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主要角色:張起靈、吳邪。
是阿蛇我人生第一篇盜筆文。 寫於剛看完盜八,藏海花,還沒有被沙海洗禮的時候。


 

 

  踩在雪地上的聲音很吵,讓人心煩意亂的。但是吳邪自己心知肚明那個聲音不過是一個藉口。他煩的是張起靈的像茅坑裡大石頭那樣又臭又硬的固執,也煩自己已經黔驢技窮地無能為力。這事情其實沒有那麼難想通,事實上在吳邪聽到那個職業失蹤人口來道別的時候就知道這事情已經是到了他無力回天的地步。

天真如他,應該是說如以前的他,或許還真的以為還有得轉圜,但是經歷了這些,他已經不再會是那個鋪子裡的小三爺。他知道不可行,但是卻自欺欺人地想或許可行。

吳邪重重地吁了口氣。腳步踏地更重,也更沉。走在前頭的人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看著他。

  「你受傷的話,回去比較好。」

悶了好幾天的悶油瓶終於開了金口,吳邪一面這麼想著一面思考要是順勢說自己受了重傷是否有可能把他給拐下山,拖延點時間看小花能不能找個像是綑仙繩的東西把張起靈綁牢。

  「你會帶我下山?」

  「你可以聯絡其他人帶你下去。」

一股無名火從吳邪胸口冒上來,他沒有多想,就惡狠狠地往張起靈身上撲過去。他沒有掄起拳頭就一陣暴打,就算有也沒差,反正到時候覺得痛的一定是吳邪。他揪著悶油瓶的衣領,像是罵街的潑婦一樣口無遮攔地亂罵。

吳邪不僅是罵小哥,他幾乎把所有他想罵能罵的都罵了一遍。要是胖子在他一定會回罵吳邪,說他罵人的理由太亂七八糟,如果是小花在他會三兩句話就讓吳邪罵不下去。

  但是那只有張起靈,那個即使眼前的吳邪火冒三丈地鬼吼鬼叫,也還是面不改色,直直看著對方。像是把所有積累起的怨都吐出來一樣,罵完吳邪心中稍微舒坦了一點,但是卻有些上氣不接下氣。他一邊喘著,一邊看著無動於衷的悶油瓶不禁失笑。

張起靈就只是看著他,不帶任何評論的眼光,沒有動怒,也沒有安撫,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但比吳邪當時第一次看到的一片空白似乎又多了一點人氣。

鬼使神差地,他的嘴就湊過去了。

  說要有什麼感覺,其實也沒有什麼感覺。不就是涼涼軟軟的兩片肉沒啥好大驚小怪的。本來這樣想的吳邪,直到彼此的牙齒磕碰的時候才開始感覺有點奇怪想要撤退,但是張起靈無動於衷、認他擺佈的態度又讓他硬是不想退了。

吳邪硬生生地將張起靈撲倒在雪地上,這估計是張起靈縱容,以他在倒斗的那個身手,發狂的粽子都沒能摸到他更何況只是發癲的吳邪。被縱容的那個倒也沒有覺得哪裡佔到便宜了,反而覺得自己像是在無理取鬧的小孩,而張起靈就在那裡冷冷地看他能玩出什麼新把戲來。

嗯?「冷冷的」嘛?

吳邪抬起頭,看著張起靈的臉。他知道小哥冷冷的眼神是什麼樣子,所以即使他說不出來現下小哥是在用什麼樣的情緒在看他,但至少他可以說那不是冰冷,也沒有份酷。但卻又不是什麼都沒有。

他的頭又再次低了下去,但這次位置更低了一點。吳邪把頭抵在了張起靈的胸前。

  一些天馬行空的鬼主意在吳邪的腦裡亂跑。像是如果小哥是女的,那他在這裡開操是不是可以把人留下來,但是這樣他的小兄弟肯定會凍傷,而且就算小哥是女的他也沒有勝算可以壓制成功,只好指望小哥變成女的也一樣會讓他?

張起靈從雪地上站了起來,他對吳邪伸手,正當吳邪覺得小哥八成要來討自己輕薄他的代價的時候,那隻可以輕易至任何生物於死地的手只是拍了拍不知哪時沾上的雪花。

 

 

完。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