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upernatural衍生
  2. Title:He is.(中翻:他就是)
  3. S702後衍生,妄想設定,極有可能與日後正劇衝突。0209 fin
  4. 梗概:關於Sam在籠子裡的事情,特別是Castiel為他做了什麼。
  5. OOC注意。


 

  

  「Hello, Sam.」

Sam在床上輾轉眠的時候,床邊出現了一個他熟悉不過的聲音。

Castiel就站在他的床邊,雖然不是他最後看到那樣面容潰爛或是溢出黑水的模樣,但看上去還是有些虛弱和疲倦。Sam有些遲疑地從床上坐起來,對於眼前所見的景象,他不確定到底是他的夢境、幻覺,還是那不太可能的真實。

可是眼前的Castiel看起來太有真實感了。那那件皺巴巴、被Dean放在Impala後車箱的風衣不在他的身上,所以只是一套黑西裝。要不是那總是微蹙的眉頭,Sam會以為他遇到的是那個身為肉身的Jimmy。Sam不由自主地從床上走了下來,走到Castiel的身邊輕觸了他的肩頭。

  「Are you ok?」,Sam不太確定地問。
  
  「I think I ‘m.」,Castiel回答的時候表情表現出了他有些不明白Sam為什麼要問這麼淺而易見的問題。

  「Um…我很高興你沒事了。」,Sam希望自己是聽起來是十分誠懇的。

  「I know.」,Castiel回答的時候露出了輕柔的淺笑,Sam不太記得自己看過這樣對他笑,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麼回應這個。

  「Um,Dean的房間在樓下,如果你要找他的話…」,Sam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Castiel打斷了。

  「I know, I come for you, Sam.」

聽到這樣的話讓Sam愣住了。

  「Your soul, Sam. Let me fix it.」

對此Sam的反應是握緊了自己的左手,讓疼痛的感覺爬上。Castiel注意到了Sam這個動作。

  「Give me your hand.」,Castiel對他伸出了手。Sam想到了他當初第一次見到Castiel的時候也是像這樣,他那時候不假思索地伸出了手,用身體語言暗示著對方應該也要伸出他的手。

他還記得那時候Castiel溫暖有力的手扎實地握住了他的,像是憐憫也像是安慰地輕拍了幾下。

  當Castiel握住了Sam受傷的左手的時候,Sam有一種覺得Castiel會像是Dean一樣用力按壓他的傷口的錯覺,但是Castiel沒有,只是把紗布解開,用拇指輕輕地滑過他的傷口。而那傷口在Castiel地觸碰之後開始癒合,大概幾秒之後就痊癒了,連一點疤痕都沒有留下。

Sam一開始是驚歎,然後是一股難以言喻的難過和擔心襲上。

  因為過去的Castiel明明是更加地強大,Sam記得過去每次被治癒都只是瞬間的事情。是只要Castiel指尖的一個觸碰,傷口和疼痛就會立刻一併消失,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緩緩地瘉合。

Sam不知道現在這個再次回來的Castiel還有剩下多少的榮光,如果硬是要來修補他破碎的靈魂的話會不會對Castiel造成什麼危險。他雖然討厭那些幻覺,但是他願意多等一下,等到Castiel足夠強壯去修補他。

  「Cas,你現在還很虛弱,不用這麼急著…」,Sam想試著勸Castiel,但是他忘了Castiel的固執跟他的哥哥比較起來簡直是不相上下。

  「我答應過了要治癒你。」,Castiel輕柔但是堅定地說著。Sam隱約覺得這句話背後藏著不少的苦澀,他想到了Castiel對他說過的那句抱歉。

Sam除了「OK」之外就沒有再多說什麼。

  「Close your eyes, Sam.」Castiel用先前要他伸出手的語調說著,當然Sam沒有照做,這不能怪他,但在Sam要說點什麼的時候Castiel繼續說了下去。

  「我以為那對你會比較好。」,Castiel一邊若有所思地說著,一邊走近了Sam。

  「低下頭,我需要觸碰到你的額頭。」,這個指示Sam就乾脆地做了。他不只低下了頭,甚至還微微彎了點腰,考慮到了他們之間的身高差距。

Castiel站得很近,近過頭了,大概就是過去那種會被Dean拿來說抱怨的距離,然後Castiel的兩隻手覆上了Sam的兩頰,將他的頭捧著,接著是拉近。有一瞬間Sam以為Castiel是要吻他,不能怪他多想,因為那個動作真的很像。

