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梗概:這是某天阿蛇壞了(?)開放「和平分手」這個主題給大家點文。
小SAN的點了:16歲的小花和他的童貞。
校園架空。
CP:16歲小花/大人黑瞎子。


 

  解雨臣從那了無生趣的開學典禮溜了出來。雖然他是這所DM中學的一年級新生,理論上多少也要裝乖一下。但是當他耐著性子聽了校長十分鐘的演講之後,果斷地決定不要浪費他自己的人生。解雨臣有想過要回班上,但想了一下,決定去醫務室待著。那裡有床有冷氣,如果被人問起了還可以說是身體不舒服所以才中途離開。解雨臣記得早上的時候沒有校醫,只有一個友善的校護大媽。大媽很好說話,解雨臣想大概只要說一下自己是頭昏不舒服就可以在那裡睡到中午。

解雨臣有禮貌的敲了敲醫務室的門,裡面傳來的卻是男聲說,”進來。”

這樣解雨臣猶豫了一下,還是進去了。帶著不合時宜的墨鏡的校醫給了解雨臣一個笑容,和藹可親地問他是身體有哪裡不舒服嘛?解雨臣按照原訂計畫說是自己頭昏。校醫說有可能是發燒了,我幫你量一下體溫。說完,校醫走近解雨臣將自己的額頭往他的貼。解雨臣感覺到臉被冰涼的鏡片碰到了好一會兒。

  “好像沒有燒,不過你要不要去床上躺一下,等不昏了再走。"黑眼鏡退後了幾步,像是剛剛做的真的只是普通不過的拿耳溫槍量體溫而已。

解雨臣沒有多說什麼,恭敬不如從命地走到床邊,把簾子一拉就往床上倒下。

黑眼鏡想了一下,決定把"外出"的牌子掛在門外。他覺得自己必須跟解雨臣好好談一下才行。

  他跟解雨臣是兩個月前在網遊裡面認識的,兩個人的搭配不錯,很有默契。然後就是一般的套路什麼交換的QQ呀,發現住的很近就約出來見個面什麼的。黑眼鏡敢摸著自己那顆被很多人質疑過存在與否的良心說,他在遊戲裡面的時候就很喜歡解雨臣了。不只是他們的默契,還有在他們練功打怪順便天南地北的瞎聊的時候,他就覺得自己已經被吸引住了。特別是當見面之後,黑瞎子整個認栽。

不是有人說網上網下會是兩個樣,見網友就是等於幻想破滅之類的。黑眼鏡是覺得解雨臣的個性就跟他網遊裡面一樣,帶著幽默,好說話但是有自己的主見。唯一不一樣的就是外表了,那遊戲的角色外觀是可以由玩家自由捏塑的,當然人人都把自己角色捏成男帥女正,不過解雨臣卻是用遊戲設置好的默認配置,好像只改了髮型、髮色,眼角下多點了一顆痔而已。這點解雨臣說又不只他一個人懶惰,黑眼鏡不也是用了默認設置,只是在配件裡面多了一副墨鏡而已。黑眼鏡自己偷偷覺得,解雨臣應該也是對他多少有點意思的,至於是什麼意思,黑眼鏡就摸不透了。

  他們是在開學前半個月才決定要見個面的,然後接下來的半個月,黑眼鏡想,如果把他們之中任何一個的性別改掉,在旁人眼裡看來他們就是像是在嘗試跟對方求交往的攻略過程,但可惜他們都是男的,所以感覺上就只是很親密的哥兒們。

引爆點算是黑眼鏡引起的,他趁著最後想帶解雨臣去bar裡,借酒裝瘋也要把自己的心意表露出來。但沒有想到解雨臣卻說,他沒成年不能去。

這是個誤會。他們都知道彼此是學生,但是謹此而已。解雨臣覺得瘋癲愛玩的黑眼鏡大概是看起來老了一點的中學生,而黑眼鏡則是以為思想老成的解雨臣是個娃娃臉大學生。

結果娃娃臉的是黑眼鏡,他都已經醫校畢業捱過實習成為正式的校醫了,你覺得他能多年輕?而解雨臣則是心靈上過份早熟,可能是在網遊裡面只用文字溝通時候留下的印象太過強烈,所以即使見面了看到了對方略顯青澀的外貌黑眼鏡還是不覺得對方年紀會有多輕。反正黑眼鏡自己也是看起來青春永駐的怪物。

