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BC Sherlock衍生
  2. John/Sherlock
  3. 再次弄不懂級別應該是PG-13 ,短篇,OOC。


 

  「這個世界是不是出了問題,才會有戰爭?」

關於這點,John知道自己無法得知。但是他可以很確定的是戰爭的確帶來了問題。

  以軍人的身分,在他壕溝裡等待時仰望藍天,或者匍匐在黃沙地表的時候,John會想著,「這世界是他媽的出了什麼問題?」,那些死去的人還有槍砲的聲音像是同樣也在發問。

而以軍醫的身分,在他聽到某些同袍因為直腸撕裂傷在跟他拿些軟膏的時候也會同樣想起這個疑問。不是他有什麼歧視,真的,他的親姊姊已經讓他對同性戀適應良好。

只是,索取軟膏這事情除了會讓John有些尷尬之外還沒有什麼會讓他真正反感的,但是當某些同袍總是姿態挑逗地只穿著上半身的軍服,而下半身卻光溜溜的只套著軍靴要你幫他檢查一下撕裂傷的情形,或者是有些同袍會覺得自己的勃起功能似乎出現障礙需要他這格軍醫幫他檢查看看功能是否異常,「這世界是他媽的出了什麼問題?」,不能怪John會這樣想了。

  不過即使有再多的反感,對這些士兵John總是抱持著醫者的心態,不會殘忍地置之不理、視若無睹,更不會予以輕蔑歧視的眼神,而是態度自若地把「有需要」的同袍轉給「有需要」的醫療同事。事實上醫生覺得自己只是會偶爾爆粗口罵幾句粗話而不是真的動手去揍那些像是蒼蠅一樣趕也趕不走,又三不五時會來他的醫務區赤裸著下半身分開毛茸茸的大腿期待會被醫生操的士兵。

幸好這只是極少的極端值,大部分的同袍都是會拿著娛樂雜誌互相傳閱,對彼此的股間興致不高的人。

  他依稀記得曾經在雜誌上看到票選過男人熱愛的性幻想職業中有護士,但是在他不長也不算短的在阿富汗戰場的行醫經驗,醫生這個職業也很受男人青睞。

他一點都不想要這種青睞。當他回到倫敦的某間診所當回普通醫生的時候,他才覺得自己脫離了那些青睞,也嘗試著交女朋友,雖然是以和平分手收場。

 

  直至某次他的室友開此著手調查一樁疑似恐同造成的事件。

 

速來,需要協助-SH

醫療上的-SH

 

  看到這兩則短訊John不由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他還記得上次Sherlock跟他開口尋求醫療協助的時候,是為了Sherlock被刀劃過的右上臂上那個不斷滲血的傷口。那一次Sherlock就他的面前,一臉無所謂的說,「John,我需要你的醫療協助」。但是這次John在自己為在貝克街221B的寢室裡面,而Sherlock人則是不知去向。

 

In my room-SH

 

就在John在猶豫著要不要發訊問Sherlock人在哪裡的時候,Sherlock簡訊準時的出現了。

這讓John原本繃緊的神經鬆懈了下來,原本匆忙穿上的外套被他脫了下來掛回衣架上。他抱著一個簡易的醫療箱走出房門,在短短不到一分鐘的路程裡猜想著Sherlock或許是做實驗的時候不小心弄傷了手還是什麼的。

  「I am a doctor, not a nurse.」*

  醫生除了,「這世界是他媽的出了什麼問題?」這句話之外,在面對著他的室友也是光裸著下半身還噘著臀部對著自己的時後,John的大腦已經不知道是在苦中作樂還是已經自暴自棄的這樣想著。

  「John,停止你小小腦袋裡面的任何一種想法。我沒要你上我。」,偵探泰然自若地說著。

  「那我要?檢查撕裂傷?還是你東西拿不出來?」,John吁了一口氣,說了一些他所有遇過可能的情況。同時在心中默默的對自己的室友道歉,也對自己心中不純良的思想覺得有些許的罪惡感。把那個無性戀的偵探跟那些同性戀的士兵想成同一個等級真的是他的小小腦袋的思考瑕疵。

