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兩個角色關進密室裡,然後設定只有一個能活著出來,這樣會有什麼進展呢?

Thor+Loki 張啟山+二月紅 迪諾+雲雀


 

 

[Sisyphus]Thor+Loki

第一百八十次。Loki與Thor回到那個巨蛇所在的迷宮裡面。他們兩個人試過各種方式,但是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從那個迷宮出去。迷宮的底部有一副手銬鍊子,巨蛇也沒有攻擊,只是靜靜地吐著蛇信。第一百八十一次,Thor自願套上那些枷鎖,第一百八十二次,枷鎖轉移到正打算離開的Loki身上,第一百八十三次,Loki受不了蛇毒的侵蝕痛苦哀號。
Loki不會自願套上那些枷鎖,永遠不會,但每次都是他被綁上枷鎖,蛇毒腐蝕他的臉、他的身體,Thor只好殺死巨蛇,阻止巨蛇繼續分泌毒液。

然後就會是第一百八十四次,他們會回到迷宮入口,智者會微笑著告訴他們一定要有一個在枷鎖上承受蛇毒。

最後一次,巨蛇的毒牙戳入Loki的心窩。

 


 

[ ]張啟山+二月紅

 

“既然生不同裘,自然死也不同穴。”那好像是二月紅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句話,張啟山有些意識不清地在回想著,這是他最狼狽的一次。斗裡很乾淨,卻是進來的人髒。他知道大抵是衝著自己來的,但是沒有想到會扯著二月紅一起。

人體是有所極限的,無論怎麼鍛鍊都有一個無法突破的限制。

“我其實原諒不了你。”這好像也是二月紅的話,張啟山記不起為什麼要突然說起這個,或許是在他們摸索過環境之後推斷出來除了等待外頭的人之外別無他法的時候。二月紅笑著可能出不去了,有些話不說就在也沒機會說了。

可以不進食,但是一定要喝水。

“你還有一個戲班要顧。”
“你還有你的國家大義要守。”

他隨身的酒瓶裡面在下斗前會換成水,但是那不夠。不夠兩個人,甚至也不夠一個人。

“至少等我死透吧。”

好像那才是二月紅的最後一句話。張啟山不記得。

據說張佛爺被挖出來的時候全身是血。

 


 


[騙子] 迪諾+雲雀

「恭彌,你記不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在面臨選擇的時候不要弄得像是單選題一樣,不要只看到現有的選項?」

「我記得,要自己製造自己想要的選擇。」

迪諾苦笑了一下,他記得當初自己可不是這樣說的,但是雲雀總是這樣。迪諾記得當初自己會那樣說,主要是想要讓那個總是固執的少年知道事情其實是有可以轉圜的餘地,不是一定非黑即白。他記得自己是說拿中學生的考卷來作例子,告訴雲雀,不是每個題目都要當成是單選題來做,而是簡答題或是更複雜一點的申論題。總可以找到方式拿分。也不知道那時少年怎麼理解的,至少對方是有聽進去,有做了改變,不再那麼尖銳。

「其實我騙你的。」

迪諾這麼說的時候雲雀很不以為然,或者可以說是不在意。後者老早就過了那種會因為謊言和欺騙而被牽動情緒的衝動時光了。

「有些事情,一定要有所取捨。」

雲雀意識到身後的迪諾氣氛有點不太對勁的時候已經太遲,他在視力被黑暗吞噬之前,只最後看到了迪諾金色的頭髮。說沒有不甘心是自欺欺人,他在失去意識之前就在想那個男人當年對他說了那麼多結果還不是一樣要把自己丟下。迪諾說過他太過功利主義,總是往自身最大的利益去考量犧牲其他的。那個人也不是一樣,「加百羅涅」終究比「雲雀恭彌」重要。

他再次醒來的時候是在並盛的醫院。

他對著一旁還在支吾其詞的澤田剛吉說他要咬殺對他說謊的人。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