  那天晚上的事情還有後續,黑眼鏡換帶解雨臣去一家他很喜歡的小吃攤。他們合點了一盤青椒肉絲炒飯,一兩樣小菜。老闆還很熱情的送上了兩罐啤酒說是招待。他們多聊了一點學校的事情,解雨臣直接明瞭地坦承開學之後他就不會上遊戲了,而且能出來玩的時間也剩下週末而已。黑眼鏡安慰他說自己也差不多,因為他是在學校工作的。解雨臣笑著說你一定不是老師,所以是工友嘛。黑眼鏡說他是校醫,他們算是挺有默契地都沒有提或是問對方是在哪間學校。畢竟,不過就是網路上認識的人。

黑眼鏡有些自暴自棄地想著,本來不打算開的啤酒也開了。他們又繼續聊,反正還是暑假,他們聊了接下來還有哪些電影要去看,有哪些地方要去玩。因為菜有點辣,解雨臣就喝了幾口黑眼鏡的啤酒。黑眼鏡看著解雨臣仰起來的下巴,吞嚥的時候喉結上下的滾動的光景看得他口乾舌燥。

解雨臣放下啤酒的時候發現黑眼鏡還在看著他,就笑著說"不過就是喝了幾口,至於這麼計較嘛?”黑眼鏡回神笑了下,說”是呀我挺小氣的,快補償我一下。”

解雨臣突然就湊近親了他一下。如果是親在臉上其他地方都好,但是解雨臣就親在他的嘴唇上。黑眼鏡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大概兩秒之後解雨臣退開觀察黑眼鏡的反應,雖然隔著黑色鏡片他不知道黑眼鏡的眼神是什麼,但是解雨臣知道對方只是愣住不是反感。解雨臣趁著黑眼鏡腦筋還在亂轉的時候結了帳,把人拉到一旁的暗巷裡面。

他把高他半個頭的黑眼鏡壓在牆上,又再親了一次。這次黑眼鏡就不是安分地讓他親了。

  黑眼鏡敢說解雨臣之前一定沒親過多少人,技術實在不怎麼樣,跟新手一樣。但是黑眼鏡發現自己很喜歡這樣毫無技術的解雨臣式的親吻。明明就只是簡單嘴唇貼在一起磨蹭,沒用到舌頭也沒吸吮什麼的,但是黑眼鏡還是是覺得身上的血液開始往下半身流過去。解雨臣的親吻青澀、不確定要怎麼做,但是又強勢不容拒絕。

  “你跟我交往吧。”解雨臣這麼說。

黑眼鏡第一個反應是自己的台詞被搶了,第二是突然想到解雨臣的年紀。如果是那種純純的交往只是親手擁抱的話黑眼鏡覺得自己可能會接受,但是他跟解雨臣之間的火花絕對不可能那麼簡單。他甚至覺得只要自己答應了下一秒一定是去酒店開房間把事情辦了。

黑眼鏡可以再一次摸著那個被質疑的良心表示,他真的想跟解雨臣長久的交往下去,他圖的絕對不是肉體上的關係。但是到了這點他就不是很懂解雨臣的想法,解雨臣還小,或許還不要他這種長久綁定的感覺。黑眼鏡想,當朋友的話至少還可以長久一點,但是如果開始交往之後發現不合,那分手之後一定連朋友都不能好好當。

還是再緩緩吧,黑眼鏡想。

解雨臣把下巴抵在黑眼鏡的頸窩等著他的回答。

  “你喝歲醉了在說胡話嘛?”

黑眼鏡一說出口就後悔地要命,他不知道這些話聽在解雨臣耳裡到底是什麼感受,但是他感覺到解雨臣的身體先是一震,然後又放鬆了下來。

  “嗯,我有點醉了。”解雨臣順著他給的台階下,黑眼鏡有些帶著僥倖心態地想著這件事情先拖著就好。接下來解雨臣算是很盡責地扮演一個喝醉的人,整個人鬆軟軟地讓黑眼鏡撐著他走路。黑眼鏡讓解雨臣一手搭過自己的肩膀上,而自己一手攬著對方的腰。

那天算是黑眼鏡跟解雨臣身體接觸最多最近的一次。但是那天過後他們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地過他們各自的日子。解雨臣真的沒有上遊戲了,雖然QQ還是掛在那裡,他也有他的手機,但是黑眼鏡還真的沒有什麼勇氣去主動聯絡解雨臣。

中學新生都有那躲不過的軍訓,黑眼鏡身為DM中學的校醫自然是要到校,免得又傳出把學生操練到猝死的新聞。然後世界就是那麼小又那麼巧,他在新生裡面看到了解雨臣。解雨臣也有看到他,表情很平淡,把他當眾多教職員工裡的人一樣地看過去。黑眼鏡想自己應該也要表現地像他一樣,把解雨臣當作眾多的學生之一就好。