最後,他們的額頭貼在一起,或許是因為他們都有堅挺的鼻子,總之他們的鼻子也跟著貼在一起。

  「我以為你會想要閉上眼睛,避免…尷尬。」,Castiel不輕不重地說著,而Sam只是簡單了應了一聲就沒有再說什麼。

  Sam由衷地希望接下來他和Castiel不用再有更多的交談。他會這樣想不僅是因為現下這樣的接觸真的很讓他尷尬,還有,當Castiel說話的時候,他的嘴唇連同氣息會一起若有似無地輕撫過Sam的嘴唇。

  這太過親密了。

  Sam終於依言閉上了眼睛。

  那像是在夜晚的時候待在火堆旁邊被烘烤的感覺,明亮、溫暖,又好像離火堆太近時,會有的灼熱刺痛感。像是溫度偏高的熱水沖刷過全身,雖然有一些刺痛,但卻也帶走了其他的痛楚與不適。

Sam放鬆了身體,不由自主地往Castiel的身上倚靠。

  Castiel此刻就像是一團火焰,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更加美麗、強大、充滿著力量的火焰,但卻不是使他受傷。Sam無法克制自己的手往Castiel身上繞的衝動,他緩緩地將雙手繞上Castiel的身體。他感覺到了西裝衣料的觸感。他不著邊際地想著原來Castiel並沒有真的變成了火焰。

Sam為此輕笑。他知道他們貼得很近,Sam甚至不太確定他們是不是已經整張臉都貼在一起了。

  Sam覺得自己應該要為此覺得尷尬還是什麼的,但實際上他沒有。這種舒適的感覺太過純粹美好。如果飲用惡魔血之後的愉悅感是因為自己感受到了自己擁有可以與全世界匹敵的力量;那此刻的愉悅感,大概就是來自於Castiel會以他那可以與全世界匹敵的力量來保護自己。

  Sam覺得自己完全地被Castiel摟入了懷裡,這物理上不可能。因為Sam依然可以感覺到Castiel的雙手覆在自己的臉頰上,而且Castiel比Sam矮,肩膀也沒有Sam的寬。

這應該只是精神上的想像而已,Sam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母親的懷抱一樣。不過那只是純粹意象的形容而已,因為Sam沒有Marry給兒時的自己擁抱的任何實際的記憶或印象。但是Sam想,他認為那個感覺應該是跟現在Castiel給自己的擁抱的感覺是一樣的。

一樣地令人安心,一樣地將他完全包容。

  「Sam,接下來你會感到痛苦,要忍著。」,Castiel輕聲地宣告,而Sam還來不及問,痛苦就襲上。他全身每一處就像是被沸騰的熱水燙著。Sam忘記要問,只知道要緊緊地抓住Castiel。

  「如果撕開靈魂是件足夠來折磨你的事情,當然拼回去也會痛囉,Sammy.」,Lucifer輕柔戲謔的聲音在Sam的耳邊響起。

Sam下意識地收緊了手臂,Castiel似乎以為Sam這樣的反應是因為痛處,所以抽出了右手來摩挲著Sam已經繃緊的背部。

  「你不覺得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嗎?」,Lucifer不太理會Sam的反應繼續說道,「先是治癒你的身體,再燃燒榮光黏補你的靈魂。」

聞言,Sam不禁一震。無關Luicfer是個幻覺與否,而是燃燒榮光聽起來就不太像是一件好事。

  「Cass…」,Sam十分艱難地開口,那像是被千萬火焰灼燒的痛苦讓他無法克制自己用如此咬牙切齒的方式說話。

  「Sam,你必須要撐下去。」,雖然是命令句,但Castiel的語調卻是十分溫柔。雖然Sam知道Castiel就在自己的旁邊,但是灼燒的疼痛讓Sam覺得一切都很模糊,而Castiel的聲音也變得遙遠。

