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natural衍生
Title: Pygmalion
Pairing: Dean/Castiel/Sam
Rating: PG-13(可能到R甚至是NC-17)
Warnings:AU,OOC, Threesome,
Notes/Prompt(s):靈感來源為:Jean Leon Gerome/Pygmalion以及Picasso/Le Sculpteur


 

 

 

  Sam幾乎可以說是被大他六歲的哥哥照顧到大的。因為在他滿週歲的時候家裡被橫行一時的縱火犯給燒了,他的媽媽沒能逃出來。而他們的父親為了要找到那名縱火犯時常不在家裡。他父親的職業不是警察,但是卻做起警察的事,沒為什麼,只因為他們在的地方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而縱火犯是外地來的人,當地的警方一點都不想要處理這燙手的山芋。

反正日子就是過下去了,直至某天Sam十歲那年暑假,他們的父親失去消息了。那是第一次他們的父親整整一個禮拜沒有回家,Dean努力的想要變出食物餵飽他自己和他的弟弟。但是等待的結果是一具被燒焦的屍體。聽說是他們父親的。

Dean和Sam還未成年。社工機構打算將他們拆開送養。

  那時Sam記得Dean將他摟得很緊,對每一個過來跟他們說話的,帶著虛假笑容的大人給予凶狠的咆哮,要他們走開。Sam雖然當年紀還小,但是他記得Dean那雙比他所有見過的女孩子都還要漂亮的眼睛認真看著自己,問自己是不是想要跟他在一起而不是被分開的時候,自己用力地點頭並且緊緊地揪住了他哥哥的手。

Dean記得他跟那些大人僵持了幾天,然後Castiel就出現了。那個無視自己大聲咆哮,手裡拿著文件說他已經是他們倆個的監護人的人。那時候房間的燈剛好還壞了,一閃一滅的,讓面不改表情的Castiel看上去有那麼一些恐怖。但是Dean還是不甘示弱地繼續大吼大叫,堅持自己夠大了不需要監護人。

Castiel很有耐心的解釋了他們兩兄弟的情況,即使Dean聽不太懂。反正他和Sam只知道他們可以不用被分開了。因為那個叫做Castiel的人會照顧他們到Dean成年為止,那不過才兩年不到。

  一開始那幾個禮拜很糟,應該是說他們對Castiel的態度很糟。Castiel有說過他住在哪裡,當然他們兩個拒絕搬到Castiel那裡去住也拒絕Castiel搬來跟他們一起生活。對他們而言就是盡快撐過兩年然後擺脫掉Castiel。所以變成Castiel每天都會出現在他們的附近來看看他們,但是他們總是沒有給Castiel好臉色看過。Castiel每次都想要跟他們好好談談,但是他們不給他機會。

Dean去車廠打工,Sam還太小所以就留在家裡做一些簡單的家庭代工,或者就去小鎮的小圖書館待著看書學習。他跟Dean都沒有忘記那個縱火犯,而Sam那時想法律或許可以將那該要還給他們的正義。

Sam隱約知道現下家裡的狀況不太妙,水電費、天然氣的費用、暖氣的費用,還有生活要吃的要用的,以及沒多久之後學校的費用。他不知道父親有留下多少的錢給他們,但是他知道Dean是不可能拉下臉來去找Castiel商量這個問題的,所以有一天他瞞著Dean就跑去找Castiel。

  Sam按著Castiel留下的地址找到了他的住處,但是Castiel似乎不在家,沒有人應門。正當Sam決定要離開的時候,門開了,但是走出來的人不是Castiel,也不是他在鎮上見過的人。經過那次火災之後Sam對陌生人總是有所戒備以及不信任感,就好像他們都企圖做壞事一樣。

  「你是誰?」,Sam一副就是警官在問話的語調,這讓那個露出男人被逗樂的表情。

  「你不覺得問人之前先自我介紹一下比較有禮貌嗎?」
  「I ‘m Sam.」,Sam勉強吐出一句。
  「Gabriel,你是來找Castiel的?還是單純在按惡作劇電鈴的?」

Sam毫不客氣地翻了個白眼給Gabriel,而後者則是笑得更開心,不過隨即又換上了一張認真的臉。

  「聽著,我不管是誰要你過來的,就算是教會的人也一樣,Cas最近不會再接任何工作的。」

  「呃…我…」,Sam有些緊張,他不知道要對這個還算是陌生的人多解釋些什麼,還是乾脆一點地離開就好。正當Sam決定要離開,而開始緩緩地退後準備要走的時候,Gabriel一把抓住他的肩膀。

  「你說你叫Sam?是教會以Cas名字領養的那對Winchester
其中一個嗎?快叫聲Uncle來聽聽。」,Gabriel有些興奮地說著,還順手揉了揉Sam的頭髮。

Sam撥開Gabriel在蹂躪自己頭髮的手,但是後者卻很不死心地又跑到他的臉上去揉捏。

  「我為什麼要叫你Uncle?」,Sam重重地拍了一下Gabriel的手,讓那隻手終於安分地離開他的身體。

  「Come on,我是Cas的哥哥,他收養了你們就是你們的爸爸,叫我Uncle很正常呀。」,Gabriel自然不過地說著,不過隨後他立刻發現Sam的臉色大變,還來不及說些什麼補救的時候就看見Sam氣勢洶洶地走近他。

  「He is NOT my Dad.」
  「He’s not my son.」

相對於Sam憤怒的語調,Castiel的只是在陳述事實的平淡,但他們兩個人的聲音意外地疊合在一起。Castiel抱了一個牛皮紙袋,沉沉甸甸地像是採買了不少東西。Sam注意到雖然Castiel看起來跟他第一次看到的時候一樣簡潔乾淨,但是整張臉看起來充滿著疲憊。

Gabriel搶過Castiel的牛皮紙袋,要Castiel先進去屋子裡休息,但是Castiel沒有理會Gabriel,而是逕自走到Sam面前,蹲下身直視著Sam。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Castiel的眼神太真摯,太誠懇,太過於認真…Sam記得這樣的眼神,會這樣看他的人不多,只有John還有Dean。Sam為自己跟Dean那樣混蛋的態度感到羞愧,而Castiel隱約注意到Sam的表情不太好,所以就按手在Sam的肩上。

 

...

 


就坑呀(欸你)

我記得是我看完畢卡索展之後的靈感爆發...

是大概記得自己要幹麻但是又不記得自己要幹麻...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焲華
  • 繼續跌坑吧~~我想繼續看下去~~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