當他聽到有人敲門的時候只是在想是不是有那個學生又來裝病躺床了,沒有期待會看到解雨臣。事實上黑眼鏡從解雨臣臉上微微閃過的震驚得知,解雨臣也沒期待會看到他。說真的,要不是今天早上校護請他臨時要來加班,黑眼鏡的確是下午才會到學校。

黑眼鏡覺得自己還是高估了自己。他沒有辦法做到像解雨臣那樣無動於衷,他是故意地用那種曖昧的方式去探對方的體溫,但是解雨臣卻是一臉無所謂的平淡。不過,黑眼鏡想,解雨臣沒有當下立刻走人,就表示還有可以轉圜的餘地吧。

黑眼鏡輕輕把布簾拉開,走進去之後又拉上。他知道解雨臣沒有真的睡著。他蓄意地湊到解雨臣的耳邊,輕聲喊著他的名字。

  “解雨臣”、”雨臣”沒反應,黑眼鏡想了一下,用哀求一般的嗓音喊著”小花”

解語花是解雨臣遊戲網名,黑眼鏡跟他組隊沒多久就擅自決定了從那以後都叫他小花。甚至後來他們見面之後黑眼鏡還是喜歡這麼叫他。解雨臣象徵性抗議過幾次也就隨黑眼鏡叫了。

解雨臣認份地張眼,黑眼鏡也退到床邊坐好。

  ”我有話要跟你說。”黑眼鏡收起剛剛柔軟的語調,語氣認真了起來。解雨臣從床上坐起來,頭髮有些睡亂了,他隨手撥了撥整理。因為怕制服被睡皺所以脫到了一旁掛著,所以他現在上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背心。他還來不及問黑眼鏡想說什麼,就被對方壓回了床上狠狠地親了下去。

黑眼鏡幾乎上貼上去沒一秒就被解雨臣推開了,一直以來像是對他們那些事情沒有情緒的解雨臣露出了明顯的怒氣。

  “你幹什麼?”解雨臣沒有退縮,但是拳頭攛緊,黑眼鏡想自己要是再有什麼踰矩的動作應該就會直接被賞個幾拳。解雨臣帶著怒意的眼神讓黑眼鏡突然意識到,解雨臣是對他那天那個混帳得要死的消極拒絕感到受傷的。那說不定是解雨臣第一次主動去親別人,主動提起交往的要求,而自己用很爛的方式拒絕了,甚至後來也都沒有繼續聯繫。本來這件事情就該到此結束了,他想,解雨臣雖然會多少有點難過,但不至於到會對自己有什麼敵意。畢竟不能交往又不代表就要把對方當仇人看,最多就是像解雨臣表現的那樣漠視而已。可是,黑眼鏡想,如果立場反過來,自己跟對方告白被用很爛的方式拒絕,之後對方就當作事情沒發生過,然後沒多久拒絕自己的那個人又突然跟你表示曖昧又直接親過來,怎麼想都會覺得自己的被耍著玩,不然就是被暗示可以當砲友。

沒人喜歡自己的心意被這樣糟蹋的,不生氣才怪。

黑眼鏡一時之間沒有想到任何有用的補救方法,只能腦一熱地又湊過去。這次解雨臣就沒有客氣地要賞他一拳,黑眼鏡自然也是知道他的所以先一步把解雨臣兩隻手都壓制住,整個人跨壓上去,不然拒絕地硬是又親了解雨臣一下。

  “你跟我交往吧。”黑眼鏡鬆開壓制對方的手,但是沒有從對方的身上起來。

  “你是忘了吃藥在瘋話嘛?”解雨臣輕蔑地一笑。黑眼鏡知道解雨臣是故意用這種方式想要逼退自己,但是他想,自己已經退縮過一次了,不能再退縮了。

黑眼鏡摘了自己的墨鏡,低頭看著解雨臣。

  “我跟你當初一樣清醒。”

解雨臣只抬了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後就扭過頭,不去看他。黑眼鏡把頭抵在解雨臣的肩窩,低聲地說了聲”對不起”。黑眼鏡說不清楚自己對不起的是誰、是什麼。或許不只是對不起解雨臣敢勇於踏出第一步的勇氣,還有對不起自己,明明就那麼喜歡人家,卻又讓對方覺得受傷失望。黑眼鏡覺得自己真的做人挺失敗的。

黑眼鏡稍微撐起身體,想說再偷親個幾口就放過解雨臣,反正是自己先拒絕對方在先的,現在被拒絕回來剛好而已,沒有必要僵持住把場面弄得更難看。但沒有想到解雨臣突然使力,一陣天旋地轉黑眼鏡就被反壓到對方的身下。

解雨臣帶著笑意居高臨下看著他的神情很好看,很迷人。那光景看得讓黑眼鏡忘記要阻擋一下,因為這個姿勢太適合解雨臣掄拳揍人了。發覺黑眼鏡有些恍神,解雨臣本來要打人的心思又沒了。之前因為墨鏡的關係,所以解雨臣一直沒有看過黑眼鏡是用怎麼樣的眼神在看自己,但是現在他看到了。如果,他想著,如果黑眼鏡一直以來都是用這樣的眼神在看他的話。

  “小花,給個回覆吧?”

