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相關訊息請參見這裡


  1. 雖然正篇尺度達NC17,但是顧及種種因素所以試閱會將那部份跳過。
  2. 釋出試閱主要是想讓大家先知道這是怎麼個亂七八糟的設定XD

 

 

 

  Sam是Dean,應該說是Dean從小看到大的,雖然他們的確分開過一些日子,但是Dean敢說自己對他的弟弟的認識雖然沒有到百分之百,但是他決定可以確定現在他的弟弟絕對是墜入了情網。

Sam多花了一點時間在弄他的頭髮、衣服,嘴角上總是掛著傻笑,還有就是眼神。Dean很久沒有看到Sam這麼,這麼地『好』。自從發生了那麼多的破事之後這是Dean第一次感受到Sam的心情如此地愉快,愉快到讓Dean也受到感染。當然,Dean樂見於此,他當然會為他的弟弟找到新的戀愛對象感到高興,只是…。

Dean想他的弟弟果然對非人類的超自然生物有興趣和特殊的吸引力,這次他的新對象也很明顯的不是人類。是個天使。

但是,往好處想,至少天使是所有Sam看上眼的超自然生物中,最無害的那個,撇除那些企圖造成天啟的混帳,天使既不吃人、不咬人,也不會變形邊身,更不會欺騙感情另有所圖。

但是,當那名天使是Castiel的時候,Dean心中就是覺得事情有些許的微妙。

  他們在親吻,Dean看到了。

不是說Dean有什麼偷窺的癖好,只是,他想Sam和Cas都以為他出門了。Dean聽見了碰撞的聲音,Dean可以想像他那大塊頭的弟弟Sam是如何像是餓狼撲上綿羊一般地把Cas推進房間裡,然後按在牆上粗魯急躁地熱吻起來。只有那樣才會發出這麼特別的碰撞聲。

然後是低語和清笑聲,然後又安靜了下來。Dean當然知道他們不可能是真的安靜下來,只是發出來的聲音不足以讓他聽到。而同時他也自知自己應該像是他們以為的那樣出門才對,但是天殺的好奇還是什麼的使他走向了那道貌似虛掩上的門。

  他們兩個人擁抱在一起,不斷地輕吻、撫摸,一件又一件地將彼此的衣物剝下。Dean的理智告訴自己不應該再看下去了,但他就是移不開自己的腳和視線。

Sam和Castiel都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不停地愛撫對方,用手,或是用親吻的方式。Castiel表現的比較被動,但也還是努力地回應Sam的動作,他似乎很喜歡Sam的頭髮,手指一直在梳理著。Sam一把將Castiel抱起來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手還順勢地解開了Castiel的皮帶。Castiel配合地抬高了下臀部,讓Sam可以把他的褲子脫掉。

Sam在Castiel的雙腿間低下了頭。

  Dean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全身汗濕,當然他的褲子也被他自己的體液濡溼。他有些粗魯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才從床上爬起來處理自己的衣服。

Dean真的有種想要把自己的腦袋狠狠敲過幾下的念頭。基本上各式各樣色情的、像是porn一樣的夢他也不是沒有夢過,但是這次的內容太超過。看著Sam和Castiel在做那檔事情也就算了,但是,Castiel居然在那種時候喊的是自己的名字,而他雖然覺得這錯到不能再錯,但是感覺又好得很過頭。

他完全不需要去請Freud來替他分析就知道自己的潛意識出了問題。雖然那個夢有很多明顯的錯誤和不合理的地方,就像某部電影說的,只有在醒來的時候才會注意到夢中有哪些不對的地方。即使那些錯誤有多明顯,像是現實中的Sam和Cas還沒有搞在一起,Dean在心中用力地強調了「還沒有」這幾個字,以及另一個很明顯的錯誤之處,Castiel現在的vessel不是往常的Jimmy Novak,而是來自Novak家的另一個女人。

 

*******

 

  Castiel以那個姿態出現的時候是在晚上。

那個時候Dean在臨時借用的房子的的浴室裡洗臉,Sam去買晚餐。他們在稍早一些才處理掉一個鬼魂,不能算是棘手但是也不能說是普通。Dean覺得自己彷彿又回到了更久以前的獵手生活,就是打獵,在那個沒有什麼該死的天啟、天使和Leviathan的生活。那些事情好像被拋在腦後,卻又隱隱約約地像層黑幕一樣遮蔽掉了什麼。在經過了那麼多事情之後,希望什麼都彷彿是某種久遠古老的神話。

事情不會變好、有轉機,只會一次又一次地變糟。而且沒有所謂的最糟,只有更糟。現實就像是踩入了深不可見的泥沼一樣。無法上爬,最好就是持平,但那也只是短暫,終究還是要落下被泥水淹沒。

