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這篇部份含有全文的「劇透」,所以要不要看下去大家自己斟酌。

我自己很少在刊物上寫上自己對作品是怎麼詮釋的,因為我覺得那是我要給讀者的空間,而且這樣長篇大論的東西放在書裡我好過意不去(萬一後記比正文常怎辦呀XDDD)

 


 

 

一開始的《撥雲不見》只是想要藉著吳邪的角度去看小花,我自己是很喜歡在原作裡面兩個人為數不多,但是又親密信任的互動。其實開始寫的時候我才栽了黑/花這組CP沒多久,沙海第三卷第一章讓我徹底掉了下去,所以後續變成了小花對吳邪的隱瞞黑瞎的事情。那文本來的名字也不叫撥雲不見,但是現在我也想不起來原本叫啥XD

三叔的那段原文很精彩,關於一個人的神性如何被剝離成為普通人的那段。在我心裡的理解這句話其實不只包含了吳邪對黑瞎的評價,也包含了他對小花的。吳邪越是理解小花就越覺得小花不是外頭或是他曾經以為的那麼神,他看見小花跟自己的相似與柔軟。於是我就要打一下吳邪的臉,私心地讓吳邪還有不知道小花的地方,而小花則是裝作自己已經對吳邪毫無保留。我不覺得小花是可以做到這樣的人。無論對誰都是。要遮掩謊言的方式就是用另一個更明顯的謊言去遮。所以原作裡面那個關於黑瞎後續超離奇的謊言在我這裡就變成了煙霧彈,藏著的是小花跟黑瞎的千絲萬縷。

自首自己對黑瞎有正式強烈一點的好感是從沙海開始,對於三叔丟的解剖跟音樂學位的設定我更把持不住,有觸摸蒐集的設定也就在我腦海裡成型。於是在上部便是放了很多我自己對黑瞎的背景的設定。想把他表達成是一個熱心卻又自我的人。只對他在意的事情熱心,對更大的事情反而決定不看。看過沙海之後覺得黑瞎會這樣替吳邪的計畫涉險,需要多一點的動機,除了他本身的雞婆多管閒事之外,除了他可能跟九門有關又無關之外,我覺得還欠缺了什麼。原作裡面提及陳皮阿四,讓我想到小哥也曾經在那裡待過,於是我自己又腦補了起來。其實這裡的黑瞎對小哥也是很有興趣的,但是大約察覺到背後不單純,所以決定抱持著觀望的態度。但是他沒有想到後續他決定不觀望的小花也差不多在同一件事情裡面,正文裡面的吳邪沒有太多提及算是我的有意為之,私心覺得黑瞎子跟吳邪接洽之前就已經決定了要跳這個火坑。原作裡面提及的他信任解雨臣,就是我在上篇收尾之前的那段對話的腦洞點。

小花對黑瞎子說我不會害你。這個不僅是他對黑瞎說,也是小花對自己說。那個時間點小花在我的設定裡面還存在著未來的他自己會丟棄的對陌生人的信任。自己是不確定有沒有把那種掙扎感表現出來,但是小花在那個狀態下是真的很想相信黑瞎但是又不敢相信黑瞎。黑瞎在我心理就是不會主動害人的樣,應該是說只要不礙著他他就無所謂。但是如果是他自己工作上的他就沒有辦法了,他是個有職業道德的人,所以當他也應了小花的話,就表示日後在工作上如果有衝突,他要所要面對的是什麼。

