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CP:黑瞎子/解雨臣
算是遲來的七夕賀文。


 

 

事情一開始算是解語花起的頭,黑瞎子是這麼聲稱的。那條"都七夕了,不給點表現嘛?”的短訊是他留下來的證據,但是解語花說,一開始是黑瞎子先表明他想要一親解當家芳澤的,他只是發訊提醒而已。

意外接到這個短訊的黑瞎子當然本來就沒有想到要送什麼表示,正好閒來沒事,又算是被激到,於是接下了解語花這個戰帖。

當晚解家大宅收到了一個麻袋,沉甸甸地。一打開,裡面都是還熱著的鳥屍,細看之後發現是喜鵲。每隻鳥身上都有一個窟窿,解語花真的不知道該稱讚黑瞎子槍法好還是要酸他子彈不用錢或是說點客套的話,所以就吩咐廚房把那些鳥處理處理都烤來吃了。

幸好那年什麼鬼H7N7還沒有有開始流行。

相對於後來送的禮,那一袋鳥屍始終是難以超越的紀錄。後來跟其他人聚聚吃碳烤提及的時候,黑瞎子表示那是他年輕氣盛、年少輕狂不懂事,請見諒阿。不用小花開口,一旁的王胖子接了話便問”那當年黑爺你貴庚?”

後來的禮物也不完全靠譜,但很準時,一定在傍晚送到解家大宅。

隔年黑瞎子算是中規中矩地送了一個朱漆的木箱,上面的花紋是喜鵲。一開始收件的伙計有點緊張,估計是被那袋鳥屍嚇過的關係。不過他看到木箱就想說應該沒問題了,於是在解語花的指示下打開木箱,誰知道裡面還塞滿了喜鵲造型的塑料假鳥,黑壓壓的一片。解語花很平淡,說箱子留下,那些塑料的東西拿去外頭丟了。

解語花傳了短訊給黑瞎子表示”塑料會臭。”

於是接下來七夕大抵就是各種材質跟喜鵲有關的物品。有些看上去就像是從跳蚤市場淘來的便宜貨,有些則像是不知道從哪個斗裡拿出來的。解語花秉持著該丟的東西還是得丟,只留下了有價值的,其餘的一律請伙計丟到外頭去。

有一次,黑瞎子送了一支畫糖,不是他親手送的,他那天還有點事情在忙。只是那時候剛好遇到一個老師傅才異想天開想送那個。老師傅笑呵呵地說被要求要很仔細地畫喜鵲還是第一次,黑瞎子無奈地回答沒辦法呀誰叫那口子就那麼挑,看上去廉價的東西收了會拿去丟。老師傅花了大半天的時間完成,送到解家。

天曉得那天是發什麼瘋,黑瞎子當晚便去溜進解家去找解語花。那支畫糖被插在解語花書房的桌上,那個當家的還在看帳本,空氣裡有股甜甜的味道。那算是黑瞎子第一次看到成品,不由得誇了一下老師傅的手藝真是了得。小花算是第一次對黑瞎子送來的東西表示滿意。不是口頭上客套的那種滿意,黑瞎子不是真瞎,他看的出來小花真的很喜歡那支畫糖。解雨臣說,他小時候就挺喜歡畫糖的,現在能有這樣手藝的師傅不多了。

“所以捨不得吃嗎?”黑瞎子有點想得寸進尺挨近了一點。他想,只要解雨臣承認他是因為好看捨不得吃,他願意天天都折騰那位老師傅送一支過來解家,讓他吃到覺得反胃為止。但是小花原本的明亮、彷彿有流光的一樣的眼神瞬間轉為深沈、平靜的死水。

“也不知道吃了安不安全。”

會因為畫糖漂亮而捨不得吃的孩子老早就長大了。黑瞎子恍惚地想,然後盤算著或許未來哪一天他們都不那麼忙的時候,自己可以學一下畫糖,請解當家當監工,從熬糖開始讓他看著,確定沒有被動手腳。然後把糖畫好,讓他可以安心的吃下肚。黑瞎子差點想把這個想法說出來,但還是住了嘴。小花笑了一下,勾了勾手指要黑瞎子靠近一點,他隨意地往對方臉頰上嘴了一個,就趕人說他還要繼續看帳本。