Dean覺得自己快要被淹死了,Sam在旁邊急得團團轉。不是Sam不救他,不是Sam無法救他不能救他,只是Dean一直固執地拒絕被套上救生圈。

Sam能做的就是盡量配合Dean分配給他的工作,雖然會適時的回嘴個幾句,拌拌嘴,但也就是那樣了。持平,沒有變差,但也沒有變好。


  Dean盯著鏡子中的自己,露出了一個完美的微笑,像是某種練習。突然,一個身影出現在他的背後。

  「Hello,Dean.」,一個略微低沉的女音這麼說。

那個聲音對Dean來說是陌生的,他可以確定他之前沒有聽過這個聲音,但是,這個聲音卻有著一種莫名的熟悉感。Dean警覺地握住塞在外套裡的槍枝──那是自從開始跟Leviathan完那種你追我跑的生活之後不知不覺養成的好習慣,槍不要離身。Dean迅速地轉過身。

Dean看到一名女子站在離他不遠的地方。那個女人穿著鐵灰色的套裝,身高大概在比Dean矮上一個頭。Dean快速地打量那個女人,同時也注意到那個女人那張面無表情的臉上有著淡淡、幾不可聞的喜悅。


  「Who are you?」,Dean將槍口指向女子的頭部。

  「Castiel.」,女子這麼回答。

這個名字讓Dean降低了拿著槍的手。他瞪大著眼睛看著那個女人。此時,Dean才注意到那個女人也有著一雙藍色的眼睛,五官外型也跟Castiel有些神似,年紀看起來差不多在三十出頭。Dean想要問題的問題太多,因此反而不知道該從哪一個問題開始問起,他張了口想說話,但是話卡在嘴裡出不來。

  「This is my new vessel, temporary.」,Castiel,那個自稱自己是Castiel的那個女子像是明白Dean心中的疑問似地解釋給Dean聽,同時也邁開了步伐走近了Dean一點,Dean突然之間想起來了什麼,再一次地將槍口舉高,指向了那個女子的頭部。

  「我不希望你傷害到這個vessel。」,女子這麼說著。

  「我學到的教訓就是要小心謹慎。」,Dean晃了晃手中的槍,女子退後了幾步。

突然,燈泡開始閃爍,一副翅膀的剪影出現在女人背後的牆面上,時隱時現。黑色的翅膀剪影緩緩地張開,佔據了整面牆面。Dean沒有真的記得Castiel的翅膀看起來是什麼樣子,雖然他看過兩次。同時他也不知道天使們的翅膀是否可以作為分辨的依據。但是他想,那對翅膀跟他當初在倉庫看到的那對是一樣的。

  門鎖轉動了幾下,Sam提了兩個塑料袋子走進來。長久的獵手生活讓Sam在走進房間的時候就注意到了有些不對勁。燈泡故障通常都不是什麼好事發生的前兆。

  「Dean,Are you Ok?」,Sam隱約看見Dean拿了槍再跟另一個女人對峙。他也摸向了他藏在衣服裡面的槍。

燈泡的異常瞬間好轉,不再閃爍。

  Sam看清楚了那個Dean用槍指著的事個女人,那個女人也轉過頭來看他,似乎Dean的槍對她來說根本不足為威脅。Sam覺得那個女人的氣氛有些熟悉,但是他覺得那個女人看起來又有一點陌生,他可以確定自己以前沒有見過她。

  「Hello, Sam.」,女人這麼對Sam說,Sam愣了幾秒,因為那個語調太過熟悉。

  「Cas?」,Sam有些不確定地說。對此,那個女人笑了.應該是說Sam覺得她笑了,她的臉上有個稍縱即逝的微笑。

  「I'm glad you recognize who I am.」

  「別太早下定論。」,Dean有些粗魯地打斷了Sam和那個女人的對話。Sam提議對她做一點測試,如果Dean信不過的話。雖然Dean看到了她的翅膀剪影,但誰又知道那又真的代表了她是天使。那個女人只是淡淡地表示謹慎是一件好事就配合他們。

Dean看著Sam試了鹽、聖水,那些他心中覺得大概會沒有效的,但是到了銀刀的部份,他們注意到那個女人有些異議,倒也不是拒絕,只是要求不要留下太大的傷口。

Sam小心翼翼地再女人的手指上劃下一刀。並沒有什麼尖叫、冒煙或是潰爛,只是鮮紅色的血液流出,隨後那個小小的傷口開始緩慢地癒合。

  「你們願意相信我了嗎?」

  「暫時。」,Dean這麼回答。那個女人似乎苦笑了一下,同樣也是個一閃即逝的情緒。

  「這個vessel的時間有限。」,這個女人展現了強硬一點的態度,這讓Dean想起了Castiel。

  「在我們弄清楚一些事情之前,」,Dean的態度始終都是那樣的強硬,「我們是不會完全相信你的,Cas.」

 

