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upernaturaSPN小說本
  2. Title: No light
  3. Pairing: Pre-slash,Dean、Sam、Castiel
  4. Rating:PG
  5. 梗概:
  6. 故事以之前發想的,關於Castiel毅然決然要把天使大門關掉為基礎開始。過程當然Dean跟Sam試著讓Castiel打消念頭,但是固執的天使還是找到方式將把門關上。關上之後作為媒介的Castiel沒有消失也沒有死,但是他可以明確的感覺到他的榮光開始一點一滴的消退。接下來就是Dean跟Sam如何發線這件事情,到扶持甚至是陪伴Castiel榮光逐漸消退的每一天,直到Castiel的榮光徹底脫離。
  7. 這本書分成三個段子:
  8. 那高高在上的理解。
  9. 身體不會記得任何事情。
  10. 無光之時。
  1. 作者:阿蛇
  2. 封面:LouisXX
  3. 規格:A5/ 20P/左翻

  4.  

    價格:60NTD 

 

那高高在上的理解。

  

  「我想,把自由還給你們。」Castiel一如往常沒有預警地就出現在他們兄弟兩人的面前,語氣平靜地說著。

Dean跟Sam一時之間根本沒有聽懂Castiel突然說這句話的涵義。事實上當Kevin掛掉電話之後,他們兩個就在想要怎麼找Castiel來談談這件事情。但是Castiel幾乎是算準了時間,他們在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的情況下就突然冒了出來。

  像關掉地獄的門一樣把天堂的門關上,把天使像驅逐惡魔一樣統統趕走對Dean和Sam來說真的不能算是一件壞事。因為事實上證明,即使有天使的存在,大多數的時候那群高高在上的鳥人也不太在乎他們口中的地上打滾的泥猴子的死活。

說他們不管事情也不對,天使們有再次行走人間,但為的是要重起天啟。而好巧不巧重起天啟的必經過程就是將他們兄弟兩當成棋子走,把地球上其他人命當消耗品消耗掉。那些賣命於將Lucifer從牢籠裡面釋放出來的惡魔有沒有想過他們自己其實也是被天使所愚弄、玩弄的棋子?

天使們,至少有部份的天使早就知道了惡魔的那些小手段,但是故意袖手旁觀,更甚至是出手協助他們。或者打從一開使就是天使的主意,他們故意流出方法引誘惡魔去釋放Lucifer。的確不能以一概全地說天堂來的那些天使都是混帳,但是比例上來說還真的大部分都是。

  所以關掉天堂的大門應該不是一件需要多想多考慮的事情,甚至誇張點來說也不應該猶豫,能夠一勞永逸地將那些高高在上的天使趕走絕對是Dean和Sam所樂見的。

但Castiel…

  把Castiel當成其他天使一樣驅逐出境,這個想法就一點也不在考慮範圍裡面了。在經過了那麼多事情之後,Dean和Sam不覺得他們可以這樣無情地否定掉Castiel與其他天使的不同。Castiel與其他天使不同,Castiel不應該像是害蟲一樣地被驅逐出境。

而且他們還可以想像,如果他們開口要求,那個天使會替他們蒐集好所有關門需要的材料。當然Dean和Sam沒有病態到那種地步。甚至可以說,他們之所以在知道了有Angel Tablet之後都沒有想過要提這件事情,就是因為Castiel。

  但是提起這件事情的卻是Castiel。

  「我想,先知已經告訴你們了,我打算要切斷天堂與人間的鏈接。」Castiel同樣語氣平靜地說著,像是他說的是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你認真的?」Sam注意到Dean盡量按耐住他心中的不悅。

  「我不開玩笑。」Castiel認真地回答。

  「為什麼?」對於Sam的問題,Castiel給了他一個類似於疑惑的表情。

  「這是為了你們好。」Castiel看著Sam的眼睛這麼說著,「你們可以擁有一個沒有天使和惡魔來干擾的生活。」

在Dean開口對Castiel多說什麼之前,天使瞬間消失地無影無蹤。但是Dean沒有遺漏掉Castiel臉上那個像是釋然的表情。他再次撥打Kevin的手機,可是這次卻是是無人接聽。

 

那是道別。

Dean和Sam突然意識到這點。他們試過大聲禱告,私底下也各自說了很多話,企圖改變Castiel的決心。但是Castiel始終沒有回覆。

 

身體不會記得任何事情

 

Castiel的衰弱太過明顯,不是他不懂得去隱藏,而是那根本隱藏不了。

Dean跟Sam都以為那個驅逐天使的儀式會殺死Castiel,他們親眼看著那個天使再次一次一意孤行地為他們犧牲。在一陣高溫與強光的侵襲之後,他們已經預期著會看到空無一物的,或者是留下Castiel容器屍體的儀式祭壇。

但Castiel仍然站在那個魔法陣的中間,有那麼一瞬間,Dean跟Sam真切地希望那是因為那個笨天使弄錯了哪些步驟,所以整個儀式失敗。

但是那不過是個不切實際地妄想。Castiel是還站在那裡沒有錯,但是看上去像是被掏空了一樣。他站得搖搖欲墜。連之前被Leviathan潰蝕的時候都沒有現在看上去那樣的虛弱。

  「成功了。」Castiel說完了這句話,像是用盡了他最後一絲力氣,他閉上雙眼,身體往後筆直地下墜。

Castiel的身體砸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不同上次Dean遭遇過的,Castiel還有呼吸,但是極為輕淺。像是睡著又像是在昏迷。不過他們兄弟倆沒有多做猶豫,就將Castiel搬上Impala,並且打電話去聯繫Garth,問附近有沒有可以先緊急安置Castiel的地方。

