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ception衍生
  2. Eames/Arthur?
  3. 短篇。OOC (根本已經是常態了 囧)


 

 

亞瑟說,他想要一個三天的休假。

這太過突然以致於科布和伊姆斯都嚇了一跳,露出了吃驚的表情。基本上會讓他們吃驚的關鍵不在於『亞瑟想要請假』這件事情上,而是亞瑟提出的時間點跟情境完全不對。因為現在他們並沒有打算要工作,只是到科布家裡串門子,享受著幾天悠閒正常的生活。但是亞瑟卻突如其然的這樣表示。

 

「亞瑟,我們現在正在休假呀。」伊姆斯這樣提醒著坐在他身邊的亞瑟,但是亞瑟只是淡淡的重覆了一次他的話,他想要三天的假期。

科布知道亞瑟所要表達的是『三天之內不要打擾我』這樣的訊息,所以他微微點了一點頭,表示他知道了。科布想,在開口『請假』之前,亞瑟似乎有收到手機的短訊。那是亞瑟的私生活,他還懂得不要去過問。因為科布明白亞瑟在某種程度上跟自己很像,想說的事情就會說出來,不想說的話大概也只能用偷的。

 

「那,三天後再連絡?」

「嗯。」

 

伊姆斯自認自己已經可以分辨亞瑟的每一個表情的差異,並且知道亞瑟的表情所代表的意涵是什麼。雖然亞瑟總是做到每個表情都一樣,但是他就是分辨的出來。像是面對客戶的時候,亞瑟很容易變成真正的面無表情、一臉嚴肅的表示現出一種專業的感覺;面對科布的時候,亞瑟常常會緊蹙著眉頭,雖然科布有段期間的狀態真的是讓旁人都很想皺眉頭,但是亞瑟的皺眉是一種表示擔心的表現,那表達了他對科布的擔心;至於愛莉,亞瑟面對愛莉的時候很常會微微勾起嘴角,像是在微笑一樣,伊姆斯知道那是亞瑟對小女孩表示溫柔的方式,伊姆斯猜想亞瑟也自知一直用撲克臉面對愛莉的話對愛莉很殘忍。

 

那對自己呢?

伊姆斯有些愉快的想,至少亞瑟沒有給自己什麼常用表情,或許是因為發現自己可以準確的看穿的關係。表現良好,亞瑟會給他溫柔的表情;惹毛了的話,亞瑟會給他一記狠瞪。

他有注意到亞瑟收到短訊之後,面部細微的變化。

那像是在壓抑。

 

伊姆斯隱約可以猜測到那短訊傳來的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但是亞瑟卻什麼也沒有解釋,只是在用過晚餐之後就匆匆的從科布家的餐桌上離開。雖然亞瑟有笑著對詹姆斯跟菲莉芭說再見;有對他和科布用帶著歉意的表情說了聲抱歉,但是伊姆斯還是知道...

 

他猜測,亞瑟應該是很難過。

 

但是伊姆斯沒有追上去,他表現的跟科布一樣。

 

 


 

 

伊姆斯看著自己的懷錶,算準了時間,準確的在三天之後的同一個時間點到亞瑟棲身的小公寓門前。要找亞瑟的下落不是太難,伊姆斯有他自己的方式和管道知道亞瑟先是回了他的家鄉一趟,在那裡待了兩天,然後又回到他跟科布所在的這個城市。伊姆斯按了按門鈴,來應門的亞瑟看起來幾乎跟在還沒有接到那封簡訊的平常沒有什麼不一樣,幾乎,亞瑟的眼角比平時的還要濕潤而且還微微有一點紅腫;衣著雖然還是一絲不苟的整齊,但是身上卻還有酒精的味道;表情是完全的平靜,平靜的很詭異。

 

「已經過了三天了。」伊姆斯指了指自己懷錶上的指針。

「I know.」亞瑟本來似乎想要說些什麼的樣子,但是他只說了這麼一句,然後就沒有多做什麼表示的轉過身子,走進他的公寓,但是沒有把門甩上。

 

伊姆斯把這當作是亞瑟默許自己進去的意思。

 

伊姆斯替亞瑟關上門,還帶上了鎖。但是他一轉過身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放著幾個空著的紅酒瓶的矮桌,然後是坐在黑色沙發上的亞瑟,亞瑟的手裡有一個白色的馬克杯,而亞瑟正緩緩啜著杯子裡面的液體,伊姆斯猜測那是紅酒。伊姆斯沒有多說什麼,逕自的走到亞瑟的家的廚房裡找了另一個米色的杯子,找到桌上還有酒的酒瓶,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的紅酒,然後默默的坐在亞瑟沙發的另一端。

 

「你能稍微解釋一下嗎?」伊姆斯趁亞瑟喝完馬克杯裡面的紅酒,準備倒下一杯的時候問,但是亞瑟似乎充耳不聞,雙唇緊閉著,紅酒注入馬克杯的水聲彷彿變成了亞瑟的回答。伊姆斯也沒有再多說什麼,拿過酒瓶也往自己空掉的馬克杯倒酒。

 

好一陣子的空白,久到讓亞瑟和伊姆斯把一瓶剛開的紅酒喝乾了。

 

「聖經裡面,...」,亞瑟終於開口,不疾不徐的說著,「...Jesus死後三天起死回生,所以,我想三天也應該夠讓我恢復正常。」

 

