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筆名(如果可以的話,請簡述它的由來)

 

阿蛇,起源就是我對爬蟲類的熱愛,也容許我囂張一點的說,我就像是蛇一樣XD 

 

02.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大概是小學四年級吧?我可以確定我五年級已經開始寫作,但是那時已經趨於穩定而且成熟(你真敢說),所以推斷應該是小四開始的。

應該是說我的寫作不僅止於同人,我喜歡寫現代詩、散文,同人文是小五開始的。所以真要說動機的話,大概就是我其實挺喜歡聽別人對我的作品發表關後感的(欸你),我傾向於去知道自己的作品帶給人的感覺是什麼。

 

03.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其實我也不太懂我的文風的樣子,我覺得我到現在還沒有固定。真要說的話應該是一種像是在詠歎或敘事的感覺吧?就像天橋底下說書的那種(?)

其他人的看法我就不知道了,以下開放回答XD

 

04.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風格落差大嗎?請簡述之間的差別。(不論是結構、文字敘述、故事走向、常寫的題材等)

 

我年輕的時候寫過劇本文現在不會了!!!!!(你在強調什麼XD)

結構上我覺得我始終如一的鬆散又隨心所欲;

文字上我越來越趨於平淡,以前會喜歡用成語或雕琢一些文句,會用比較強烈的字眼(?),現在比較喜歡用典(?),用字會比比較含蓄(?)收斂(?)

敘述上我早期傾向於第一人稱寫作,後來漸漸開始加入第二第三人稱,目前同人作品都傾向於用第三人稱寫作,非同人則不一定;

走向的話幾乎都是走糾結(?)與悲劇,從以前到現在幾乎沒有變;

常寫的題材的話,我能回答精神凌虐嗎?這點我也是始終如一。

 

05.喜歡的風格(不論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樣子?

 

我很好養(?)基本是不挑。

 

06.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感覺鍵盤/筆桿要爆炸了)

 

pre-slash跟糾結(?),我覺得我挺擅長寫故事背景。

 

07.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總是遇到瓶頸)

 

歡樂愉快的還我不擅長任何推理邏輯演繹,也不擅長打鬥(?)

 

08.你寫一篇小說/文章需要多少時間?

 

看狀況。快的話一、兩個小時之內,慢的話就好幾個禮拜或是好幾個月或是好幾年XD

 

09.在開始動筆之前會花多少時間準備呢?

 

看情況,有時候會不準備直接寫,有時候我會在腦裡面想了幾天才寫,不過通常那無種都是我自己在糾結要不要寫啦,所以也不算準備XD

 

10.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習慣嗎?它有沒有造成你的困擾?

 

不習慣別人看我,我也會唸唸看內文。目前是還好,反正有人看我就不要寫就好了XD

 

11.是手寫派還是打字派?創作時使用的工具是?(慣用的筆記本、筆、程式等)

 

我是先手寫後打字。其實我也不介意只要手寫就好,要看文的諸君請拿我的筆記本(?),這事情以前電腦不發達的時候幹過XD現在是因為會在blog上分享,所以才會打字。雖然的確會產生手寫的在打字的時候無法辨認的窘境。

我現在手寫都寫在26孔的活頁紙,打字都用word

 

12.有寫草稿的習慣嗎?草稿跟正式稿的風格有落差嗎?

 

我將手寫的部分視為草稿(?),兩者不會有差別,該糾結該死掉的都逃不過。

 

13.喜歡寫什麼樣的題材?

 

男人們之前的愛恨情仇(無誤),黑色幽默、獵奇的東西。嘗試過科幻、奇幻,但是對武俠及推理完全不在行。我在非同人喜歡寫第一人稱獨白。

 

14.最喜歡的文字創作者(不論是自創、同人寫手或職業作家)是誰?他們有影響到你的文風嗎?

 

雅哥塔‧克里斯多夫(惡童三部曲的作者)

我想我的文風絕對有受影響。

 

至於喜歡的同人寫手太多了,在這邊打算省去頁面,而我自己也不太確定有沒有受那些我喜歡的寫手的影響。

 

15.你有夢想過你能當上作家,或者能從事相關的職業嗎?

 

有,但是就是想過而已。

 

16.在文字創作上有什麼特別的經驗或回憶呢?

 

曾經有一篇我覺得自己寫得不錯的手稿,但它消失了。

說真的被過去自己寫的東西感動到這樣算特別嗎?

 

17.那麼,你喜歡寫小說這件事嗎?或者說你對它的熱衷程度如何?

 

超喜歡的。熱衷的程度大概就想是我願意在考試期間狂寫吧XD

 

18.從一開始到現在,覺得自己寫過最喜歡的文章是?請節錄一個片段。(不論自創、同人、學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歡的也可以都放上)


***

 

桌上有著亞瑟留下的字條,上面優雅的字體優雅,內容簡潔。

『我不束縛你了。』

 

伊姆斯在字紙簍裡面發現很幾張被揉成一團的紙條,上面都被寫上了短短的句子,又有被塗掉的痕跡。伊姆斯把那些被揉過的紙條攤開,一張張的放在桌上。他猜測那些筆刻得比較用力,塗劃痕跡也很用力又有一點雜亂的應該是亞瑟一開始寫的,然後後面幾張的筆刻得力道減輕,塗劃痕跡也開始整齊。

 

伊姆斯覺得自己完全可以想像那個畫面:亞瑟剛開始不知道為何十分用力地在紙條上寫了句子,覺得不滿意所以劃掉,再寫了一張新的;不滿意,劃掉,再寫,直到亞瑟覺得自己的筆刻恢復成往常優雅的力道。

 

然後亞瑟把不滿意的紙條揉成團丟到字紙簍,滿意的紙條留在桌上。

 

然後,然後

 

『我不愛了』,那是大概是第一張紙條上寫的。

『我累了』,那大概是第二張,

『我要離開了』,

『我要先休息一下』

『我想出去走走』

『我

『我

 

伊姆斯可以想像那個畫面,那個在斟酌用字的亞瑟努力在想要用什麼字眼的那個畫面。

 

『我不束縛你了。』

 

伊姆斯彷若看見了亞瑟寫下那句話的時候,臉上淡然釋懷的笑容。

 

 

『有些事情,一旦改變,就再也回不去了。』伊姆斯不知道為何的想到這句話。

亞瑟褐色的眼睛曾經溫柔、溫暖,像是亞瑟送他的那件深棕色羊毛衫;現在亞瑟的眼睛還是一樣的褐色,但卻像是那天放著紙條的橡木製的桌子,冰冷、硬質。


***

 

呃,這篇是Mr. Freud&Mr. Jung(side E)的預計的內容,我很喜歡但是我真的卡住了OTL

 

19.喜歡自己現在的文風嗎?希望自己的風格有什麼樣的改變?

 

其實算是喜歡,我是希望自己的作品再更有深度一點啦

 

20.最後,請你點五位有在寫作的朋友填寫這份問卷。

 

請大家隨意!!!最好是有看到這裡的寫手們都一律填寫一下

就算跟我不是朋友也請不要介意的填寫一下啦~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