Sam只感覺到痛,痛到讓他無法去感知自己的身體是杵在什麼樣的狀態下。他不知道自己的額頭是不是跟Castiel的貼在一起,或者是又貼得更近了;他不知道自己的雙手是不是還圈著Castiel,或者是自己已經被Castiel反抱在懷裡;他還是好好地站著嗎……

  「你在燃燒嗎?」,Sam知道自己這樣問很沒頭沒腦,但是他因為疼痛所以沒有辦法把問題問得更清楚,而且他也不敢問Castiel在燃燒的到底是什麼。

Sam因為痛處所以抓不清楚時間的流動,但是他知道Castiel至少停頓了一段夠長的時間,長到讓Sam以為Castiel不打算回答他的問題。

  「是的,我在燃燒。」,Castiel的聲音依然像是在遠方,但是卻清晰,帶著無比地堅毅,和義無反顧。

Sam突然想到了被地獄犬撕碎的Dean,那個為了自己而將他的靈魂交易掉的Dean;然後是為了自己的靈魂而燃燒他的榮光的Castiel。

  「Why…」,當Sam聽到自己的聲音才注意到自己應該是哭了。他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地破碎又沙啞。

  「You deserve to be saved, Sam.」,類似的話Sam曾經輾轉從Dean的口中得知,他此刻才多少懂為什麼Dean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一點都不願意相信。

  「It hurts.」,Sam不確定Castiel懂不懂他的疼痛不全然是因為靈魂的拼湊,還有更多的是因為那些為了他的犧牲。

Sam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再承受這些下去,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就像一個沒底的黑洞,將其他人的付出吞掉,無止無境地讓其他人一次又一次地給予。而他所要做的回報方式卻只是活下去。

而已。

  「Sam,撐下去。」,Castiel的聲音靠近了一點,Sam猜測自己大概是被Castiel整個圈在懷裡了。而包圍著他的、向式火焰般在燒灼他的是Castiel的榮光。這樣的想法讓Sam覺得那些熱度不再那麼地刺人。他可以感覺到Castiel的一隻手在拍他的背,一隻手在梳弄他的頭髮。Sam想那是Castiel想要讓自己好過一點的表現。

  「Cas,你會…恢復嗎?」,Sam再次努力的讓自己說出來的話不要太過口齒不清。Sam不是很確切地知道天使燃燒榮光是怎麼一回事,但是他希望那不會是什麼對天使來說是致命性的事情。

他不能承受這個。

  「會的。」,Castiel回答地很輕。正當Sam放下心來的時候Lucifer發出了刺耳的笑聲。

  「他在騙你。消失的榮光不可能恢復。」,Lucifer自顧自地說著,「你見過Anna,Castiel就會像那樣變成普通的人類,不過Anna的榮光是暫時被奪走,但是Castiel的榮光是永遠無法被拿回來。」

Sam沒有回話,只是抿緊了嘴唇。

  「騙你的人不是我,別對我那麼嚴厲好嗎?」,Lucifer用可憐兮兮地語調說著,像是自己不過是無辜說出實情的小孩。Sam不吃這一套,他更加用力地閉緊眼皮,就像是這麼做就可以驅走那個不應存在的幻影一樣。

  「你知道嗎?Castiel本來用不著跟惡魔聯手打開煉獄的。」,Lucifer用著事不關己的語調,但是這句話瞬間成功地吸引了Sam。

Sam本來打定住不要理會Lucifer的,但是他不由自主地睜開了眼睛。

  從眼睛所見的來判斷,Sam想自己應該是將頭倚在Castiel的肩膀上。而Lucifer站在Castiel身後不遠處,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因為得到了Sam的視線,他繼續說了下去。

  「Father讓被我殺死的Castiel回來,還給了他更強大的力量。雖然要跟Raphael抗衡還是差了一點,但是Balthazar偷拿的小道具應該足夠彌補,但是呢…」,Lucifer戲劇性地停頓了一下,「Castiel選擇到籠子裡來,燒掉自己的榮光只為了將你的靈魂拼回來。」,Lucifer的語氣裡面充滿不捨與憐憫,像是在為Castiel的選擇感到遺憾。

