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ption衍生
Eames/Arthur,突發極短篇。


 

Arthur不只一次地覺得Eames用籌碼作為Totem是一件不夠嚴謹的決定。Eames就會笑著反駁說我也不覺的拿個灌鉛的骰子有多嚴謹。

Eames曾經對著Ariadnei說,其實從一個人選擇用什麼樣的Totem就知道那個人真實的個性是什麼,因為那個東西是要帶到最內心深處的,如果離自己的本質太遠反而會變成矛盾跟破綻。

「所以,...」Ariadne裝模作樣地停頓了一下,才又繼續說「你的本質是賭徒?」

「一個怕輸或是不服輸的賭徒,所以他造假籌碼,這樣他就算輸了也不會有任何損失。」Arthur的聲音從後方飄過來,Eames的嘴角還是笑著。

「為什麼不能解釋成是我很重視我手中的籌碼,所以不計一切的要保住?」Eames用著深情款款語調對Ariadne說,Ariadne忍不住笑了,晃了晃手說謝啦她沒有要當對方心裡重要籌碼的意思。

這個話題便打住,Ariadne還有好多的課程要上。她最後或許不會一直跟他們在一起工作,但這不阻止Arthur教她更多。根據Arthur的說法,Ariadne的造夢品味跟他很近,Eames便回說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Ariadne的夢境比你的更有趣了太多。

「你想不想聽一下我怎麼分析你的本質?」

Arthur把那句「不想」留在自己的心理,根據他過往的經驗他知道他說了也阻止不了Eames想要發表意見的決心。所以他抬了抬下巴示意對方繼續說。

「我猜你也要說我是賭徒?」Arthur搶在Eames開口之前補上了一句。

「不,你就單純是個騙子。」

Eames的回答讓Arthur的眉毛挑得高高的,原本專注在電腦螢幕上的視線也移到了Eames的臉上。

Eames從口袋了掏出了一顆白色的骰子,然後又掏了另一個丟給Arthur。Eames隨意地將手上那個骰子往地上丟,三點,Arthur也把骰子往地上扔,四點。

「骰子的每一面,其實不是一樣的機率。」

「但總還是有骰到其他面的可能。」

「但是在你的世界裡面,骰子都只有一個結果,但是卻還開盤讓人去賭,這不就是騙子嘛?」

Eames不知什麼時候靠得很近,語調像是在泣訴男人始亂終棄的女人。

Arthur伸手拍了拍對方滿是鬍渣的側臉。「好,我把那些假籌碼還你。」

似乎等著就是Arthur這個動作,Eames迅速地把那隻手按在自己的臉上,不讓Arthur抽開。

「那些都是真的。」沒了之前玩笑的口吻,他說。

 

 

fin.

 


 

 

久違的短篇OUO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