  ”要給回覆也是你先給,我先說的。”解雨臣雖然口氣很強硬,聽上去還像是在生氣,但是表情卻出賣了他的心情。

  ”我答應。換你答了。”

  ”我不答應,因為我也挺小氣的。”

  ”所以是要補償的意思?”黑眼鏡有些明知故問,不過解雨臣以直接行動回答他的提問。

不像是之前那種純純的親吻,這次解雨臣帶了一點狠勁,用自己的舌頭推開黑眼鏡的牙關就纏住對方的舌尖,重重地吸吮了幾下。手也直接地扯開黑眼鏡襯衫的釦子,鑽進去仔細地撫摸起來。這把黑眼鏡嚇得不輕,倒也不是說他介意被解雨臣壓,而是明明在一週之前解雨臣還像是新手,怎麼現在卻很熟練的樣子。

有一個不太舒服的念頭在他的腦裡滑過,他不希望是那樣。黑眼鏡伸手止住了在自己身上點火的手,解雨臣也很配合地停了下來。

  ”反悔了?”解雨臣笑得有些賊,像是惡作劇得逞的孩子。

黑眼鏡喜歡解雨臣這樣的表情,畢竟這樣才符合他的年紀,而不是一天到晚繃著一張像是帶過面具隱藏情緒的臉。那樣單純的笑容反而讓黑眼鏡不知道該怎麼問自己想問的問題。黑眼鏡不想直白地問對方是不是跟誰做過了。雖然這樣猜測的根據有點薄弱,但是黑眼鏡真的忍不住想會不會是在自己拒絕對方之後,解雨臣去找了別人。與其說是一種報復,不如說是一種發洩。黑眼鏡承認自己有時候情緒低落的時後會去bar裡找人來一發紓解一下。如果是解雨臣進到bar裡,不僅會有女人貼過去,就算是要做下的也會有男的願意貼上來。

  “覺得你怎麼突然變得很熟練呢?”黑眼鏡故意用開玩笑的口吻說著,揪起那隻在自己衣服裡的手湊到嘴邊親吻。

  “熟能生巧,”解雨臣這麼說,稍微停頓了下又繼續說下去,”我演練過幾次。”

  ”跟誰演練的?”黑眼鏡自己沒有發覺自己的語氣裡有多少的不悅。解雨臣不知道黑眼鏡想到那麼遠,只是不懂為什麼對方的反應怎麼會突然變得奇怪。但是他又不太想承認自己是那天之後找了些鈣片,把裡面被壓的那個當成是黑眼鏡在自己的腦海裡演練過一遍。

  ”跟你,有部鈣片裡面的主角挺像你的。”

聽到解雨臣這個回答讓黑眼鏡寬心了不少,心中不由得暗罵自己對方還算是白紙,就被自己想到如此不堪。

  ”身為專業的醫療人員,我必須告訴你性知識不該從鈣片上學。”黑眼鏡用著嚴肅地語氣說,但是解雨臣沒有理會他的話,又是氣勢十足地親了過去。這次黑眼鏡也開始回應他的親吻,原本被動的兩隻手也開始動手剝對方的衣服。

  “我聽其他老師說,校長的廢話至少會說兩個小時,現在還有一個半小時。以你的專業知識,時間還夠吧?”

開學典禮隔天校醫請了一個禮拜的假。

  根據醫務室大媽的說法,校醫身體不太舒服去醫院看病了。至於是看什麼病掛什麼科她就不清楚了。這個只有陪黑眼鏡去醫院的解雨臣知道黑眼鏡看的是肛腸科。

黑眼鏡對此只簡單表示了一句小鬼就只會橫衝直撞。

 

 

fin.


 

 

因為念念不忘肛腸科這個梗所以偷渡進來XDD

跟大家說點我的文其實真的要三思,因為我太容易在符合要求的情況下做出不符期待的事(?)。跟童貞分手又不一定要一寫到肉,是吧:)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