她對Arthur最了解的肢體語言,那個語言表達的不是恐懼或憤怒,而是,

 

壓抑。

 

We were.」,輕到像是Arthur似乎像是從嘴唇的縫隙流出這句話一樣,「『lover』、『the one』、『soul mate反正就是那些你想到的字眼,那些我都會回答我們不是」,Arthur吁了口氣,「but , we were

 

Mal放下了杯子,把Arthur擁抱在懷裡。

 

門外傳來孩子們的嬉笑聲,還有模糊的男聲。

 

Cobb回來了,需要它來跟你談談嗎?」

 

Mal,幫我跟他說我睡了,好嗎?」

 

 

 

Arthur知道,Mal不是真的,JamesPhillipa也不是,而那個Cobb也不會是真的。那些不過是自己的投射。

 

但是他完全無法承受再有誰問起他:「Where's Eames?」

 

 

 

 




You're waiting for a train, a train that will take you far away. 
You know where you hope this train will take you, but you don't know for sure.
But it doesn't matter.
How can it not matter to you where the train will take you?

Because you'll be together.


 

 

 

 

醒來之後,Arthur覺得自己的大腦一片混亂,或許更為貼切一點的是一片空白。似乎在他睜眼的剎那間有很多的畫面從他的腦海跑過,而且多到大腦無法負荷而導致了大腦一片空白,無法思考。Arthur從床上坐了起來,從枕頭下拿出了他的骰子。

 

他先是拋接了幾次骰子,然後就把骰子放在左手掌心,用右手手指去撥弄著。

 

Arthur確定剛才的一切不過是一個夢境,而且是沒有經過儀器,自發性的夢境,所以醒來之後會逐漸忘記夢境的內容。但是他還記得好像是自己任務失敗而墮入Limbo,然後有過去那個溫柔的Mal,有可愛的JamesPhillipa,溫暖的Cobb還有

 

Where's Eames?」

 

那句他討厭到不行的問句。

 

Arthur覺得它彷彿看到一個抽著cigaretteFreud閃著眼睛在對自己笑,那個笑容下一秒被另一個痞子的笑臉取代。

 

可怕的聯想力。

 

Arthur覺得自己還沒有清醒,但是他一點也不想要繼續回到昏睡的狀態,再加上賴床也不符合他的生活習慣。所以他把骰子放在他的格線睡衣的口袋裡面,走去浴室梳洗自己。接著就是普通不過,一天的開始。換下睡衣,整理床鋪,做早餐看早報那個陰影還是對著自己狂妄的笑著。

 

Arthur隨手拿了一張紙出來,提起筆來開始在上面塗塗寫寫。

 

「會夢到」,Arthur在紙上寫了Limbo並且用一圈把那個字圈起來,「是因為Cobb跟我說過,很仔細的說過了,而我昨天跟他通過電話,然後開始想如果還有下次,遇到同樣的情況要怎麼處理。」,Arthur自言自語著,「然後因為我之前有去Cobb家住過,跟JamesPhillipa相處過一段時間」,Arthur把他畫的兩個小火柴人圈了起來,「至於那個傢伙Arthur在紙上寫下了Eames,「因為我昨天收拾行李的時候發現他弄壞了我很多件襯衫。」

 

「就這樣了。」Arthur把筆放下,如此宣告著。Freud的陰影消失,帶著眼鏡的Jung對他點頭致意。

 

但是Arthur就是覺得有個痞子還是笑得很開心,在他沒有意識到的時候。

 

Freud說,你的潛意識裡想要找回他。

 

Arthur對著自己腦海裡的想法,雖然這很奇怪但是他還是這樣做了,他冷靜的分析給自己的大腦聽。告訴自己的腦他不可能想要找回Eames,因為那個收拾行李又在桌上留字條的人是自己,不是Eames。要找人回去的絕對不會是自己,當然Eames也不會想要找自己回去。

 

他記得Eames冷冷的說著:「Darling,你既不是繩子,又不是手銬,為什麼總是想要束縛住我呢?」而他的回答是「你說得對,我都忘了。」

 

是自己忘了。他的point man個性讓他有著強大的控制慾,想要掌控、支配每一件事情,但是Eames是活生生的人,而且是相對來說是個隨心所欲的人。他憑什麼控制、憑什麼支配,甚至是憑什麼束縛?

 

他突然想通他跟Eames或許不適合他最嚮往的那種一塊同居的生活,他們不適合那樣。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只是單純的不適合,或許他們適合當鄰居。

 

 

 

 

 

 

 

 

tbc...

 

 


 

 

 

附註:

本文之中出現的任何關於Freud及Jung或者是任何心理學方面的學術解釋是謹出自於本人的理解而已。

因為是在閱讀過一些書之後寫成的,也很難去確定到底是用了哪本書的哪裡,無法做成註腳,所以只好全部列上。

本人的參考書目有:

Randall Collins, Michael Makowsky著,《The Discovery of Society》

Carl.G.Jung主編,龔卓軍譯,《人及其象徵》

Sigmund Freud著,楊紹剛、高申春等譯,《超越快樂原則》

Peter Gay著,梁永安等翻譯,《弗洛依德傳》

Carl.G.Jung著,劉國彬、楊德友譯,《榮格自傳》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南瓜
  • 恩...于是是两人闹矛盾了...所以就做邻居吧,诊断完毕。推眼镜(喂
    很喜欢limbo那段...温馨的生活...Mal在现实中会是个好妈妈吧...
    于是期待着side E!!到底E老湿在想什么?!到底他最终有没有找回阿射?!(喂这不是预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