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食屍鬼(Ghoul)

以下內容出現的人物、機關皆純屬虛構。


 

  「聽說!!!」一來到辦公室,就聽到有人在大吼大叫。「有新人要加入,而且還是有拿到什麼學位的學者!」我沒有多做表示的就溜到屬於我的位子上,反正大多時候只有資深的老傢伙才會想要我多說一點什麼,那些新進不到五年的小鬼只會巴不得我快一點回到我的位子上,最好還被盯緊緊的。說到這個,我的位子,就被一群資深的老傢伙包住,感覺就像是少了一角的大衛星*1正中央。

老傢伙E,其實是亞倫*2,我習慣這麼叫他,帶著他的馬克杯到我的位子上。「你怎麼看?」亞倫問的很含蓄,讓人摸不清楚他到底想要問什麼,不過我改了一下我自己多疑的個性,我猜他只是很無聊想要說說話,那絕對比看卷宗有趣。事實上,剩下的ABCD都還沒有出現在辦公室,這樣一個人看卷宗是沒有太多意義的,一個人認真工作又沒有辦法加薪。

  「是什麼學者?內場的還是外場的?」什麼學者不重要,對我來說重要的是內外場。是內場或外場其實這決定了我要不要跟那位新人有太多的接觸,最好是內場的,這樣我除了看到那個人要知道名字之外不用知道太多,不用配合太多。不過,除了老傢伙ABCDE之外我跟外場的人似乎也沒有多熟的感覺,喔,好吧,至少他們不是那麼討厭我把我當成異類。雖然我真的是異類。

  亞倫拆了一個黃色的信封袋,裡面應該就是新人的資料了,至於亞倫為什麼會有那個資料袋,是因為他是這個部門最大的那個,不是指年紀,是指位子。接著我看到亞倫的眉毛先是上揚然後又皺了起來,最後笑了。「女性,正值青春年華,單身...」亞倫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想要賣弄什麼,總之他先說了我最不會在意的三項,我聽見其他同事在歡呼了。亞倫是打算用這個幫萎靡的早晨提神的樣子,沒辦法這個部門女性只有老...我是說女王C,克莉奧*3。先說『老傢伙』這一詞跟年紀無關,是資歷的那種『老』,其他幾個老傢伙不介意我這樣稱呼他們,但是克利奧會介意,至於為什麼會發現她介意是因為我在這麼叫她之後,我當天晚上就加班。我加內場的班,差點嚇哭了其他內場要加班的人。

  「她是國內研究權威呢,」亞倫繼續說下去,聽到這個我就稍微放心了一點點,因為這種權威學者都喜歡在室內看報告卷宗,不會到外場來。這絕對不是偏見,因為去看過外場的學者很少有多看幾次的,目前為止留下來當外場的紀錄是零。「不過我實在覺得她沒有過來的必要耶...」亞倫像是有些在憋笑的說著。克莉奧進辦公室了,我聽到她的柺杖聲。我想就是因為克莉奧受傷了所以才加人進來,新來的當內場的,一個當幾個用,反正不過就是文書,學者都很擅長的,而從舊的外場找幾個人加入外場。

克莉奧會受傷,某種意義上是我的過失。

似乎注意到我的消沉,亞倫對克莉奧揮了揮手說,快來看這個要新加入的學者的強項是什麼。克莉奧咕噥了一下說,不要喊的那麼大聲。外場的人的位子都在辦公室的比較靠近裡面那塊,最裡面的是亞倫的位子,我是第二個裡面的。

  等克莉奧走到我的位子上,亞倫把那張資料放在我的桌上,用手指了指下面的備註欄。我終於懂為什麼亞倫會有那樣的反應了。

  「食屍鬼研究專家?全國有說服力的權威?」克莉奧不可思議的唸著上面的註記,也是快要笑出來的聲音。「說真的我們部門是不是都沒有人有意願要進來呀?怎麼會批這種的進來?」一旁經過的...我想想,聽聲音是普列圖,一臉冷靜穩重卻總是說著不符合臉的話的外場同事。

因為克莉奧受傷了。這個理由甩到我的臉上,讓我瞬間剛剛想要笑的心情都沒有了。克莉奧應該是注意到我的不自然,她笑著對我說,我們部裡面有個絕對比那個新人更權威又有說服力的學者。亞倫和克莉奧一人一邊拍著我的肩膀。

  「我們有你。」這句話讓我幾乎難以招架,所以只好拿了一旁的馬克杯假裝喝乾我早就喝乾的飲料。

我們這個部門正確名稱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很長一串,但是有人就戲稱我們為禿鷹部,或者更直白一點的,食屍鬼部。我們負責所有與食屍鬼相關的犯罪案件。

  「那或許我應該去考個試攻個學位當個權威學者?」我一說完亞倫和克莉奧,甚至連我自己都笑了。「你不適合走這個方向的,你真要讀書的話麻煩請從頭來過,從初級教育開始。」亞倫這麼補充說明,我想他是對於名字被我連續拼錯兩個禮拜這件事情有很大的意見*4。

不過,不用去考取任何證件資格也知道我最有說服力。

  因為我就是食屍鬼。

 


tbc...?

