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ception衍生
  2. Eames/Arthur?
  3. 極短篇。極度OOC 慎入

 


 

總有一天,終究會離開的。

亞瑟給自己一個這樣的心理預設,自從他跌進和伊姆斯在一起的感情漩渦的之後,他如此的提醒自己。

這無關乎信心於否,甚至無關乎對誰的信任,只是,亞瑟不著邊際的想,總有一天,時間會將他們拆散。

伊姆斯沒有說過他的年紀,但是亞瑟隱約推測大概是大了自己至少七歲,這個差距不算大,沒有大到讓他們的溝通出現問題,有些時候亞瑟還會覺得是自己的思想根不上伊姆斯的;但是也不算小,伊姆斯曾經開玩笑的說不要因為他的頭髮都白了或掉光了而拋棄他。

隨著他們眼角的細紋開始慢慢增多,髮絲裡面的灰白也跟著變多,這種預設就像是一種預防針一樣,因為亞瑟不想看到自己崩潰,所以他總是在想著。

 

過去盜夢工作時的狂妄放肆,稍微讓他們付出了一點的代價,像是關節還有一些傷疤在天氣變化也會跟著抽痛;曾經沉溺於菸酒的伊姆斯付出了更多一點的代價。

亞瑟注重身體健康,所以伊姆斯也跟著一起注重。他們偶爾會享受美食,但平常都吃天然有機的食材做成的料理,下廚的是亞瑟比較多;固定的運動時間,像是慢跑或游泳,床上的運動除了做愛還有瑜珈;還有定期的身體檢查,亞瑟滿意的看著伊姆斯的體脂肪數字在下降,也滿意伊姆斯終於戒掉菸酒的癮。

 

日子平淡而美好,亞瑟還是會想,總有一天,

時間會將他們分開。

 

 

某一天,亞瑟一如往常的早早的就醒來,他沒有吵醒睡在他身旁的伊姆斯,只是輕柔的吻了一下伊姆斯的嘴角。伊姆斯早上還是習慣睡晚一點,亞瑟不會強迫伊姆斯陪他去晨跑,他記得伊姆斯的膝蓋受過槍傷。

 

亞瑟回家的時候,沒有人替他開門,沒有人在家。

 

不是時間將他們分開。

是一場簡單不過的車禍,伊姆斯大概只是走出家門要買一份報紙,然後就被車子撞過去了。

然後伊姆斯就死了。

 

前往停屍間的樓梯,

陰暗,只有亞瑟一個人在走,

踏在磁磚地板上的聲響規律。

 

亞瑟的步伐走得比平常慢,

雙手不自然的貼在身體兩側,握成拳頭在發顫,關節泛白,指甲陷在肉裡面。

 

走慢一點,或許會有人過來告訴他,是哪裡弄錯了,那個死去的不是伊姆斯;或許走慢一點,就可以不用去面對,然後伊姆斯就還是『活著』。

 

踏在磁磚地板上的聲響規律,亞瑟抿緊了他那薄薄的嘴唇。

那顆被他擲了很多次的骰子被遺忘在家裡,因為陽光照射,在木製的地板上散出殷殷的紅。

 

 

FIN.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南瓜
  • 对了...当初就是看了这文...被虐到半死不活= =+
    总觉得YOU的文一直都有种平淡的感伤...虽然很短,没有过激的感情,但是就是很伤。
    妈的我最讨厌这种类型了!!!!!!> <(殴
    每次看了都想哭T T让人哭神马的最过分了T T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