  「我想要達到前列腺高潮,幫我。」,Sherlock依然泰然自若地說著,就好像是眼下的情況是他平常拿不到手機於是請John「幫忙」他拿下一樣。反觀John似乎有一點無法接受,他深吸了一口氣似乎想要大吼,但是卻又不知道要該吼些什麼地哽在那裡。

  「我自己試過了,但是沒有辦法。我想你對人體的了解應該對此會有所幫助。」,Sherlock繼續雲淡風輕、泰然自若地補充說明。

  「我想你應該知道,有些人體質上就無法前列腺高潮。」,醫生努力地平息那口嚥不下去的氣,並且企圖用理智而且醫學的方式說服他的室友放棄嘗試。

  「我覺得我可以。」,Sherlock說得自信,當然John沒有蠢到問為什麼,他在Sherlock換個姿勢站著的時候有隱約瞥到Sherlock性器的狀況,雖然只是半勃但是頂端水潤。

John無法克制地想像起Sherlock之前可能是用什麼方式最刺激他自己的前列腺,然後那該死的、要命的想像讓John覺得自己的牛仔褲開始發緊。

  「John,一個人的不在場證明可能就靠這個了,你能快一點嗎?」,Sherlock這次的語調終於多了一點急切和不耐煩,但是他吐出來的句子卻像一桶冷水一樣澆在了John的身上。現下的情況一如Sherlock剛開始就說的,他沒有打算要跟John做點什麼,但是原本沒有打算要做什麼的John卻被撩撥了起來。

  「這世界是他媽的出了什麼問題?」John,作為一個普通不過的人,在某一天晚上發現他似乎真的對他的室友抱持著非分之想的時候不禁這麼想著。

  「呃,我、我回去我的房間拿指套,你這邊潤滑劑還有吧。」,John有些艱難的把自己的話說完,然後就幾乎像是用跑的一樣地快步離開Sherlock的房間,Sherlock還可以聽見John踏上那十七個階梯的聲音。

Sherlock沒有也來不及告訴John他的房間裡面因為實驗的關係所以有很多副還全新的乳膠手套。

 

  John回到臥室之後幾乎就想要這麼賴著不要下樓去了,雖然他心中默默希望著自己可以找不到那些指套,但是事與願違地他一下子就從醫療箱裡面找到了。這也沒有辦法,因為John跟他的室友不一樣,東西都是分類好的放著而不是隨性的亂擺以便尋找,雖然這對Sherlock來說沒有意義,因為他都記得住東西是被亂放到哪裡。

John有些無力地攤坐在自己的床上,並且十分認真的考慮著要不要先把自己擼出來免得等等自己會對自己的室友做出類似強暴的舉動。

  手機傳來簡訊的提示音。John就算沒有他的室友的推理能力也知道那應該是Sherlock傳給他的,內容八成是在催促他快一點下樓。John掙扎了下還是從床上站起來,拿起桌上的手機察看簡訊的內容。

 

手指我已經試過了-SH

 

  John用自己小小的腦袋推斷這應該是他的室友要他用其他的方法,但是他的這顆小小的腦袋想不到什麼除了上了他和用手指以外的方法。應該是說其他可行的方法對他來說施行起來會有一點彆扭,或許是身為醫者有關,總之他無法想像和接受拿什麼放到Sherlock身體裡面搗弄。

就在John還在思考的時候,手機又傳來了新的短訊。

 

我的確沒要你上我-SH

但沒說你不行-SH

 

 

 

 

 FIN.

 

 


 

 

*向Dr. Leonard McCoy 致敬,他在我心中是醫生形象的永遠代表。

 

這篇可以視為Safewords的前身啦XDD

原則上我的CP是醫生偵探在一起。

因為看Granada版的花生會習慣性變得很溫情包容,而忘記BBC的那位MF是條鐵錚錚的火爆漢子(?),這篇嘗試著找找看感覺但是總覺得又哪裡歪了OTL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