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角色:解雨臣、黑瞎子
三叔微信短篇「解雨臣的一天」衍生。
極短篇。


 


“我覺得解雨臣跟袋鼠很像。”

黑瞎子這麼說的時候連向來表情沒什麼大變化的人都忍不住抬頭看了他一眼,一旁的胖子笑開了差點被酒嗆到。黑瞎子對大家的反應覺得有一點受傷,於是認真地說了一次他覺得解雨臣真的很像。

胖子說難道是很會打拳嘛?一旁的吳邪告訴他其實袋鼠是後腿的踢擊比較厲害,還有被尾巴甩到會受重傷。胖子問吳邪難道你領教過,吳邪回答這個科普頻道都有。黑瞎子戲劇性地清了清喉嚨,說這個你們就不懂了,讓我從頭說起。

“我曾經替一個婦人接生過。”

“那也跳太遠了吧?”

”欸,有耐心一點聽我說完。”

反正事情的經過也沒有太複雜,就是一個婦人突然臨盆,其實說是突然也不對,那個大腹便便的樣子是老早就該待在醫院待產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婦人堅持不肯到醫院。後來黑瞎子聽見那個婦人哭喊著那個孩子不要在這個時候出生就好了,再晚個一兩年就好。

“這種事情還可以晚?”

“袋鼠就可以。”

黑瞎子說,袋鼠可以感測環境,發現環境惡劣的話會使胎兒停止生長,直到環境變好。停止生長的胎兒不會死去,但是就不會發育成長。最久據說可以保持在那個狀態下好幾年,直到乾旱結束。他繼續自顧自地說,覺得很不可思議吧,居然連胎兒的生長都可以控制。解雨臣就是這個樣子,很多我們以為是無法控制的,他都可以自控得很好,但是這樣不太健康會憋壞的。黑瞎子語氣裡透著假裝成是玩笑的擔憂。

吳邪聽懂了黑瞎子在說什麼,說真的他跟小花真正熟悉起來是很後來的事情。他一方面覺得小花很厲害,心理素質很高,一方面又覺得他似乎有哪裡不太對勁。越相處越覺得不對勁。他想黑瞎子說對了,小花心理一定有什麼被他自己抑制住了,在其他人認為那不能控制,但是解雨臣做到了。

“現在環境不差了。”

吳邪若有所思地吐了這句話出來,黑瞎子聽了之後有些恍惚了一下,但也笑了。

“也是,大環境變好了。”

“所以你們打算要炒房了嘛?”

解雨臣一邊說一邊走進來,胖子嚷嚷說著歡迎解董事長大駕光臨,不過遲到一樣要自罰三杯。小花豪爽地應了好,在桌上放了一組茶具,說是臺灣那裡有人送過來的。吳邪也很自動,知道這是小花要他等等拿去泡茶的意思。胖子繼續好奇著問難道是想以茶代酒嘛?

解雨臣笑了一下,把其中小小的白色杯子拿著,隨意抹了幾下便到了酒進去,喝了三杯。黑瞎子笑呵呵地說下次他會記得也隨身攜帶個聞香杯,這樣被罰也不用怕。解雨臣白了他一眼說誰怕了,是等等還有事情不能沾著酒氣。然後又轉頭過去跟吳邪說了幾句,跟胖子侃了幾句,張起靈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也微微頷了下頭。解雨臣拉了一張椅子坐下,多少吃了一點,然後一夥人就換了地方去喝茶。沒多久解雨臣的手機就震動了起來,黑瞎子沒品地說怎麼不開鈴聲,害他還以為解雨臣玩到這麼重口味隨身帶著玩具。解雨臣又看他,一副想要把茶潑過去似的。

只說解雨臣像是袋鼠,但事實上還是有差距的。

黑瞎子看著那個又離去的背影這麼想著。袋鼠可以控制,等到環境變好才讓胎兒繼續生長。但是解雨臣抑制的結果是導致他內心的某些東西已經死去,無法再次被激活。他算是目睹了那個解少當家開始慢慢死去的進程,只是沒有想到在他為吳邪的計畫分神的時候,解雨臣不知道經歷了什麼加速了那整個過程。

黑瞎子真的懷念他曾經在解雨臣眼神裡面看見的神采奕奕的流光,現在,在那些有墨鏡鏡片底下,解雨臣好看的雙眼同樣無光。

 

 

fin.

 


 

我心理有兩種大花,一種心理素質特好所以沒事,一種心理素質普通所以崩潰。不過我只有一個瞎瞎,一個說什麼都想要雞婆多管閒事的瞎瞎。袋鼠這個科普我挺多年前就看到過,每次偶爾翻到都覺得這個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梗,今天終於寫了雖然不是很有達到我要的感覺←到底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