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CP:黑瞎子/解雨臣
短篇。 


 


他側躺在床上,好不容易有一點睡意的時候感覺到了原本安分躺在他身邊的,說是暖床功能的人開始啃他的背。不是親吻,是一口又一口的咬著,舔著。力道抓得很剛好,會有一點疼的感覺,但是不會留下痕跡太久。

“我餓了。”

“我想睡。”

兩個聲音同時起頭,同時結束,留下尷尬的沉默。解雨臣翻過身,讓自己面向著黑瞎子,不過房間裡面沒有任何的光源,他還看不見黑瞎子的表情。他真的要睡覺的時候是不點燈的,像是今晚。前幾天晚上他就留了一盞小燈,讓黑瞎子決定要不要折騰他。套句黑瞎子的說法,是身心健全的男人就老實面對自己的渴望,沒跟他客氣地連到浴室去清洗時還再多要了一次。解雨臣也不至於矯情,真的舒服爽快也沒有什麼好不承認的。黑瞎子咬在他背上的感覺點起了一點火花,只是好不容易失眠的情況改善了,能夠自然產生睡意想睡覺的夜晚他還是情願多睡一點。

“真的想睡?”

問是這樣問,黑瞎子倒也沒有要窮追猛打的意思,他給那些和諧運動正當化的其中一個藉口就是每次做完之後解雨臣都會睡得很快、很沉,會有更好的睡眠品質。那雖然是個帶著假公濟私心態的藉口,但是黑瞎子真的在乎解雨臣到底能不能好好入睡。

“最近幾個晚上都挺好睡的,”解雨臣的聲音有一點糊,有點自言自語的感覺“天氣冷的關係吧,跟蛇一樣要冬眠”,黑瞎子一聽忍不住笑了,“怎麼會有人說自己像蛇的?”“不然是熊嘛?““熊挺好呀”“也沒見你冬眠...”“我比較常發情一點,這你肯定看過。”

他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然後不久解雨臣就睡著了,沒了下文。

解雨臣睡覺的時後習慣把背向著黑瞎子,不是什麼拒絕的意思,黑瞎子觀察了一陣子才注意到自己不在床上暖床陪睡的時候,解雨臣會把背向著牆,向著相對安全的地方。

這次他沒有去啃對方的背了,他稍微低下頭親吻了一下隆起的蝴蝶骨。想著明天醒來之後要怎麼止餓。

 

 

fin.

 


 

 

這個是回應我ask上發問姑娘的點文,其實我的ask不帶這個功能,只是很想感謝那個姑娘問我問題OUQ

我的ask

這篇反常到我覺得自己被盜號了...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