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三叔微信「解雨臣的一天」架構下衍生。
主要角色:黑瞎子、解雨臣。

 


 


黑瞎子說過,“這輩子別指望我跟解雨臣可以和平分手。”當時他這麼說的時候沒人信他,全當他在開玩笑。

那時後在場的胖子說,“我看你就是會一哭二鬧三上吊來挽留的樣。”
黑瞎子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怎麼不說是我抓著他的把柄逼他別分的?”
“他能有什麼把柄在你手上,豔照嗎?”

這個沒營養的對話自然在解雨臣出現之後就自動消失。其實這個奇怪的分手話題解雨臣在門外是有聽到的,他只是在黑瞎子提到自己的時候忍不住想多聽一下。沒聽到什麼有用的,他這麼想著。然後他覺得吳邪一臉你跟黑瞎子有八卦的表情讓他想揍人。

不過解雨臣覺得黑瞎子說對了,他們不可能和平分手。

沒有開始,又要怎麼分手。

曾經在德國受過那要命的哲學和邏輯訓練的黑瞎子會說,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是不能以這麼狹隘的方式被定義的。套句簡單點的人話來說,就是他倆之間的關係很複雜。他們曾經是像是師傅和徒弟,也曾經像是兄弟。原本是一上一下,下者被上者庇佑的不算對等的關係漸漸變成對等的,像是朋友,像是夥伴,像是過命的兄弟,但有時候又像是競爭敵手。真槍實彈動真格的動手也不是沒發生過。

至於說沒動過上床的念頭,那是騙人的。但是就想過而已。畢竟他們之間已經夠複雜了,解雨臣不希望以後會有什麼差錯會影響他的判斷,黑瞎子也不想要變成日後始終拌著解雨臣的人。他們彼此都知道,因為精神上已經過份親密了,再加上肉體關係的話,事情會超過他們現下能夠接受的某個界限。

不過話總是不能亂講的,自從那次發言之後黑瞎子感覺到胖子和吳邪總是要賊溜溜的眼神在看他跟解雨臣,黑瞎子轉而求助張起靈,說他都快要被看穿了個洞了,但是對方連理都不理。解雨臣可能是以前就受到各種曖昧的眼光習慣了,也隨他們這樣看來看去,調侃來調侃去的。

幸好胖子只有在解雨臣不在的時候說些葷話,像是問他到底有沒有成功爬上解雨臣的床之類的。黑瞎子倒是承認地很快,說解雨臣對床的要求很高,所以每張床都是舒服又柔軟。胖子便嘿嘿嘿地笑了幾聲都上了床了怎麼還說兩個人關係是清白的。

黑瞎子立刻拉著吳邪下水,反駁說解雨臣的床他也沒有少睡過,他們還是一起睡的,哪像他都是得了准許才能自己一個人往上躺。吳邪也立刻反擊說你們總有一起睡過吧,黑瞎子繼續回擊說沒有你跟他睡的多,堵得吳邪不知道要怎麼接下去。

躺過解雨臣的床又不能算是什麼,穿過他的衣服、吃過他方盤子裡的東西、喝過他喝過的啤酒,搶過他抽過的菸。擠過同一間房、同一個帳篷、同一個睡袋,在同一間浴室裡沖澡,互相替對方處理傷口,願意背向著對方,願意信任對方。感覺這些事情又不是他專屬的,黑瞎子不懂為什麼其他人要這麼想他跟解雨臣。

或許這跟黑瞎子可以將那個四合院當成自己家來去自如的關係。但那是誤解,他才沒有來去自如,他每次進去都是冒著被機關給滅了的風險溜進去的。溜進去之後解雨臣會像審犯人一樣問他是怎麼進來的,藉此改善他的保全系統。然後黑瞎子就可以賺到五星級飯店一般的享受。這與其說是特殊關係不如說是互相利用。他不忘拖張起靈下水,說以他的身手也可以去試試。

那棟四合院的生物辨識系統只有載入解雨臣的而已。他說過,載入別人就是多給那些人被其他人盯上的風險。黑瞎子用著像是在交代身後事的語調說,如果哪天他的被加入那四合院的生物辨識系統裡,就是解雨臣要對他殺人滅口的前兆了。

胖子說:“那一定是你做了什麼要他殺你滅口的事情。"對此,解雨臣倒是一臉若有所思地說他還真的沒有想過有這個方法,或許可以試試。吳邪對著黑瞎子補上一句自作孽。

解雨臣笑起來很好看,這點有眼睛能看的人都知道。只是很少人有幸可以看到他真正的笑開。看最多是吳邪,以及伴在吳邪旁邊的張起靈,本來這個第一是算黑瞎子的,但是有太長一陣子他們都沒有見過面,而且解雨臣曾經一度,吝嗇起所有要本來可以對他展露的情緒。直到某天,黑瞎子發現解雨臣在盯著他看,用著一副不確定是要殺他還是操他的肅穆表情。

還好最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除了解雨臣終於又對他笑了之外。

不要結束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要有起頭。這是解雨臣琢磨那麼久之後想到的對於黑瞎子,一個最安全、副作用也最小的解決辦法。

黑瞎子表示雙手雙腳贊成,這樣就不會有分手的問題也不會有離婚的問題。既然放不下就不要拾起算是他的人生哲理。

真要說有什麼缺點的話,大概就是吳邪變得像是紅娘一樣煩人。

 

完。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