  「可憐的Castiel,如果不救你的話,他跟Balthazar聯手絕對有辦法對付Raphael的。」,Lucifer走近了幾步,一臉責備的看著Sam。

  「現在,你捅了他一刀,又跟Dean聯手束縛Daeth要殺他。隨便道歉幾句,等等,你有道歉嗎?」,Lucifer裝模作樣的地揉了下巴幾下像是在思考,「總之,你又隨便說了一些好話,然後就有一個傻瓜再一次傻傻地送上他的榮光…」,Lucifer
繼續叨叨絮絮地說著,但是Sam幾乎沒有聽進去。

Sam確定自己應該是加重了揪著Castiel的力道,所以Castiel才會安撫似地在他髮際落下了一個輕吻。

  「你能撐過去的,Sam。」,Castiel的聲音讓Sam放鬆了自己手臂的力道,將臉埋進了Castiel的肩頭。Sam不想讓Castiel注意到自己看見了Lucifer。但是他無法控制自己不要去看那個嘴角帶著笑的身影。

 「你看到幻覺了?」,Castiel直截地問,而Sam怯怯地點了下頭。

  「Sam,你正在痊癒,而那會阻止你。」,Sam可以感覺到Castiel這麼說的時候他的手掌覆上了自己的後腦杓,「別讓那些幻覺動搖了你。」

Lucifer有些不滿地噘了噘嘴,拿著不知道哪裡變出來的天使刃作勢要往Castiel的背上刺過去。

  「Sam,撐下去。」,Castiel這麼說著,Sam猜自己八成是又加重了揪住Castiel的力道,他緊閉起了自己的眼睛,希望離開視線的Lucifer可以不會再影響到他。
  「For your family.」,Castiel這麼說的時候聲音突然好像又遠了起來。Sam想起了Bobby、想起了Dean,想起了一點點當初在籠子裡的片段畫面,那個時候Castiel帶著千萬光芒為了自己燃燒的畫面。

  「Cas,you are my family.」,Sam覺得胸口那股酸澀的感覺隨著這句話終於脫口而消散。

Lucifer突然發出張狂的笑聲。

  「Castiel跟惡魔合作、打開了煉獄,還釋放了怪物出來。而且也殺了很多無辜的人類…」,Lucifer像是想起什麼似地、輕快地補充說明起關於Castiel所犯下的錯誤,「喔,這不能全部怪在Castiel頭上,我都忘了,那是因為你,你真是罪惡,Sammy…」

  「想想,如過不是為了你的話,很多事情可以不用那麼糟糕,Castiel會好好地在天堂亂飛。噢,根本上來講,Marry就不會死,John和Dean就不會變成獵人,還有你想想那個叫做Jess…」,Lucifer開始細數著。

Sam告訴自己不要管他說的話,但是Lucifer的聲音就像是鬼魂一樣地不斷地侵擾他著他。那些話語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一字一句的「罪惡」和「因為你」卻清楚地像把冰涼的刀子,一刀又一刀清晰地將Castiel帶給他的灼熱割劃著。

  Sam想,自己大概是對Lucifer大喊了一聲「Shut up」之類的話。然後一切彷彿燃燒般的痛楚就瞬間消失,連同溫度也是。Sam開始撿回身體的知覺,他發現他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和Castiel一起坐在了床沿。Sam整個人靠在Castiel的身上,雙手緊扣著Castiel的背部,而Castiel雙手環著Sam的肩膀。Sam不知道Castiel是否已經修復好他的靈魂,所以還不敢輕舉妄動。

Lucifer的輕笑聲又出現了。

  「Cas?」,Sam拉開了和Castiel的巨距離,看見了Castiel的臉上出現了某種難以言喻的黯淡表情。Sam立刻就想到或許是自己剛才的動搖導致Castiel對他的靈魂的治療中斷,甚至失敗了。

  「I’m sorry.」,Sam不經意地就脫口而出。

  「你浪費了Castiel為你犧牲的榮光,然後想用一句道歉抵銷嗎?」,Lucifer一樣在Castiel身後不遠的地方,幸災樂禍地說著。

這個說法讓Sam不禁為之一震,愧疚感很快地就深深地絞住了他的胸口。讓他不禁低下了頭。

  「Sam.」,Castiel依然語調輕細地喚著Sam。

Sam一抬頭,Castiel的雙手就再次地捧著了他的臉。這次Sam沒有感到任何的不自在,也不需要Castiel在多對他說什麼,他就自然不過地閉上了眼睛,讓Castiel將他們的額頭再次貼在一起。

