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盜墓筆記衍生。
  2. 沙海第三卷後妄想衍生。
  3. 註定與三叔設定衝突。
  4. [黑花+黎簇] 無題。





黎簇還沒有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總之四周一片漆黑沒有光線,他只感覺到自己像一塊正在被裹粉的肉快他滾了又滾,翻了又翻,然後像是下油鍋一樣又不知往哪掉了下去。著地的時候,摔那一下讓他頭昏腦脹了起來。黎簇連爬起來的心情都沒有,只想躺在地上等那陣難受的疼痛和暈眩過去。

接著有人硬生生地把他從地上跩了起來。

 「跑呀。」這聲音黎簇聽過,就那個黑瞎子。也只有那個瘋子會叫人在啥都看不見的情況下用跑,他是以為每個人都可以像他一樣可以在黑暗中看到路嗎?還有他是傷患呀,能走就是萬幸了還用跑的?

 「撐著牆跑,你行的。」黑瞎子的聲音裡帶著些微地嘲笑,像是在笑他這麼簡單的事情你怎麼沒想到。黎簇是懷念跟黑瞎子瞎扯蛋,互損幾句的時光,但眼下還是先移動要緊,他在心理咆哮了黑瞎子幾句解氣。不過他才動了幾步就被黑瞎子扛了起來。像是扛貨一樣的。他心理繼續暗罵,但也安分地伏在黑瞎子的肩上。他不知道走了多久,走了多遠。在一團黑漆的環境裡只有黑瞎子的腳步聲、呼吸聲。

黎簇再一次看見光是來自滿天的星斗。他扭過頭去,看到跟把他背出來之後往地上一丟的黑瞎子不知道朝他們剛跑出來的洞裡丟了什麼。他不想知道,也不想問。他只想知道接下來他們要怎麼做。

  「上車吧。」憑著星光,黎簇看到黑瞎子看上去心情愉快,嘴邊還掛著笑。

  「你不覺得現在才在想我是不是本人有點遲了嗎?」見黎簇似乎在打量他,黑瞎子笑得更開。

  「不,就沒有什麼實感。我是挺高興能再看到你的。」黎簇對此一愣,他還真沒有想過萬一這是冒牌貨會怎樣,但是他不覺得世界上還有誰可以仿冒的了眼前這個瘋癲的傢伙。

  「你們來晚了。」另一個聲音從黑暗中傳出來,他也聽過,就那個曾經噴了他一臉防狼噴霧以及把他從火車上丟到河裡的人。

  「他腿有傷只能扛著跑,拖了點時間。」黑瞎子像是討饒一般地解釋。黎簇一直以為黑瞎子是聽吳老闆的,看樣子解雨臣才是他的頂頭上司。解雨臣輕哼了一聲不知道買不買這個帳。他從黑暗中走出來,看上去比黎簇最後一次見到來的更隨性了一點,但不是邋遢。對方驀地掏出了一把蝴蝶刀朝黎簇的方向刺過來,他嚇得想往後一退,可惜重心沒放好變成往後一倒,剛好抵在了不知道何時站到他背後的黑瞎子的身上。

  「沒事的,我測試一下。你要是冒牌貨這傻勁也學太像了。」解雨臣這麼對黎簇說,收起了不知哪變出來的刀。給黎簇當靠背的黑瞎子也不客氣地笑了,黎簇扭頭看他,果然是一臉就是在看好戲的表情。

解雨臣又靠近了,正當黎簇在想他又想要測試他什麼的時候,解雨臣把他抱了起來。如果說黑瞎子是把黎簇當貨品一樣往肩上丟,那解雨臣就是把他當小孩一樣抱了起來。像抱小孩一樣,才不是什麼公主抱!黎簇在心裡大叫。

黎簇覺得,雖然說他也不到什麼高頭大馬,但是就這樣輕易被抱起來實在讓我覺得有些丟人,而且那個解雨臣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壯漢,哪來那麼大的力氣。解雨臣抱著他往黑暗走去,這讓黎簇有些緊張,不由自主地收了手,將手繞在解雨臣的肩上。

  「瞎子,你去開車。」

解雨臣指揮著黑瞎子,繼續走他的路。黎簇也不知道解雨臣怎麼辦到的,就騰出一隻手,拍了拍他的背。那一個簡單的動作讓黎簇像是斷了電一樣,不怕死不在乎面子地將他的頭靠在解雨臣的的肩頭上。解雨臣將他攬地更緊,他也沒有客氣,把手纏地更牢。

解雨臣把黎簇塞到了車子的後座,正當黎簇以為他會去前方的副駕駛座的時候,,解雨臣也跟著坐進了後座。黎簇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哪裡,反正除了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四周都是一片黑暗。應該是怕被那群人搜索到,黑瞎子也沒有開車燈,黎簇已經放棄探究黑瞎子到底是怎麼可以在晚上不開車燈又戴著墨鏡地開車了。要是吳老闆的計畫是因為出車禍而終止,那他也只好大笑三聲地認了。

一路他們沒說話,黎簇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他勉強可以看見解雨臣的臉,而後者只是盯著看著前方一片漆黑的路,所以黎簇轉頭去看著窗外什麼都沒有的黑暗。

  「擔心那些人追來嗎?」解雨臣問黎簇。他點了點頭,但是隨後想對方應該看不到自己的動作,所以應了個聲。

  「我比較擔心野生的熊。」解雨臣淡淡地說,黎簇有些嚇到,趕緊看著窗外有沒有什麼發亮的眼睛。但隨後就聽到了解雨臣的笑聲,連同黑瞎子一起在笑著。

  「開個小玩笑而已。」

黎簇沒好氣地哼了一聲,就把頭靠在窗上試著要小睡一下。也不是黑瞎子開車技術差,是路本身就不平,車子一震動他的頭就在車窗上磕了幾下。解雨臣又笑了,他伸手讓黎簇側躺了下來,頭剛好擱在他的腿上。

  「睡吧。到了會叫你。」解雨臣說,黎簇本來想顧著面子掙扎一下,但是那一躺下去高度太剛好他覺得很舒服,也就不想動了。

黑瞎子突然爆了一句粗話,黎簇可以感覺到解雨臣瞬間渾身緊繃了起來,呈現備戰的狀態。雖然如此,那個人的雙手卻是先護著自己。

  「怎麼了嗎?」黎簇忍不住問。

  「那是我要躺的位置。」黑瞎子有些怨懟地說著,解雨臣緊繃的身體又鬆懈了下來。黎簇可以感覺到解雨臣又笑了。

  「你自己問他要不要跟你換。一個開車,一個睡這。」

  「不換。」黎簇不假思索地回答。

黑瞎子應該是說了他幾句,解雨臣也回了幾句。但是黎簇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去。他根本不知道接下來會去哪,還有什麼要做,現下他知道的,就是他可以好好地睡一覺,其他醒來再說。




Fin

 

 

 


 

 

 

  1. 就是篇自high文XDDD
  2. 我想被黑爺抱、被花爺抱、我想躺花爺的腿!!!
  3. 這些願望就讓苦逼的鴨梨同學幫我嘗過了XDD
  4. 雖然瞎子的兒子(?)應該是蘇萬,但是念在吳小三爺還在忙著,就有勞花爺跟黑爺帶一下別人家的孩子了XDDD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