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現代背景。(啟→花黑)
這是張起靈、解雨臣以及黑瞎子之間的故事。
未完


 

 

張起靈side


 

理論上張起靈應該會厭惡解雨臣。因為當初他的父親,張啟山,就是為了要領養他而選擇捨棄了自己與母親。單親家庭的生活不好過,雖然他們物質上無虞,但是外界給他的和他的母親的異樣眼光從來沒有少過,甚至有一段日子他們還會被狗仔騷擾。

再來是因為黑瞎子。倒也不是說張起靈對他有什麼情愫,只是偶爾,會有人說你看那個姓齊的又跑去找七班那個解雨臣了,怎麼不找你一起?大家都知道他跟黑瞎子是朋友,雖然這段友誼開始的時間理由不明。但是班上的人都想,既然張起靈都可以跟那麼瘋癲的學長當朋友了,那就表示他其實只是有張撲克臉而已。讓原本差點被邊緣化的張起靈在班上還不至於被排除在外。黑瞎子有他自己的時間規劃,張起靈知道,只是在過去,黑瞎子玩樂以外的空閒時間會帶他,現在黑瞎子什麼時間都想要帶上解雨臣。

曾經有八卦的記者在學校開學前就得知他們同校的事情,寫了不小的篇幅在分析他的心路歷程,說他們得知彼此的身份的時候一定會大打出手或是互相咆哮,還在文末還提議是不是要把兩個人拆在不同的學校。

當然事情並沒有那麼狗血。雖然他們兩個是在軍訓的時候見面就認出彼此了。關於過去的事情,張起靈只知道父親為了領養解雨臣而不要整個家;解雨臣只知道張啟山會了領養自己捨棄了他自己的妻兒。張起靈認出來那是當初那個雨天裡面,被二月紅拉著的女孩,小孩子的性別本來就難分,那時紮了馬尾的解雨臣怎麼看都像是小女孩。解雨臣一聽張起靈的名字,和看到對方的臉,馬上就知道了他是誰。說不尷尬是假的,但是後來也相安無事。畢竟一個在一班一個在七班,除了打球遇到圖書館遇到走廊上遇到廁所遇到之外是還能有什麼事。理論上張起靈似乎應該要討厭解雨臣,但事實上張起靈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或許曾經覺得羨慕過,但其實解雨臣就跟他班上其他的人差不多。

後來因為黑瞎子的關係,他跟解雨臣相處的時間多了起來。他很快就發現自己沒有討厭他的理由。甚至相對於其他人來說,解雨臣給他的是好感。他只是不懂為什麼還是有些知道他們故事的人覺得自己討厭解雨臣,明明那些故事其實與他們無關,他跟解雨臣都一樣,他們都不是主動去當故事的角色,而是那些事情就發生在他們身上。

 


 

解雨臣side


 

理論上來說,解雨臣應該是對張起靈抱持著愧疚感。因為他,在太多種意義上讓張起靈原本可以正常的家庭裂解開了。張起靈的父親為了領養他不僅離婚,也將那時才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張起靈也一併放棄了。他是不知道張啟山有沒有回去過探視他們,但是解雨臣知道,在他與張啟山的那段生活裡面,他是被當成張啟山最珍視的那個在疼愛著,這個位置理論上不應該是他。

在二月紅收養他之前關於解家的記憶他其實印象不深,但是記得曾經有解家的人怒氣沖沖地過來找二月紅說要簽字要自己放棄什麼繼承權。後來等他大一點回想起來,他才知道其實自己在那個時候,於法律上還是屬於解家的一份子。但是那些親戚的嘴臉他都記得,因為二月紅還是會在過節的時候帶他回去。他那時候很困惑,明明應該都是自己家裡的人,為什麼卻對待自己像是在對待陌生人。張啟山更是讓解雨臣困惑,他是當時解雨臣生命中待他第二好的人,他也記得解家的人有還找過張啟山一次,就一次而已,張啟山跟二月紅不一樣。二月紅似乎還是有所顧忌所以不會說什麼太扎人的話,但是張啟山說得很很直接,原本就不怒自威的聲調讓過來的解家人開始唯唯諾諾了起來。張啟山說,無論當初解九還是二月紅談好了什麼都與他無關,現在的解雨臣是張家的人。解雨臣在某些意義上算是篡了張起靈在張家的位。