Garth提供給他們的是一家不錯的飯店的地址,那裡曾經鬧過鬼不過Garth替老闆解決了,因此那家老闆大概知道hunter是怎麼回事,也對他們兄弟兩十分友善,樂意將一間不錯的四人房先給他們。特別是當他看到他們帶著昏迷的Castiel的時候還為他們搬來了一些藥品,甚至問他們需不需要找醫生。

Dean跟Sam輪流看著他,像是怕天使會昏睡到一半突然掉了氣息一樣。Castiel躺了整整一天一夜。當他醒來的時候看到了在一旁椅子上打盹的Sam。他試圖呼喊他,但似乎張開眼睛就已經耗盡了Castiel全身的力氣。他只能看著那個連小睡一下也不太安穩的Sam。旁邊還伴隨著Dean輕微打鼾的聲音。

  『或許這些不是真的。』Castiel的腦海裡突然跑過這個念頭。他記起了自己將天堂與人間的鏈接切斷,強迫所有的天使脫離容器回歸天堂。那他呢?他現在是在哪裡?人間?天堂,還是某個天使死去之後該去的地方?
Sam從椅子上掉了下來而驚醒,他挪回椅子上,在繼續打盹之前看到了Castiel睜開的雙眼。

Castiel看著Sam的表情。先是驚訝,然後是喜悅的笑容在Sam的嘴角展開。

  「Cas,Are you OK?」Sam倒了一杯水,傾過身查看Castiel的狀況。

  「You’re not real.」Castiel不禁這麼說,他不確定自己有沒有成功說出口。Sam只是無奈地笑了一下,將水杯放在床頭櫃上,轉身去把Dean給叫起來。

Dean跟Sam問了很多問題,Castiel想要回答,但是他真的辦不到。他只能眨眼,連搖晃自己的腦袋都做不到。

  「他是不是傻了?」Dean見Castiel對他們的問題都沒有反應忍不住這麼說,Sam白了他的哥哥一眼。

  「Cas,你聽得見我們的話嗎?聽得見的話眨一下右眼。」Castiel試了一下,聽見那對兄弟驚訝的輕呼讓他想他是成功的。他們試著問出Castiel的身體狀況,但在只能回答是否的情況下能夠拼湊出來的有限。他們大概知道Castiel清醒了,記憶沒有缺失,但是身體其餘的地方都不能動。

他們不是醫生,無法確定Castiel身體的情況,只能勉強確認Castiel沒有立即致命的危險。Castiel注意到他們兄弟兩眼睛下方的陰影以及倦容,他想讓他們先去休息。

  「休息。」Castiel試著集中,把這個字眼說好。Dean跟Sam似乎對於他說奮力說出口的這個詞有一點錯愕。Castiel忍不住想是不是自己發錯音了。

先反應過來的是Sam,他跟Dean說反正現在Castiel沒有什麼大礙也晚了就先睡覺,等明天早上起床再看是要去找醫生還是怎麼樣的。Castiel聽懂了Sam的意思,但那不是他要表達的。不過Dean對此只是咕噥了幾句,然後就又回到他的床上。Sam問他要不要喝水,Castiel眨了眨右眼。

Sam試著把Castiel從床上扶起來,想讓他靠著床板坐正,才能方便用水杯餵水。不過試著幾次都不太成功,在Sam想拿吸管或許可以解決問題的時候,Dean把他擠開。

  「你還有得學呢,Sammy。」
只見Dean熟練地將枕頭墊在Castiel背部,調整好角度就將水杯湊近Castiel的嘴邊。房間裡面就只剩下水滑過Castiel喉嚨的聲音。

「還要再喝嗎?」Dean問,Castiel輕聲地回答不用了。

 「好,收工。」Dean有些歡快地說著,然後把他自己重重地扔到床上。Sam知道這是Dean對於剛才那些溫情表現感到彆扭的一點表現方式,所以就只是笑一下沒有多說什麼。

Sam讓Castiel再躺回去,輕聲地說了晚安也回到了他的那張床上。Dean似乎也說了聲晚安,Castiel試著也加入他們,但似乎才嘗試發出了第一個音就被Dean吼了快睡覺。

 

無光之時。


Castiel挑了一間離書庫最近的房間,Dean笑著說Sammy你的書呆子頭銜不保了。Sam沒有理會Dean的挑弄,他知道這裡關於天使的書Dean跟他都翻過了,但是資料真的很少。但是Castiel確認真地每一本又翻過了一次。

他們可以感覺到Castiel在緊張,但是卻又要裝作沒有事情一樣地生活著,他們奇怪相安無事地過了幾天,先沉不住氣的當然是Dean,他揪住打算往書庫裡面的Castiel的肩膀,吼著他受夠了,Castiel鐵定在隱瞞他什麼。

意外的是,Castiel老實地說了,他說即使他沒有在使用榮光,那些還是逐漸地消失。而他真的不知道,等到全數的榮光都不在了,他會怎麼樣。

曾經無所畏懼的天使,此刻像是在恐懼。Dean不由自主地在想這上帝果然是個有毛病的傢伙,或許天使在儀式結束之後沒有當下死去就是為了要讓施術的天使去感受到這個。感受這種日漸無力的感覺,感受這種慢慢步向死亡的感覺。上帝病態到Dean忍不住罵了粗話。

  「我很抱歉,Dean。」Castiel這麼說,Dean沒有回答,只是靠近給Castiel一個擁抱。

炸彈還在那裡,響得更大聲了。Sam這麼想著。

 


 

三個段子各截了一點。這篇本質上真的可以跟He is那篇有得拼的沉悶....(艸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