 


註腳
*1:大衛星是六角星,少一角是五角星。只是表示包圍住他的人有五個。
*2:Alan,其實老傢伙ABCDE是取名字的字頭。
*3:Cleo,埃及豔后是Cleopatra VII,所以戲稱女王。
*4:參*2,應該是拼成Elan。Alan似乎不是一個冷僻的名字。

 



 

 

-異食癖(Pica)-


 


  我詛咒每一個寫言情小說的人,特別是專寫獵奇題材,像是什麼戀屍癖、食人的那種。我詛咒那些作者天天都被蚊子咬。先說清楚,我沒有偏見、也沒有歧視,要戀屍要食人基本上是個人選擇,與我無關。

與我有關的是天殺的要我去開導那群被言情小說衝腦的小女孩。

我相信,應該是說我還真遇過那種會喜歡將彼此的血肉互相交換來食用的愛侶,這與我無關,反正他們你情我願,又沒出人命。我記得他們說這樣透過攝食,讓他們彼此更加地靠近血濃於水,更加無法被分開。

然後這破事就因為言情小說變成了見鬼的流行。食人鬼根本樂到像是掉到糖堆的螞蟻。他只要把女孩拐到手,說幾句甜言蜜語就可以大快朵頤了。我去樓下餐廳買便當吃搞不好都沒有比他拐女孩的速度快。一直到聽說有匿名網站公佈了自己的身體特徵和聯絡方式在尋求食人鬼那樣的愛人的時候,我真不知道我到底要去哪裡罵人才好。

  我成功攔下一個要去跟食人鬼見面的女孩。這個部份就是偏見了,我一直以為會群尋求這樣的愛情的女孩大概就是那種抑鬱陰冷,有什麼神靈崇拜,身上老是一身黑搞得像是提姆波頓作品裡走出來的角色一樣。但是眼前這個女孩就是一般路上你會遇到的女孩,年輕、生氣勃勃,帶著陽光的感覺。

  「他又沒有犯錯,他是愛我的才會想要吃了我。這樣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

  「不,他不愛你。你不想想他在你之前吃過多少人,他每個都愛嗎?」這句話其實我想講挺久的,但是可惜每次都只能對殘缺的屍體說,這次能對著人說感覺挺不錯的。

  「至少我在他心中是不一樣的。他至少是喜歡我選擇我的!」

  「好,我承認他愛死你們了。那種愛就像是你們對那些精緻甜品的感覺一樣。你們只是他的食物。他選你們就像是你去超市選食物一樣。」

女孩被我的話哽住,希望她日後可以有腦一點。我秉持著騎士精神將那個女孩送到她的住所,她要了我的手機號碼,我評估了一下還是給了。這個年頭變心的速度是可以這麼快的嗎?也難怪英雄就美從來都是拐帶女孩子的經典戲碼,可惜了我這不是演戲,不然按照故事腳本我應該陪她上樓的。

  我回到家,打開門意識到哪裡不對勁的時候就已經被惡狠狠地砸向了牆。後腦杓扣的那一下讓我眼冒金星,但我還是看清了來者何人。對方還挺有禮貌的把我的家門關上,挺熟門路地找到我家的電燈開關。

  「晚上好呀,食人鬼。」古人云先禮後兵,雖然我身上目前只有一把折疊刀,殺傷力應該不怎麼樣。

  「你在打擾我進食。」

  「文法錯了,你現在沒在吃。」

他冰冷的眼神瞪了過來,我突然可以理解那些女孩總是前仆後繼了。有著這麼冰冷無情的眼神的人對你說暖暖地說著愛,是人腰都軟了吧?

  「你說過,想吃什麼是人的自由。」

  「是呀是呀,你喜歡活魚生吃我沒有意見,但是你這樣打著愛情的名義騙魚不好吧?那是原則問題吧?」

  「你就沒有欺騙嗎,食屍鬼。」

  「我沒有騙過我的食物。」這句話像是觸到他的地雷,他用力地把我壓在牆上,我幾乎已經在想他會怎樣從我身上咬幾塊肉下來。不公平呀吃生肉的果然力氣大,吃腐肉的只有被欺壓的份。

  「我沒有說愛她們。」將頭埋在我肩頸之間的傢伙這麼說,由於之前跟那個女孩談過,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笑聲。他真的咬了下去,在我張嘴呼痛的時候他湊上他的嘴,舌頭直接戳了進來。