「無論是什麼事情,我只允許自己失常三天,然後我就要恢復。」亞瑟放下馬克杯,雙手遮住了他自己的臉,「我辦不到。」

 

伊姆斯也放下手中的馬克杯,帶了一點試探的往亞瑟的方向坐近了一點。亞瑟沒有阻止他的靠近。

 

從近距離的觀察,伊姆斯知道亞瑟真的很難過,幾乎到了痛苦的地步。那是傷心、哀傷,但是卻又極度的壓抑自己所造成的結果。

 

伊姆斯想要為亞瑟做點什麼,如果這是某本言情小說的橋段,或是某部情色小電影的劇情,或者根據伊姆斯在過去那些瀏覽花叢的經驗,現在這種情況下,有一個人很難過,兩個人都喝了不少酒,關係也不算太差,有現成的場地。所以自己所要做的就是把亞瑟拖上床,給他一場能讓他筋疲力盡、徹底發洩的性愛。

 

伊姆斯的理智還醒著,他知道自己跟亞瑟的關係扣除掉工作上的合作關係,本來就還有一點點的微妙曖昧,但是如果他真的這樣做的話,只會毀掉那矇昧不明關係,而變成一種比較具體的關係,像是床伴,什麼肉體撫慰對象之類的。重要的是,那些關係不是他想要的,他不想要跟亞瑟發展成那樣。

 

伊姆斯從沙發上爬起來,把桌上的酒瓶通通收走,也把亞瑟的馬克杯和自己的也一併收掉。亞瑟沒有表示什麼,只是繼續默默的坐在沙發上,像是一座沉思者,不同的地方只在於亞瑟是把雙手自然的垂落在膝蓋上。

 

伊姆斯在廚房裡找到幾顆檸檬,冰箱裡面的製冰器裡面還有一些冰塊,他給彼此都弄了一杯冰冰的檸檬水,亞瑟今晚的酒精攝取量已經超標了。

 

回到客廳,伊姆斯把水杯遞到亞瑟的眼前,亞瑟接過,似乎模糊了說了聲謝謝。伊姆斯坐在上亞瑟的右手邊的沙發,坐的比剛才還要更近了許多,肩膀幾乎都快要可以相觸。伊姆斯沒有掩飾自己的視線,他一邊喝著自己的檸檬水一邊看著亞瑟緩慢的把那杯檸檬水喝下去。

 

「你還好嗎?」伊姆斯有些試探性的問。

「I 'm not sure...」

 

亞瑟轉過頭看著伊姆斯,嘴角勉強擠出一點弧度,像是要苦笑但是又不像。伊姆斯忍不住伸出了手,不輕不重的搭上了亞瑟的肩膀。

伊姆斯緩緩的把自己的頭顱貼在亞瑟鎖骨的凹陷處。

一切發生的很緩慢,所以只要亞瑟願意的話隨時都可以中止並且推開。

 

伊姆斯感覺到亞瑟的頭輕輕的靠了上來,雙手繞過自己的肩膀,重重的環抱了起來。他聽見亞瑟的呼吸有一些不穩,身體也有一些在顫抖,伊姆斯懂得那代表著什麼,那表示亞瑟還在壓抑,壓抑他自己的痛苦和悲傷。

 

因為不想要破壞掉現有的關係,又想要好好安慰對方,於是,伊姆斯選擇了輕柔的擁抱著亞瑟。

 

 

 

 

 

 

FIN.

 

 


 

 

 

其實本來的篇名是:於是,輕柔擁抱

但是想想這實在太文藝少女就改成Three days,至於是什麼事情讓亞瑟這麼難過,知道Joe最近動態的人大概可以做聯想。

由衷的希望有人也可以給Joe擁抱,讓他可以撐下去。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ENADIDO08
  • 阿蛇為什麼會說要倒閉呢?
    是靈感耗竭嗎?還是懶了?

    不過、如果阿蛇真的倒閉了。
    這些小故事還是會在我的心底一直轉轉轉的~*
    阿蛇的故事又細膩、又考究。
    而且都會戳到、我內心深處某些小感動。
    這麼厲害的作者真的超少見的!!!

    噢、這樣子突然亂告白感覺超害羞的(笑)
    總之、重要的是阿蛇自己要開心。對吧!
    加油噢~*
  • 嘛,我其實是因為覺得會有好一陣子無法好好的寫作,
    進而產生了一種會倒閉的恐懼感...
    最近要忙的事情有一點多到讓我不知所措,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這一陣子過了之後可以把倒閉的字眼撤掉。

    謝謝妳的喜歡:D
    對我而言能夠讓我把腦裡面所有的妄想寫出來,
    就是讓我十分開心的一件事情,
    所以我會努力的把這段熬過去!
    謝謝妳的加油、關心還有鼓勵:)

    阿蛇 於 2010/10/12 20:07 回覆

  • 南瓜
  • 恩...之前在BD看到他资料的时候有吓一跳...
    我一直都是个非常(重音)慢热的人,看INCEPTION也是在看了两遍之后才开始察觉到EA的囧...而且第一次看INCEPTION的时间也很晚...
    然后在BD上发现他家人那栏写的哥哥那里惊到了...就去年10月份啊...
    虽然自己是独生子女但是有个很好的堂姐...如果她离开了自己大概也是没办法三天恢复的吧...
    啊= =希望我们在说的是同一件事情囧...有时候我曲解人家意思的能力还是很强悍的...
    多么温柔而且悲伤啊...为什么YOU写这种类型的文总是这么有FEE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