  「我搞砸了嗎?」,Sam輕聲地問,但是Castiel沒有回答,而Sam甚至沒有感覺到任何一點像是之前灼燒的痛楚和溫度。

  「Sam,Listen to me.」,Castiel依然輕柔地說著,「I’m not real.」,Castiel說得很小聲但是卻十分的清晰。

Sam有些不知所措地將Castie推開了一點,睜大著眼睛看著Castiel,他又退開了一些距離,想看清楚Castie臉上的表情。

  「I’m not real, Sam , but…」,Castiel的手輕輕覆蓋上了Sam的手,Castiel的手比Sam的小上一點,但十分地溫暖。

  「You don't have to feel guilty about what Dean and I do for you.」,Castiel這麼告訴Sam,「All the things we do, just, because we love you….」,Castiel的聲音從來都是十分地低沉,甚至有些沙啞但在Sam聽來那聲音十分地適合說任何語言的禱告詞,應該是說那聲音的主人總是如此堅定、誠摯。

Sam反握住了Castiel的手,他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或是用什麼的行動去回應Castiel那些溫暖的話語,只能緊緊地抓著Castiel的手。

  「Just… Remember what I said.」,Castiel抽開了被Sam緊握住的手,但不是立刻就離開,而是又一次地將雙手覆上了Sam的兩頰。

Castiel稍微地將Sam的頭往下拉了一點,在他的額頭上像是祝福也像是道別地落下一個輕吻。

  「And, Remember what you said….」,Castiel的話讓Sam的大腦和情緒蒸騰著。Sam想,自己為什麼要聽一個幻影的話,那個Castiel又不是真的Castiel。但是同時他的內心也強烈地否定自己這個想法。那個Castiel给他帶來了希望與治癒,但也帶來了絕望和疼痛。

那應該只是幻覺,但是幻覺不應該如此地溫暖…

  「Sam, don’t forget…」,Castiel的話才說到一半,Lucifer就一個彈指地將它炸碎。那溫熱的血肉直接地噴濺在Sam的臉上還有身上。

Sam想要告訴自己的大腦這一切不是真的,但是他的身體還是大叫出了聲音。

  「用這個擦擦臉吧。」,Lucifer故意地遞上Castiel衣物的一角要讓Sam擦掉臉上屬於Castiel的血。Sam伸手接過,那塊布料的觸感真實地讓Sam幾乎哽住了呼吸。

Sam沒有拿那塊布料擦臉,而是將那塊布料攤平在自己那已經完好無傷的左手上,然後用力地按壓下去。傷口被按壓的痛楚讓Sam忍不住呻吟,但卻也讓他如釋重擔。

門外傳來了咚咚作響的腳步聲,以及Dean焦急的大嗓門。

  「Sam , are you OK ?」,Dean打開房門的時候看到Sam渾身是汗地坐在床沿,右手緊緊捏在左手的傷口上。Dean連忙阻止Sam的自虐行為,而Sam因為Dean出現的關係恢復了知覺。

Lucifer不在,Castiel也不在,只有他手上的傷口開始滲出殷紅的血液。

  「Dean…I’m…」,Sam注意到Dean還是十分緊張地盯著自己看,所以勉強擠了一個微笑,想要告訴Dean他沒事。

  「你要是敢說『I’m fine』的話我就踹你的屁股。」,Dean說得很兇狠,像是他真的會狠狠踹Sam一樣。但是Sam懂Dean這種類似發怒的樣子是他關心人的方式。而且Sam自己也覺得,他的狀態怎麼樣都跟「fine」有一段距離。
  「我只是,又看到了不太好的幻覺…,」,Sam吸了一口氣,再重重地吐了出來,「不過那已經消失了,現在我清醒了過來。很清醒。Um…I feel better.」,Sam斟酌自己的用字,避免用到什麼像是會讓Dean氣炸,想要踹他屁股像是「I’m fine」之類的話。