在解雨臣印象中,張啟山對所有人都是繃著一張臉,只有在面對自己的時候會緩和下來。

後來在一些奇怪的八卦雜誌上看到的,有人會把那些相關專訪的雜誌寄到家裡來。像是騷擾一樣。解雨臣的好奇心一下就戰勝了張啟山跟他說過的不要去看沒有價值的八卦雜誌這點。雖然張啟山很快都會處理掉,但是有只要看到刊物是哪家的幾期幾號,要再找出來看也不是難事。

他在那些雜誌上看到了不一樣的張啟山。也知道張啟山原本應該有一個兒子。雜誌裡繪聲繪影地說了張啟山在家都是怎樣的冷漠,也說張啟山一次也沒有抱過張起靈,沒有給過他的兒子一點溫暖。雖然知道那些很有可能只是假的,但是說那些東西沒有影響到他對張啟山的想法是騙人的,不過沒有多久解雨臣還是平復了下來。比起相信某些人寫出來的可能是杜撰的內容,解雨臣更相信跟自己生活在一起的張啟山。雜誌裡的張啟山是個差勁的父親,但是他從來都沒有感覺到那樣的張啟山過。

張起靈跟張啟山長得很像,活脫脫的翻版。解雨臣一開始還真的有一點不知所措,因為他飛快地就在想到接下來的家長日,他們兩人萬一不小心遇到了會怎麼樣。他偷偷想了一下那兩個人不發一語地盯著對方會是怎麼樣的畫面。

他跟張起靈沒在同一個班,有互動的時間自然也不算多。就只就是普通的同校同學。只是偶爾解雨臣還是時不時會忍不住去想,要是把那兩個人放在一起聊聊會怎麼樣。再後來一點,解雨臣的心思就被要如何面對黑瞎子的告白給佔了一大半去,便把張起靈的事情就擱到了一旁。

結果反而是因為黑瞎子的關係讓解雨臣跟張起靈有更多的相處時間。他才漸漸知道原來張起靈從初中的時候就跟黑瞎子認識,雖然那兩個人也沒有多說什麼,但是解雨臣感覺得出來他們感情很好。倒也不是說是會有什麼曖昧的那種好法,而是有一點像是兄弟之間的。解雨臣不太知道張起靈是不是跟自己一樣,沒有跟其他的親戚或是兄弟姊妹住在一起生活,但是他可以確定的是張起靈的課後的生活中似乎沒有黑瞎子以外的其他人,這點跟解雨臣自己也差不多,他離開學校之後的活動幾乎都只跟張啟山一起。

「不僅是家人,連朋友都奪走了」解雨臣簡直可以想像如果後續有狗仔發現他跟黑瞎子與張起靈之間的故事,一定會有雜誌下這樣的標題,而他也一點都不會感到意外。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有一次他注意到了某本寄到家裡來的雜誌,那本雜誌難得地讓對這件事情沒有什麼情緒的張啟山繃起了臉。基於好奇心,解雨臣很快地就找到了那本雜誌,他們不知道怎透過什麼樣的管道知道他跟張起靈同校,洋洋灑灑地寫了不小的篇幅在揣測他們兩人會有怎樣的互動。上頭說他應該感到愧疚,對此解雨臣只覺得好笑。明明最該愧疚的就是怎麼樣都要把他們的事情拿到紙上胡寫的那些人。

他承認自己對張起靈曾經有過同情或是憐憫一類的想法,但是後來他反而是為了會抱有這樣想法的自己感到羞愧。張起靈跟他一樣,在一個無法選擇的處境裡面,沒有誰高誰低,誰搶了誰,誰該同情誰,誰該怨恨誰的問題。總體來說他是很喜歡張起靈的,或許是因為有些相似的背景所以他們有種微妙的默契,而且能夠一起聯手讓總是一臉迎刃有餘的黑瞎子些微的不知所措也是件有趣的事情。

解雨臣覺得,他跟張起靈在故事裡只是被誤解成是”起因”的”結果”而已,沒有必要去在意其他人怎麼說,況且要摻進去又不他們選擇的。

 

 tbc...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