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ception衍生
  2. Eames/Arthur
  3. 短篇 意味不明 作者有病


 

 

 Arthur,你們認識多久了?」Ari趁著練習的空檔,做出了符合她年齡的行為之一,打探四周人的人際關係。

 

「你是說跟誰?」Arthur沒有拒絕回答的意思,事實上Ari的表現很好,這讓他十分的愉快,也願意分一點時間做一些跟訓練無關的事情。

 

Eames.

 

Arthur沒有馬上回答,而是若有所思的從口袋中拿出紅色的骰子,Ari看著那顆骰子在Arthur的手指間滾動。

 

I don’t know.

 

那是Arthur思考了幾十秒得到的結論,Ari沒有任何疑問的接受了這個答案。女孩只是單純的想他們或許是認識太久了所以算不清楚有多久。因為他們兩個人在一些時候總是展現出了令人意外的默契,雖然平時兩個人總是水火不容。

 

 

Arthur自認說「I don’t know」並不是他不想告訴Ari或者是欺騙Ari,而是他真的覺得自己根本沒有真正的了解或認識過Eames。他可以回答他第一次遇見Eames是在多久以前,但是Ari不是那樣問的。

 

Arthur他過去無法準確的比喻Eames的個性,他總是用變形蟲來形容,不過自從接觸了某部英國的近代兒童文學,他想Eames像極了那種名為『Boggart』的奇幻生物。

 

Boggart是種會隨著遇到的人的不同而改變不同外型的生物,而且沒有人知道那種生物獨處的時候會變成什麼。不過Boggart是變成面對的人心中最恐懼的那個模樣,而Eames卻是變成那個人可以接受的性格,甚至是喜愛的性格,更多時候外貌也會跟著改變。Arthur就看過Eames把鬍子剃乾淨,西裝筆挺的樣子,而且可以看的出來個時候的他比現在的他還少掉了十幾磅的體重。Arthur也看過Eames剃光了頭留八字鬍,渾身是肌肉的模樣。

 

Boggart變形是為了生存,Eames也是。Arthur唯一好奇的就是每次Eames變形的基準是什麼,就是算是為了他的偷竊行為有應該會有一個模式才對。

 

這次的Eames是一個服裝品味有問題,從蒙巴薩來的留著鬍渣體格中等微寬的痞子賭徒。


 

Darling,可以幫個忙嗎?」

 

三更半夜,對,至少是一般正常人在睡覺的時間,Eames抱了一疊衣物走進Arthur在倉庫的私人空間。Arthur還醒著,他不輕不重的輕哼了一聲,但是完全沒有把視線從電腦螢幕上移開。

 

Oh,我真的需要幫忙」,Eames急忙補上,「跟工作有關的。」

 

Arthur勉為其難的抬起頭看著Eames,不解的皺了皺眉頭。

 

「這些衣服是要?」

「我要去雪梨的大公司打工,總得打扮的像樣一點吧?」

So?」

「幫我決定一下要怎麼搭配?」

「我認為改變外觀是你的強項。」

「沒辦法,我習慣這種風格的打扮了。而且我覺得你比我擅長做這種乖乖牌打扮。」

 

Arthur不太確定Eames說得是真是假,但是其實是真是假也不是那麼重要,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Arthur覺得沒有必要在意,所以他闔上了筆記型電腦。但是他毫不保留的將他的抱持著懷疑的情緒表現在臉上。

 

「首先,深色的西裝,整套的。」

 

Arthur發號施令,Eames去那推衣物裡翻找。

 

「我只有深藍色。」

「可以,再來是素色的襯衫。」

「粉紅色可以嗎?」

NO.

「橙色?」

NO.

「草綠色?」

NO,你沒有白色的嗎?

「好像有。」

 

Eames把西裝拿給Arthur,然後在那些顏色鮮豔的襯衫堆裡面翻來翻去的,Arthur唯一的感想就是慶幸自己不是要替Eames整理那些衣服的人。

 

「有了,這件可以吧?」Eames拿了一件白色又有一點淺藍色反光的襯衫在Arthur面前逛過。

 

「可以,領帶的話

 

Arthur的話還沒有說完,Eames打斷了。

 

「我沒有領帶。」

 

Eames看見Arthur微微瞇起了眼睛,似乎在打量自己。

 

「你讓我覺得我是個騙子,這讓我很受傷。」

 

你不是嗎?