對於Dean用這樣的態度,Sam當然有些不妥,但同時他也無法責怪Dean會有如此的表現。他們真的禁不起任何的欺騙。可是,Sam無法克制自己去想、去希望,那個Castiel是真的。

  「說說你怎麼回來的吧,是你那個混帳老爸又突然出現復活了你嗎?」,Dean還是那樣地不客氣。他本來以為會聽到「不要瀆神」之類的警告,但沒有。

  「I don’t know.」,那個女人語調輕柔了起來,「我只知道我再一次擁有意識的時候,是在Bobby的天堂裡。」

 

 

*********

 

 

Castiel把這當作是Dean信任他的表現,所以滿懷感激地看著Dean,保證他不會讓Sam發生任何事情。Dean幾乎像是用逃的離開了那個房間。

 

  Dean不知道要怎麼單獨地跟Castiel相處,他還無法調整自己的心情。這其實已經跟原諒與否沒有多大的關係,而是一種更為複雜的情感。背叛、失望、難過、懊悔,甚至是絕望般地自暴自棄,在經歷過那麼多的洗禮之下,Dean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辦法再去相信還有什麼好事會發生。

 

一如好久以前Castiel對他說過的,He has no faith.

 

不,Dean一邊在點餐一邊想著。問題不完全跟faith有關,之前失去爸爸失去Sam他都熬過去了。

 

  Dean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自己曾經對Castiel的話,有些很尖酸刻薄,像是巴不得要Castiel因此受傷;有些是發自真心的話,只是說的時間點讓那聽起來像是謊言。

 

他也同時想到了Castiel對他說過的話。

 

  「It’s not broken.」,但真相是有些什麼已經碎裂到Dean無法說服自己那可以彌補。

 

****

 

  雖然Dean和Sam會有不少相似的地方或是相同的喜好事很正常的,但是至少在選擇女孩的時候他們很少會有衝突到的時候。通常Dean有興趣的女孩都不會命中Sam的好球帶,而Sam喜歡的通常也都不會是Dean的菜。

 

不過總是會有例外,有少數的時候Dean會跟Sam撞到同一個女孩。而現在,Dean想這就是所謂的「少數時候」了。他本來以為是Angela的關係,曾經暗示過Sam可以去找那個女孩,但是Dean很快就注意到Sam有意思的是Castiel,無關他的外表穿了什麼。至於他自己對Castiel的話,Dean覺得那也是一個神奇的轉變。他沒有以前沒有注意過Castiel看自己的眼神,甚至也沒有很注意Castiel在自己心中的定位。第一次Castiel被炸到剩下一顆牙齒,Dean覺得難過,因為Castiel為了要讓他阻止Sam犧牲了自己,就是只是這樣。第二次Castiel被Lucifer炸成碎沫的時候,將會失去Sam的痛楚已經讓他無法多想什麼,以致於天使回來之後他還是一片空白。Castiel會出現來看看他,但是他那個時候真的除了Sam以外什麼都裝不下。他平靜不下來,自然也不會對Castiel有多好的臉色看。

 

直至最近那一次死亡,Dean看著那個身影消失在水面底下。不會再有上帝或是誰將天使帶回來,他第一次察覺那股不亞於失去Sam的痛楚。然後天使再次歸來,或許是因為是在女性的vessel裡面讓Dean產生了他可以逾越點什麼的感覺。

 

  他想要Castiel,Sam八成也想。當然,他不會因為他是哥哥就這樣說什麼要退出還沒有開始的競爭,也不會想要去要求Sam成全他放棄對Castiel的念頭。

 

事實上,Dean覺得這件事情真要說有什麼決定權的話,應該也是在Castiel的手上,他才有資格決定要選擇誰。天使不是物品也不是戰利品,而是有自由意志的存在,他有權選擇。

 

不過會有這樣的想法倒也不是Dean有什麼偉大的愛情觀,而他有過慘痛的經驗。他在高中的時候追過一個啦啦隊的隊長,是個漂亮大他幾歲的女孩。Dean覺得他們兩情相悅、很合得來,但是那個女孩最後卻拒絕了他,理由是她不想要跟她的妹妹搶Dean,她要退出成全「他們」。Dean根本連那個妹妹是圓是扁都沒有印象就被擅自決定了他跟她是一對。他又不是個禮物,但是當下他真的覺得自己像是什麼廉價的牛郎被送走了。那個經驗讓Dean知道了「自由戀愛」的重要性。
  而且,Dean心中不由自主地認為,真要Castiel選擇的話,自己的贏面應該是比Sam高。不過Dean想這個問題還沒有要攤牌的必要,他在心中希望那些在心裡的悸動只是暫時的,無論是他對Castiel的還是Sam對Castiel的。

 

***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