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natural衍生
Title: 晚安,吸血鬼先生
梗概:Benny遇上了一點麻煩,於是Castiel試著幫忙。
警告:純屬阿蛇妄想,極有可能與日後正劇內容衝突。


  Benny窩在汽車旅館的房間裡,一般來說吸血鬼白天睡覺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Benny大部分都還是想要把自己調整的跟正常人一樣,所以總是習慣在白天像個正常人一樣去超市走走,去公園走走。今天他也一樣,去超市買東西,但是他卻發現了有哪裡不太對勁。

他一直不斷地聽到,其他人類的心跳聲。這本來也算是正常,那是只要他稍微留意一下就可以聽見的,但是他覺得今天他聽得格外清晰,甚至他可以聽見那些新鮮的血液在那些無知人類的血管裡流動的聲音。Benny知道那是什麼,算是某種戒不掉的、像是野獸一樣的本能反應。冷凍、冷藏過的血液無法填補那種對鮮熱血液的飢餓感,他想要撕開某個人類的喉嚨,去品嚐那個味道。

他就像是毒癮發作的毒蟲,而他的身旁通通都是隨時可以享用的毒品。Benny唯一想到的方法就是把自己鎖在沒有人的地方,等待那個感覺消退。

  汽車旅館不是一個好選擇,但是Benny只能先躲到那裡。他吩咐了櫃台不要打擾他,預繳了將近一個禮拜的房費就把他自己關了起來。Benny喝乾了好幾包血液,但是完全沒有用。

他需要新鮮的血液,剛從血管流出來的那種。

Benny拿起了手機,但才撥通,甚至Benny覺得根本沒有撥通就立刻掛斷了。找人類來處理這個情況不是個好選擇,他不想等到他清醒之後自己發狂去吸乾自己的朋友,或者是他的朋友必須要砍了已經發狂了的他的頭。

Benny拿了一管死人血注射到了自己身體裡面。在他開始昏迷失去意識之前,恍惚地想著希望他醒來之後可以恢復正常。

Benny醒來的時候發現有隻溫暖的手指觸碰著他的眉心,他身上的死人血像是被代謝掉一樣從他的血管消失。那股飢餓感又再次地爬上來。天使不解地望著還躺在床上的他。

 

  「你為什麼要給自己注射死人血?」


  「因為我快要無法控制自己了。」Benny有氣無力地回答著,他注意到天使的手腕還離他不遠,他聽得見裡面血液流動的聲音。身體的動作快過Benny自己本身的意識,他想要把天使的手腕拉近,但是Castiel雖然被他拉住,但是卻不為所動。Benny努力地用自己的意志讓自己的身體放手

  「我想要新鮮的血液。」

  「我想要把人類的血管咬開,狠狠地吸乾裡面的每一滴血液。」Benny有那麼一瞬間覺得自己像是在懺悔室裡面對著神父在告解。

  「我以為那是常態現象。」Castiel說得有些,Benny覺得那像是某種困窘和難為情交雜在一起的感覺。像是他覺得那樣的認知不應該當著Benny的面前說一樣。很人性的反應。

  「其實你是對的。」Benny輕笑了一下,「吸血鬼都是這樣,都是嗜血的怪物。」

  「你不是怪物。」Castiel飛快地說著,照理說這種不假思索的反駁應該要讓人惱火,但是Benny卻沒有感覺到那種情緒。

  「我曾經不是怪物。」Benny注意到他這麼說的時候Castiel皺了下眉頭,好像他說了什麼奇怪的一樣。

  「當然,你曾經是人類。」

Castiel總是回答地很快,但是Benny知道這次是他自己沒有把話說清楚。

  「我是指在我變轉化成吸血鬼之後,我曾經…不是個怪物。」Benny知道自己的說法對Castiel來說鐵定是前後矛盾,或許如果他有機會說給其他人聽的話大概也是會得到這樣的想法。

Benny等著天使說吸血鬼就是怪物之類的回覆,但是他沒有等到。他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我被轉化之後當過一陣子的怪物,然後我遇到了一個人…」,『Andrea』,Benny在心中念過這個名字,「那個人讓我恢復了人性,雖然沒多久我就被殺了跑到煉獄去,但是那個時候,跟那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我不是怪物。」

Benny閉上眼睛,試著回憶起一些過去的點滴,但是他的腦裡除了Andrea露出那口尖銳的牙之外,想不起其他的理應該是更加美好的畫面。

  「現在,那個人不在了。我想,我大概又變成怪物了。」

  「你不是。」Castiel再次飛快地反駁,「你為了不想要傷害其他人,替自己注射了死人血。這不是怪物會做的。」

沒有料想過天使會這樣回答,Benny剛開始是驚訝,接著是不由自主地笑著。他覺得如釋重擔,但是下一秒,飢餓的感覺又湧現了上來,更加強列的。Benny注意到自己還是抓著Castiel的手腕,他的手指還可以感覺到對方手腕上脈搏的跳動。那太過誘人,Benny努力地克制自己不要再做出什麼愚蠢的事情,至少不要當著那個相信自己不是怪物的天使面前表現得像一個怪物。

  「能請你幫個忙嗎?我需要…」Benny的話沒有說完,Castiel就接了下去「新鮮的人類血液,是嗎?」

  「不是,」Benny才一說完就看到天使皺起了眉頭,微微歪著的頭,表情裡滿是疑惑,「我以為你…」這次換Castiel沒有說完,Benny打斷他的話「我的確是需要那個,但是我不能這樣要求你,那太超過了,…」如Benny所預料的,天使的眉頭又皺緊了一點,好像不懂是哪裡太超過。

  「我不能要求你抓一個人類來給我吸食,但至少我可以要求你再給我幾管死人血或是讓我再昏睡久一點等那個感覺消退。」

  「這兩種方法如果出了差錯可能會讓你致死。」

  「好過我出去大開殺戒之後再被你或其他獵人滅了。至少我是作為人類死去,不是怪物。」

 


TBC.......

就,先這樣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ris' Joke
  • 表示超愛標題名稱!
  • 我會盡量讓內文跟標題符合的XDDDD

    阿蛇 於 2012/11/05 00: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