 

Arthur發現Eames看著自己的眼睛,直接的,沒有任何遮掩的。他想他真的在Eames眼中看到了某種類似於被傷害的情感。他告訴自己不要動搖,因為那不過是Eames的演技,絕對是的。

 

察覺到Eames似乎想要開口說什麼,Arthur想也不想的轉過身。

 

「我拿我的借你。」

 

Arthur走向自己的行李,思考著該拿什麼顏色的領帶。身後,他聽見了衣服摩擦的聲音,還有金屬釦環碰撞的聲音。

 

「你在幹什麼?」

「換衣服,穿在身上看看不是比較好嗎?」

 

Arthur的私人空間不大,一張桌子、椅子,一張躺椅,一個小置物櫃。Arthur站在置物櫃面前,而Eames站在躺椅面前,Eames其實沒有離Arthur多遠。Arthur可以感覺到在Eames脫下衣服的時候空氣裡瀰漫著屬於Eames的身體的味道,那像是古龍水的味道,但是更多的是,像是屬於Eames的皮膚的味道。

 

Arthur有一點恍惚,但是隨後挑好了領帶,轉過身面對著還在套褲子的Eames

 

「你的鬍渣記得要整理。」

 

Arthur本來想把領帶直接丟到Eames的身上,但是想到那是自己的領帶,於是他輕輕的掛在Eames的脖子上。

 

「順便幫我打?我都要忘了怎麼打領帶了。」Eames套好褲子,拉上了褲頭的拉鍊。

 

Arthur想了一下,原本收回去的手又伸了出來。

 

「只打一次,看好。」

 

Eames從頭到尾都沒有看Arthur打領帶的那雙手,而Arthur在領帶快打完才發現Eames在看他。

 

最後,他們對看了大概五秒鐘,由Arthur狠狠拉上的領帶作結。

 

Arthur告訴自己,別讓Eames看自己太久,不然Eames會變成是自己想要的那個樣子。

 

然後他拒絕去多想那些接二連三,跑出來的、太多個的為什麼。

 

 

 

 

FIN.

 

 


 

 

關於boggart,出自J.K.Rowling的《Harry Potter》相關聯結:Wiki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邑麻
  • 好~~~甜~~~蜜~~~(翻滾)(欸?)
    依人的喜好而改變的生物讓我想起恐怖寵物店裡的九尾狐阿天
    Arthur想要的樣子是什麼呢?(*´ 艸 `)
  • 這樣會甜蜜唷XD???阿捨差點勒斃某人耶XD
    我猜想阿捨想到的大概是服裝品味好一點的邪神(艸)

    阿蛇 於 2010/10/04 19:57 回覆

  • MOKU
  • 我喜歡這篇(艸)
    關於Eames的Boggarts形容好棒(歡呼)

    是說Eames的襯衫山是彩虹嗎?XDDDD
  • 謝謝喜歡(艸)
    邪神的襯衫山的顏色來源是我從印象中看過比較鮮豔花俏的顏色而來的XDD
    或許真的可以湊滿彩虹~

    阿蛇 於 2010/10/05 00:14 回覆

  • 某隻虫
  • 為Eames叫屈,為啥電影裡我最喜歡邪神的穿著哩(因為我也會穿藍綠色點點襯衫的關係?)

    另,很喜歡這篇,和幽默感那篇一樣很有fu ,在恰到好處戛然而止的感覺最棒了
  • 阿捨的三件式西裝完全命中我的菜,以至於邪神就被我當靶了(?)
    不得不說其實我的品味跟邪神有得拼...
    我自己似乎也快要有可以湊齊彩虹顏色的襯衫(艸)

    因為不是很確定有沒有本事把自己想要寫的寫出來,所以就乾脆收尾。留下一點空間給大家去想後續會怎麼樣會比我自己繼續拼下去好XD

    阿蛇 於 2010/10/10 02:46 回覆

  • 南瓜
  • 这篇很甜=u=很暧昧的感觉...
    其实E老师衣着不赖的啦!!> <像是在飞机上那件黑色V领帮我迷了个半死=//口//=
    我觉得他的问题是那件西装外套...总是显得很厚很羊毛很爷爷(何?)的感觉= =+
    勒领带有爱!!> <阿射你就勒死他好了噗....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