下的部份算是又接回三叔對黑瞎的設定,一個走海外的人。黑瞎會瀟灑地就走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他發現小花有他自己的處理方法,而且他發現事情比他可以理解的還要複雜。黑瞎隱約也知道這個時候他再出現小花不知道能不能守住對他曾說的「不會害你」,與其讓事情真的變成那麼難看,黑瞎覺得還是離開好。這裡算是揭示我對黑瞎的另一個想法,就是他的油滑,沒有堅持,或者是可以說是他自身其實本來在雞婆熱心之後藏著的消極心態。關於與霍家聯手辦案,我當然又腦補了很多。那是兩人互動關係中很重要的時間點。我自己也沒有寫明當初小花是如何讓盤面變天,過程不算重點,重點在經過了那些之後,小花洗煉掉了信任。一方面是他跟黑瞎真的失聯了,一方面是他在計畫更多,所以他不會像當初一樣相信黑瞎是多麼單純地要幫助自己的怪人。當時的他會相信,但是過了那個時間點的他永遠不會。對黑瞎而言,對於長命的黑瞎而言他跟小花失聯的時間不算很長,甚至可能以正常人的角度來看也不算久,可是小花的改變讓黑瞎感到好奇。文裡面三不五時就讓小哥蹦踏出來,其實一方面是私心,一方則是不斷地在對比兩個同樣在九門運命底下的兩個人的相似與相異。以黑瞎的角度去看,他是一定希望那兩個人可以跟他一樣自在自我地活著。不過那次聯手之後讓黑瞎更加地看清楚小花怎麼樣都不可能有那麼一天。黑瞎在那之後加重的眼疾這塊我保留給三叔去解,一來是因為我真的沒有創意去想到底怎麼了,二來,跟我略過小花變天的理由很像,不過重點是放在他為什麼要那麼做的動機。黑瞎知道會有問題,所以支開小花,這是黑瞎很單純地良善,他知道小花可能處理不了,為此可能受傷,但是他又知道,如果直接跟對方說不要去大概沒有用。那算是黑瞎第一次利用了小花對他的信任,隱匿了事情,但是為了小花好,也為了讓小花心理不要有什麼疙瘩。這跟撥雲不見裡面小花做的事情很像。私心認為小花從黑瞎身上學了很多讓自己好過一點的思維模式跟行事技巧。

黑瞎跟小花各追了對方一次,也都各被對方拒絕了一次。這其實大概就是我最想要寫到的地方了。刊物最後定名叫艷火就是出自張懸同名的那首歌,當歌詞「 如果你在前方回頭 而我亦回頭 我們就錯過」以及「我等你在前方回頭 而我不回頭 你要不要我」這兩段出來的時候我才把腦裡在構思的兩個人有了一個交待。黑瞎是先出擊的那個,雖然這個私心設定有一點太犯規,但是我覺得黑瞎是有察覺到他自己至少在生理上對小花是有吸引力的。他的一點點小陰謀是想先從肉體關係開始,先有點什麼之後再慢慢摸索出來小花到底在面對的是什麼,或者是循循善誘他逃開,那是黑瞎打的算盤。不過如果是在他們初遇的時間點下,小花說不定就栽了。小花關於全部的要求其實暗示著他對黑瞎想要的掌控與不信任。小花的觸摸表達了他其實不介意沒有那些全部,但是小花嘴裡說的話卻相反。黑瞎察覺了小花的裂解成了兩個部份,雖然他會覺得自己無所謂,只要小花願意聽他可以把他那無聊冗長人生裡面記住的事情都說出來,他可以坦承、讓小花去掌控他。不過黑瞎知道那只會讓小花內心裡面的衝突加大,觸碰著他的小花不會那樣,但是說話的小花必須那樣。我自首我那裡其實有想過至少來個口活...不過想想還是不要好了XD

小花出擊那次,黑瞎用了小花的話澆他冷水。這裡黑瞎其實是生氣的,他要的全部其實也很明顯,就是不要小花繼續裂解,不要趁亂告白之後等傷好了又翻臉不認人。小花的陰謀也被識破了,那個精神狀態下的他很脆弱、不穩定,想要依賴黑瞎,但是他的理智告訴他不可以真的依賴下去。黑瞎大概是在那個時候知道自己可能無力把小花揪出來那個泥沼。黑瞎以為小花大概已經是死灰,他們倆就這樣,或許哪天可以當砲友,但是最多也到那裡止步。

不過吳邪的反擊計畫,讓黑瞎知道小花沒有死透,還想要從泥沼裡面出來。一直以來幾乎是順從的當作棋子的小花終於起身反動,除了吳邪這個瘋子起的瘋子計畫有可行性之外,我當然也是私心的設定,這是小花強吻完黑瞎之後心中也揮不掉的想法。小花也很希望這些破事可以有個結束。黑瞎不要臉地想著如果事情可以有個好的結果那小花一定會要他,但是他知道要小花主動還是有一點難度,可能又要耗上一些時間,所以他不介意他再主動出擊一次。

其實還有很不少我自己埋起來的梗呀構想沒有寫出來的,但是真的太瑣碎細雜了,所以就先寫到這裡。

要是在一年以前,告訴我會有這樣一本刊物從我這裡生出來,說真的我不會相信。但是如今這刊已經出現,而且我還在這裡敲後記,就讓我覺得人呀,果然不要替自己設限XD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