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沙海後衍生。
向電影Gravity致敬。
主要角色:吳邪、解雨臣

 


 


  一陣天旋地轉之後,四周只剩下潮濕的空氣和黑暗。或許不是全黑,但是在已經頭昏眼花的吳邪看起來就是一片黑色。還有安靜。當初在隕玉之前還有胖子陪他侃,不然在面對著那巨大的寂靜之前,人要發瘋太容易了。不過現在真的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至少在他的下一個安排之前,他只會是一個人。雖然吳邪已經在想自己能不能撐到下一個階段。他甚至不太想要點燈,反正這裡只會有他知道自己在這,不需要在點火引人注意。吳邪脖子上的那個創口又在隱隱作痛,他想拿菸,又想到菸早就丟了。但是他卻留著打火機。

不久,遠方傳了一陣腳步聲,帶著不強的光往他這裡走過來。是在找他。吳邪瞬間全身緊繃了起來,現在的他太脆弱,隨便的雜魚徒手都可以把他幹掉。現在的吳邪要跑也跑不掉,他知道自己的雙腿已經到了極限,早就連痛的感覺都沒有。要躲也沒有辦法躲,這個地方太空了連可以掩蔽的物體也沒有。吳邪盡可能地把自己的身體壓縮到最小,做好備戰姿勢。

“你還撐得住吧?”

說話的人是解雨臣,他手上的光源是他那只粉色的手機。看起來挺狼狽的,不過整體上還是比吳邪的狀態還要好上很多。

“小花?”

吳邪看著小花走到他的身邊,把手機螢幕的亮度調小。先是看了一下他的瞳孔反應,體溫,又掐了幾下他的大腿,確定他痛到嗷出了聲才撤手。又要他抬高脖子看看那個創口是不是又滲血了。吳邪腦袋一片混亂地看著小花在確認他的健康狀態,直到小花了彈他的額頭要他回神。

“我看你還可以呀,幹麻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小花坐到吳邪身旁,低頭拿起了手機開始鼓搗起來。

吳邪看著被手機螢幕照亮的小花的臉。在他印象裡小花總是那樣,即使沾著血、泥土還是什麼其他的東西,看上去還是一般人還要好看。他說過,小花像是自帶發光和清潔功能一樣,無論在什麼情況底下都是光鮮亮麗的。

“你再撐著點,黎簇應該快到了。”小花繼續敲打著手機。

“小花,你是怎麼撐過去的?”

吳邪這麼問的時候小花抬眼看他,帶著一點笑。

“解家人做事一定會留後路,給自己留一手,不好意思呀就算我再信你也一樣。”

吳邪看著小花,小花也看著他。小花每次跟他說不好意思都是那個表情,吳邪看不出來他到底是真的覺得抱歉,還是只是說出來讓自己不要生氣。

“小花,你是怎麼撐過去的。”

“就背著你搞了我自己的小動作。沒告訴你,希望沒有影響到你的計畫太多。”

小花那麼說的時候,吳邪讀到了那個輕鬆的語氣之後藏的一點窘蹙。不要有隱瞞,是吳邪讓解雨臣涉入之後的第一個條件。吳邪記得自己曾經無聊到問小花一些有點過於私人問題,來測試對方答應過的毫無隱瞞是不是真的。那時小花回答的時候,一點猶豫都沒有。像是吳邪只是在問他早餐吃了什麼。

“小花,你是怎麼撐過去的。”

這次小花就沒有回答,只是看著吳邪。手機的螢幕的光突然小了起來,吳邪開始看不清楚小花的臉。

“吳邪。”

小花叫他的時候,作為光源的手機已經失去功效。四周又回到一片黑暗,遠方似乎有腳步聲,但是吳邪只想要豎起耳朵聽清楚小花想要跟他說什麼。

“我先走了。”

腳步聲伴隨著強光襲來,吳邪瞇起眼睛,企圖在光下看見點什麼。他似乎看見了解雨臣轉身走開的背影。張起靈是走入長白山裡,黑瞎子是走入沙漠裡,還有很多人,他大概都知道他們最終的走向,但是小花會走到哪裡,他從來沒有一個確切的概念。

黎簇在看到吳邪臉上有淚光才想到在黑暗中太久的人不應該直接面對光源,即使他已經把手電的亮度調小了。

 

完。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