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栁樓心月滿牀,
錦屛繡褥夜生香。
不知門外春多少,
自起移燈照海棠。

《醉起》(元·薩都剌)


盜墓筆記衍生。
角色:解雨臣、黑瞎子


 

 

跟其他人塞在同個房間同張床的事情黑瞎子沒有少遇過,反正能休息就好。況且不是真的同床共枕,黑瞎子被櫃台那個妹子亮晶晶彷彿在期待什麼眼神扎到有點毛,反倒是解雨臣一臉沒事的接過那個單間房的鑰匙,還順道問了最近的藥房在哪。黑瞎子眼角一瞥覺得那個妹子八成等等過度換氣症候群就會犯了。

房間在三樓的最裡面,正當黑瞎子在想這個位置萬一有人來找麻煩要跑很麻煩的時候,解雨臣刷的一聲把床邊的窗簾拉開。不算廉價的玻璃窗,雖然是用毛玻璃但是擋不住窗外的霓虹燈,解雨臣把窗開了一道縫隙張望著,黑瞎子湊過去看,如果真的出事了要跑翻窗挺方便的。窗子又被解雨臣關上,看來那個窗戶注重的是隔音。黑瞎子想,也是呢。

總要有個人是醒著。所以當黑瞎子先去床上睡的時候解雨臣是坐在椅子上。他們沒有開燈,製造兩個人都沒有醒的假象給別人。因為光線的不足的關係所以解雨臣沒有拿出他的手機來玩遊戲。不過他拉開了窗簾,窗外照進來的光在床上打了一塊奇異的顏色,卻不會打擾到黑瞎子的休眠。

黑瞎子本來想讓解雨臣先去睡的,這樣等到他睡的時候床上便會沾著解雨臣的味道。他覺得可惜,但這不妨礙他入睡。隨時要保持身體的最佳狀態,不要浪費任何一個可以休息的時間。這是他教解雨臣的,他沒有必要砸自己的招牌。黑瞎子不會真的熟睡,但淺眠不無小補。

黑瞎子無關緊要地想起有一次,他們必須露宿在山林裡。跟脫險的他們有些狼狽,但是至少沒有什麼重傷。解雨臣那時候還不怎麼純熟,不會控制體力的消耗,所以黑瞎子讓他先睡。

黑瞎子永遠記得那個被月光撒滿了整身卻還可以不受驚擾地熟睡的解雨臣。那月光襯著解雨臣的畫面很好看,解雨臣對他的信任很美。他記得那個時候自己還故意地說也不怕我趁機捅你一刀之類的話,可惜了解雨臣是真的睡死沒有聽到。

想著那時候睡得很熟的解雨臣,黑瞎子意識慢慢陷入睡眠裡面。

黑瞎子是被房門外的嘻笑聲弄醒的,小姐嗲聲嗲氣的拉攏著生意,討價還價。解雨臣知道他醒了,告訴黑瞎子他還可以再睡,30分鐘後交班。黑瞎子說他醒了就不想睡了,現在換班吧。解雨臣從善如流,解了上衣到床邊蹬掉鞋。黑瞎子把解雨臣拉到那塊色光底下,想著,即使不是月光,即使他還醒著,還是很好看。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