他的味道就血腥味,我不確定我嘴裡有沒有腐肉的味道,不過我可以確定香口錠的味道一定很重。


  「別說我沒提醒你,腐食性的通常口水都挺髒的。你運氣好回去拉肚子,運氣不好要死了請打電話通知我一下,我沒吃過食人鬼的腐肉,想嚐嚐。」 

 


 


 

   「食人鬼,我想你說對了,有些東西真的只有新鮮的比較順口。」我朝著他舔了舔嘴角,把沾到下巴上的用手指勾了一點,往他的臉上抹。我想他大概是有一點想要禮尚往來,但是我在他想動作之前就閃進了浴室裡面。當然我是把門鎖上的。他敲了敲門,我沒有理他。

說我沒有想過成為他嘴裡的那塊肉是騙人的,但事實證明他只吃了我的口水就會腹瀉個幾天,我根本不敢想他要是吃了別的液體會不會乾脆在馬桶上住個一兩個禮拜。然後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我浴室的門就被卸了下來。吃生肉的真的力氣比較大就是了?

他惡狠狠地瞪著我,像是我對他始亂終棄一樣。我試著安撫他,但是不出我所料地,他就像是一隻大型獵食動物一樣地往我撲過來,他用力地在我肩膀上咬上了一口,我聞到了血的味道。我想都沒有多想地用盡全身的力氣把他推開,力氣不比他是真的,但不代表我手無縛雞之力。我這突如其來,再加上地板有些濕滑,他一時不穩便跌在了地上。聽起來頗痛的。我應該要去安撫他、道歉,告訴他我不應該反應過度成這樣。

但我沒有。

  「你不能喝我的血、吃我的肉。事實上你頂多算是有異食癖的人類,但是我跟你不一樣。我是真的,離人類有點距離了。」

   「我騙你的。」他說,他慢慢地從地上坐起來。感覺上是摔痛了,所以動作十分地遲緩。我太擔心他是否真的摔傷了背,因此以根本無暇去想他到底騙了我了什麼。或者其實我老早就帶著他一定會對我說謊的心理準備,所以沒有期待,就不會有傷害?

  「那天我親完你之後,身體沒有怎麼樣。」他繼續解釋著,以往講話總是帶著某種氣燄的他頭一次用那麼算是唯唯諾諾的語調跟我說話。

  「可是你之後連續幾天都似乎都沒有離開家門,就我所知你連學校都沒有去,也沒有去打工。」我看見他的眼睛微微地睜大了一點,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代表說謊被拆穿的生理反應,還是對我可以掌握到他的行蹤感到吃驚的表現。再怎麼不濟我也是政府的人,這種小事情我還不算難查。

  「我以為你會來找我。」

   「為什麼我要?」

我回話地很快,他眼睛睜地比剛才還要大,在我想要問他怎麼了的時候,他驀地站了起來,不費吹灰之力地把我逼到浴室的角落裡。我的整個後背貼著冰冷的磁磚,進來浴室的時候太急著想要沖水讓自己冷靜點所以就很快地把衣服脫了。事實證明這是個愚蠢的舉動,你永遠不知道平時看起來冷冷冰冰的人發起火來會拆門。

  當他的手捉住我的肩膀的時候我想過他大概又要咬我,但跟我想的差不多,也是咬,但是咬在我的嘴上。我痛到張開了嘴,他沒有繼續多折騰我的嘴唇雖然咬的那一下真的痛得要命,不過感覺上應該是沒有咬出個洞來。他突然一改粗暴地輕輕用舌頭舔了舔被他用力咬過而有些凹陷下去的地方。這個動作讓我頭皮發麻、全身泛起雞皮疙瘩。如果說之前的親吻像是動物一般在互咬互啃我還可以接受,我可以跟自己說那是生理需求在作祟。隨便扯個理由都好,食慾、性慾什麼的。身為食屍鬼的我本身就已經夠離經叛道,在加上個對只愛同性的性取向根本就是幫我自己貼上異類的標籤,還貼了兩大張。前者我只能藏一半,因為至少我的同事和少數像我眼前那個食人鬼一樣的異類會知道,但是後者,我自認為自己躲藏的很好。

我必須自首自己會這樣任他侵擾我的生活,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因為我渴望有一份超友誼的接觸。我抱持著反正對方也不是什麼好人,就算做完被我害到送醫院也沒有什麼好同情的。基本上我當作他也跟我一樣,只是尋求解除生理心靈上的飢餓。

但這次的親吻太過柔軟、親密。讓我覺得我被渴望、被需索的不只是肉體。

 


 

 

 

 

食屍鬼的部份是阿蛇2010/7/9的舊作,那時起了個頭就停了,如今到了2013年,突然又有了靈感,把這個卡住的故事再進行下去。

套句我喜歡的寫手的講法,這是個有生之年的作品,希望我有生之年可以完成。那些都是主要片段,或許可以當作是一部電影被我剪出來的預告片,大家也要有心理準備說不定只有預告片好看,但是電影本身不怎麼樣XDDD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