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upernatural衍生
  2. Title:He said Run
  3. Pairing: Dean,Castiel
  4. Rating: G
  5. Warnings:謎樣的一篇,接續S6結局
  6. Notes/Prompt(s):Castiel最後的一句話不是「 I shall destroy you .」

 


 

 

 

  「Run.」

 

  Dean第一次聽到Castiel這麼對他說的時候,是在Chuck的小屋。那時Archangel的榮光幾乎要衝破窗戶,地面也不斷地劇烈震動。Castiel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對他說了「Run」,那個時候Dean只是以為Castiel要自己快一點去阻止Sam,但是當他再一次去到Chuck家,得知了那個Archangel如何地將Castiel當成水球一樣捏爆,以及那顆卡在Chuck頭髮裡牙齒,他突然意識到那或許也包含了Castiel對他的安危的關心。

 

  「Run.」

 

  再一次,Dean聽到這句話的時候,Castiel被他困在聖油燃燒起來的火圈裡面。惡魔狂傲自大地表明著要到來,Castiel提出來的要求不是要他們熄滅火圈,而是要他們快一點跑。

 

Castiel跟當初一樣還是把自身的安危放在他們的安危之後。這是當時他被夜晚的冷風砸臉砸了要十分鐘才恍然大悟出來的結論,Castiel在很多地方還是一樣。但是他就這麼離開了,把Castiel獨自留下。

 

所以有時候Dean會不由自主地猜想,如果,如果當時他選擇撲滅那圈火燄,那Castiel會不會依舊還會是那個他所熟悉的天使,而不是表示自己是沒有家人的New God。

 

  Castiel成為New God,世界貌似恢復寧靜。

 

  Dean記得Castiel曾經問過自己:「想要阻止天堂內戰的我,是不是過分自大了?」,Dean那時候還在想Sam的事情,所以沒有多想地就輕率的說了幾句話敷衍過去了。他想,Castiel那時候就知道自己沒有把他的話聽進去,所以那個問題Castiel只問過他一次,僅只一次。

 

在安靜幾乎是無所事事的日子裡,Dean偶爾會回想每一個Castiel跟他相處的細節,他想Castiel什麼也不再對自己說的原因其實就是因為自己也沒有幾次願意聽進去。

 

從一開始的「We need you」的來自天堂的命令,變成「I need your help」的來自Castiel個人的請求,Dean發覺自己大多數時間都表現地像個混蛋。他唯一聽Castiel說的話只有簡單那個詞「Run」,每一次他都乾脆地留下Castiel。

 

  ***

 

  Dean和Sam被像是待宰的豬一樣捆住手腳,倒在一個不知名的房子裡面。不是他們過太舒適的日子而失去警備,而是綁走他們的是部分的天使和異教神。而他們是用來讓Castiel出現的誘餌。

 

天使和異教神要聯合起來對付Castiel,聽那些傢伙的交談內容似乎打算要把他體內的靈魂通通挖出來平分,儀式要在月蝕的時候舉行...。聽著聽著,Dean不禁失笑,他突然不懂自己過去為什麼要怪Castiel跟惡魔合作,眼前那些天使要是可以的話也會願意跟惡魔合作,只是因為較為有力惡魔Crowley這次是站在Castiel那邊所以才找異教神。

 

  Dean和Sam掙扎著爬起來坐著,巡視著四周。他們手腳上的繩子太緊,勒到他們的皮膚都呈現不自然地顏色,用牙齒咬不可行,繩子粗厚又紮實。當他們繼續環視四周的時候發現房子內寫滿了他們不懂的符文,地上也有一個又一個用鮮血畫上的魔法陣,還點滿了蠟燭。

 

 

氣味很難聞。

 

  Dean挑釁地說那些留守的天使和異教神臭到讓人想吐,但是一個女性外表,穿著黑色套裝看起來像是天使的守衛算是有些嫌惡地說那是因為那些人類脂肪做出來的蠟燭的關係,還有那些新生兒的血液造成的,人類才是造成惡臭的元兇。

 

聽到這樣的回答Dean和Sam都瞪大了眼睛。

 

  Castiel出現的時候Dean看到了熟悉的長大衣,不同的是那人輕輕彈指就將留守的天使和異教神一個又一個捏爆。當Castiel走近他們的時候Dean發現他的臉上出現和Lucifer,應該是說和Nick臉上一樣的潰爛。

 

  明明是在室內,但是卻颳起了大風。

 

不知從哪裡湧出的天使和異教神像是一陣又一陣的狂風,Dean和Sam只能無力地用手肘護住臉,因為他們已經是隨時都可以殺掉的人質。不過預想中的攻擊並沒有出現,兄弟倆怯怯地環視四周發現他們被Castiel護在身後。

 

Castiel連彈指都沒有,似乎是用視線、用意念在與那些天使和異教神廝殺,那些死者的鮮血噴濺到Castiel的身上,但是地上的那些用寫書寫的文字也跟著在發光。那看起來就不太對勁,特別是當Sam要Dean注意看Castiel臉上的潰傷,那似乎有在擴大的趨勢。

 

  「Cas,那些asshole不知道弄了什麼嬰兒血的法術…」,Dean出聲提醒,結果反而吸引了一個天使往他們那裡攻擊。

 

  「我知道。」,Castiel將天使之刃戳進那個天使的胸膛,又一刀割開趁亂衝過來的異教神的脖子,流出豔紅的血液將地上的咒文掩蓋。但是一旁有人歡快的大笑著表示已經太遲。

 

  「什麼太遲?」,Dean在心裡的問題還沒從嘴滑出來,Castiel就伸手按住了他的和Sam的手臂。

 

  「Run.」

 

如同第一次Castiel對他這麼說的口氣、語調,還有後來Dean才明白的,其中所包含的關心、的守護、的在乎,以及義無反顧地奉獻。他有太多的為什麼要問,但是Castiel沒有給他發問的時間。Sam動作快過語言地反將Castiel拉住。可是Castiel依然故我。

 

  當Dean和Sam成功發出聲音的時候,他們身處在不知名的公路上,柏油路、滿天的星星,四周一片漆黑,只有月蝕的古銅紅光。他們不擔心被送到什麼不知名的地方,他們檢查過他們身上的手機,都沒有摔壞也都還有收信。

 

Sam先打電話給Bobby確認安危,接著大略地說了他、Dean還有Castiel遇到天使和異教神並且打起來的經過,以及那個詭異的儀式。Dean則是在一旁補充說明跟試圖辨認他們到底在哪裡的公路上,同時也突然想到他們根本不知道他們是被綁架到哪裡,也無從得知Castiel到底把他們送了多遠。

 

  月蝕結束,滿月的光芒灑在柏油路上閃閃發亮。Dean按下已經有段日子沒有撥過的,Castiel的手機號碼,期待可以得到回應。卻在他的夾克口袋裡面找到一支不屬於他的Nokia手機在響著。

 

Dean覺得四周一片黑暗。

 

 

 

 

Fin*

 

 


 

因為噗浪怪怪的很可怕(?)

所以就把曾經噗上發表的草稿整理整理貼過來...

 

被S7的預告傷害到靈感全死也全數暴走,日後有奇怪的、語意不明的衍生也沒有什麼好訝異了。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