  「你不想要談談你看到了什麼嗎?」,Dean試探性地問。Sam知道Dean已經嘗試著壓下他自己的脾氣了,但是Dean的表情和語氣還是有那麼點咄咄逼人。

  「好,我們可以等等再談這個…」,Sam的話還不算說完就接受到了Dean不滿的視線。

  「先讓我去洗個臉,,好嗎?」,Sam一邊說一邊抹了抹自己汗濕了的臉。他想那些應該不完全是汗水。

  「OK,需要我陪你去廁所嗎?」,Dean用有些沒品的口氣說著,果不其然地得到了來自於Sam的白眼。

  Sam在洗臉的時候不小心讓左手碰到了水,說不小心也不太正確,應該是說Sam根本沒有想到要避開水這件事情。傷口的疼痛加劇才讓他倒抽了一口氣。

他把已經沾了水又歪七扭八的紗布拆了下來,看著從傷口滲出來的血,突然有一種莫名的難過。那個傷口提醒了Sam是用了多大的力氣來折磨自己,以分清楚現實和幻影。
當Sam回到房間的時候,Dean已經拿了個醫藥箱坐在床邊等他。Sam就像個打完架等著被罵的孩子一樣乖乖地走到床邊坐下,伸出了自己需要包紮的左手。

  Dean有些粗魯地用雙氧水替傷口消毒,這讓Sam發出了一些嘶聲。

  「開口啦,要順便說說你看到了什麼嗎?」,Dean原本粗魯的動作又變得輕柔,好像是在威脅Sam不說出口的話會有更多苦頭吃。

Sam吃痛地在心理罵了Dean幾句,才開口。

  Sam當然沒有如實說出自己所經歷過的一切,他把有關Castiel的絕大部分內容都加以刪減修改。就算那些都未必是真的,Sam還是不太想讓Dean知道,像是Castiel是再一次替他修補靈魂的過程。那個Castiel給他的親吻和擁抱對他來說是某種最為私密的事情,不太能分享的。

Sam也是有對Dean說實話,他幾乎把Lucifer對他說的,原封不動地轉述給Dean聽。像是Castiel為了治療在籠子裡破碎的他而消耗了榮光,以致於日後無法與Raphael抗衡,才會去找Cowley交易,試圖打開煉獄…。

  「Lucifer還說,如果不是因為我的話,Castiel會繼續當天使,而不是被吞噬掉;媽也不會死,你和爸也不會…」,Sam發現自己是用很平淡的語調說出這些,幾乎像是他在陳述某種無庸質疑的事實。

  「這又不是你的錯。」,Dean在Sam還沒有說完之前就打斷他的話。

Dean本來預期Sam會像以往一樣激烈的反駁、自我譴責,然後又自顧自地鑽牛角尖。但是Sam沒有,只是淡淡地表示:「I know.」不是那種敷衍了事的語調,而是某種類似於感激的、釋懷的感覺。

  「Well…」,Dean不太擅長面對如此溫馴的Sam,或許可以說是不如他預料的那個Sam。特別是當Sam用著理解又感激的眼神在看著他,那讓他更加的不知所措。

Dean就是這樣,在面對其他人的好意或善意的時候常常都是這樣的表現。

  「Um…,Cas的那一塊也未必是真的。」,Dean開始隨意的整理起醫藥箱,並且也隨便地扯了些話來說。

  「我想是真的。」,這次Sam反倒回嘴地很快,Dean皺了一個疑問的表情給Sam看,「被Lucifer一提,我想起了一點,片段畫面之類的。」,Sam說得有點心虛,畢竟他沒有全盤對Dean托出。

  「而且,」,Sam停頓了一下,像是感嘆也像是在讚美地說,「你也知道的,Cas就這麼笨。」

  「Yes…」,Dean將手放在醫藥箱上,若有似無地撫摸過去。Sam記得這個動作,Dean會這樣觸摸Impala,還有Castiel的那件風衣。

  「He is.」,Dean這麼說的時候語調輕柔。

 


Fin


 

這篇會在網路上通通公開當《In Another Life》的試閱之一,這篇番外主要是在講Sam和Cas之間會什麼會變的如此親密,所以在正篇對於此不會再多加描述.

正篇的調子(?)跟這篇很像...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