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主要角色:張起靈、吳邪、胖子。
這是我當年的ask還有點文功能的時候有人點的,
tag為:瓶邪、監禁play、HE


 



  關於倒斗如果是個靠運氣決定一切的活,那吳邪大概在下第一個斗的時候就會折在裡面,然後故事就可以結束。不過幸好倒斗靠的還有別的,像是技術、智商、經驗還有神一般的隊友。總之一如往常地,吳邪總是被夾在中間。前有小哥後有胖子。他們笑著說過如果這樣再會出事真的要考慮除了來個前後之外還要左右包夾,可行的話再來個上下算了。多說無益,即使在前方有張起靈趟雷,吳邪就還是那麼何其有幸地踩到機關。吳邪真的忍不住想,如果說真的有種體質像小哥的那樣是會自動迴避危險,那敢情他的體質就是往危險撞?

總之他就是踩著了,往下掉。即使神如張起靈,但再神畢竟腦後也是沒長眼睛,所以等他聽到聲音轉身反應的時候,連吳邪的衣角都沒有摸到。不過小哥就是小哥,在那個把吳邪吞下去的機關闔上之前,用狼眼先抵著,硬是卡住了個縫。

  那一往下掉讓吳邪的後腦狠狠磕在了石底子上,痛得眼冒金星,他可以聽見胖子在叫他,但是還是疼的昏的說不出話。當吳邪緩過來可以看清眼前有什麼時候,一隻大手突然撲向他的臉上。他一瞬間想張嘴就咬,但是怕萬一咬了萬一中毒,畢竟粽子都放那麼久了,啃下去就算沒死也大概會瀉肚子。

那隻手貼上他的臉之後,就停消了下來。吳邪感覺到雖然那隻手把他的鼻子壓塌了一點,但溫度上觸感上他可以判斷那不是粽子或是其他怪東西的手,而是人類的。那隻手探了探他的鼻息,然後從他的衣領鑽到了他的胸口。那隻手就貼在他的左胸上,吳邪猜那是在數他的心跳。

然後那手又摸了摸他的脖子,摸了摸他的腰,像是在確定他有沒有受傷一樣。

  「小哥,我沒事,別摸了。」

吳邪用膝蓋想也知道那隻手不是胖子的。雖然是個大男人被摸個幾下也不會怎樣,搞不好被小哥摸一摸還轉運什麼的,但是因為他其實挺怕癢的,怕摸下去就忍不住像個姑娘一樣咯咯笑了起來。

我痛完撿回神智之後發現自己像是躺在一個小到悲催的石棺裡面一樣,沒有什麼空間好伸展的,上方有一條縫,大概就夠把手伸進來的寬度。

  「天真呀,小哥覺得這個機關要從裡面解,你能不能自己找找看哪?」

  「這裡窄到泯滅人性,我沒法子動呀。」

  「有這麼窄?」

  「你神膘放不進一半的窄。」

聽見我還可以跟他在嘴上這樣你來我往,胖子感覺上似乎去寬心不少。而那個悶油瓶又一聲不響地把手伸了進來,連吱個聲給我個心理準備都沒有。就像我之前說的,這裡窄到泯滅人性,雖然悶油瓶真的老老實實地在這個勉強算是石室的四面石壁上探索,但他的手掌基本上還是跟我貼得老緊。我甚至產生了一種他根本是在用手背在撫摸我的錯覺。我是有聽說過人類在狹窄空的空間會精神耗弱,但是沒聽過待在狹窄空間會引人發精蟲衝腦充滿黃色思想的。

才一想到黃色思想,小哥的手剛好就往我倆腿中間探了下去。我當下差點叫了出來。不過我馬上就想到小哥不可能是對我腿間的小兄弟有興趣,他還是在摸索機關,而我的身體就擋在那裡礙事而已。

狗日的我回去一定要查查看有沒有在狹窄空間人腦就特別容易衝動的研究。張起靈的手當然市正人君子地在摸索機關,只是無奈我是個猥瑣的小人。隔著褲子,他的手擦過我的小兄弟、卵蛋,又在我屁股那裡蹭來蹭去,腿根那裡也沒有少蹭過給下,會有反應是合情合理的吧?

我已經在思考要不要開始想粽子還是其他更噁新的東西來轉移我的注意力,我挺怕在悶油瓶找到機關之前自己就先不濟地繳械弄了滿褲子都是。

  「吳邪。」

悶油瓶終於吱了聲,但是在我聽來只讓我的褲子更緊。

  「小哥怎了,找到了嘛?」

  「你挺一下腰。」

我心理已經不想吐到底是我思想已經歪斜還是這句話聽起來就是色情,我配合地抬了下腰讓小哥的手往我的腰側鑽。接著我就聽到什麼東西被按下去的聲音,還有一些石板摩擦跟卡準備狀的聲音。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一把被小哥扯了上來。

胖子問我是不是下面空氣稀薄我缺氧臉才紅得不正常,我只是模稜兩可地回應了幾個聲音就順著裝作自己急著呼吸新鮮空氣。

因為,那他娘的張起靈表情有一瞬間像是在笑。

 

完。

 


 

嗚嗚當初有寫過這麼歡快的東西真的好不可思議唷,看看我現在是什麼死樣子QUQ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