那支畫糖最後還是被丟了。

後來有一次,黑瞎子腦抽地送了一隻活的喜鵲過去。那是他無聊想到的,想說送給小花當寵物也好,反正鳥這種東西也不太用管有水有飼料就可以活了,況且他之前似乎送過一個鳥籠,湊在一起也剛好。黑瞎子特別吩咐不要讓鳥在送到之前就死了,那隻鳥在送到解語花的書房的時後也真的還活著。但是不巧解語花整整一個禮拜沒有回解家。

解語花的書房平時根本也沒人會進去,所以那個放在那裡的小包裹自然也是被遺忘的。因此解語花一回到書房,便聞到一股屍臭味。這件事情不知道怎麼輾轉被黑瞎子知道,他沒有道歉,解語花也沒有罵他。黑瞎子想最主要還是自己忘了解語花不可能每次七夕都留在解家,只為了等他的禮。解語花也相信黑瞎子只是一時忘了,所以也沒有再追究。他們都是夠大的人了,知道事情的分寸,那隻喜鵲要怨只能怨牠自己命不好。

“是丟了、燒了,還是埋了?”
“埋了。”

有了幾次的經驗黑瞎子算是在送禮這塊越來越得心應手。大抵都是送一些有喜鵲花紋的古物,那是最安全不會出差錯的。當然還是有幾次他異想天開地了送了喜鵲的標本,一送就是一打,說是要搭鵲橋用的;有一次則是送了一推看上去應該是喜鵲骨骼標本,解當家表示那應該送給吳家餵狗。

黑瞎子不可能每次七夕都在北京,就像解語花不可能每次七夕都在解家,但是送的禮他總是先託付好人準時送到解家,至於小花是什麼時候看到就是另一回事了。有個沈默寡言的人難得地開了金口問了他在堅持什麼,黑瞎子答道人生在世總要有點事情可以堅持。

可惜的是,這個每年七夕送禮到解家的堅持還是沒了。

因為解雨臣不會再出現在那裡了,解家是黑瞎子唯一可以聯繫到解雨臣的管道,既然他不會在那裡,那送過去就沒有意義了。

反正事情到最後也算是解脫了,小花不回解家也是他的決定。就跟他發布的死訊一樣,他就真的死了,再也沒有出現過。也或許是真的沒熬過去不知道死在哪了。他就待在北京那家眼鏡舖,偶爾應邀下去杭州看看。

七夕的時候黑瞎子天一黑便提早關了鋪子。在北京的巷弄內四處閒晃,再緩緩踱步到一個基本上已經廢棄的公園裡。不出意外那裡沒人,連照明的燈都一閃一閃的。這個地方他曾經跟小花一起來過,那個時候也沒人,不過因為那是深夜。他們那時候剛火拼完,身上還帶點血,腎上腺素也還在分泌,有些亢奮。但是相對於生理上的躁動,心情卻是平靜的。黑瞎子想自己也真好打發,不就是解雨臣選擇了信任他嗎?

黑瞎子拿起了不知是從哪個地方掉下來的細鐵條,在地上畫了起了喜鵲。他打算少送幾年就畫幾隻喜鵲。他當然還記得自己想要過畫糖給小花,他問過那個老師傅,畫糖的要點除了熬糖就是畫工了,所以其實他有私下練習過。只可惜他們沒有等到有餘暇的那一天到來。

黑瞎子自認自己畫得挺不錯的,因為鐵條比較粗,為了顧及細節所以每隻喜鵲都有兩個巴掌大。畫完之後黑瞎子藉著微弱的燈光和星光欣賞了一下自己作品,便一腳踩了上去,狠狠地用鞋底磨了幾下。

“你就不能稍微停消一下,每年都這樣折騰喜鵲。”

黑瞎子聽到小花的聲音的時候真的嚇了一跳,解雨臣從暗處走出來,腳步聲很輕,像貓一樣。

“你也踩上來折騰他們啦”

黑瞎子怔了一下,要說要問的太多,嘴邊只先蹦出了這句。

“我高興。”

解雨臣就站在他前面,不到一步遠的距離。看上去跟印象中的沒有差太多,只是身上的衣物隨性了很多。

“你高興就好。”黑瞎子只想到要說這句話,不是嘲弄的語氣,而是無比的認真。

然後他們在公園內,像是小孩子一樣一起把地上的喜鵲弄到不成鳥型。

黑瞎子想等等一定要記得跟小花提畫糖的事情。

 

fin.

 

 


 

 

揪團吃畫糖啦XDDD

河道上有人提到,讓我不禁想到送小花主人禮物的黑黑,有空來寫。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