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自狗尾續貂自許福元先生的《盲人玫瑰》

極短篇

齊先生/解先生 


 

聽門外的齊先生講得正歡頭頭是道,門內的人也不好意思去拆他的台。等齊先生在外頭顯擺夠了,才踏進門就被絆了一腳,差點摔了,不過齊先生還是順勢往地上一坐。

盲人唉唉叫,說怎麼能這樣呢,要對盲胞友善不是近年的主打文宣嘛。古董商解先生用腳尖踢了踢,說,你詐人,你明明就看過玫瑰花長什麼樣子。齊瞎子咯咯地笑了幾聲,說他也沒有說自己沒看過呀。這個天氣冷,地上的石子地磚自然也冷,比誰先心軟似的,解先生啜了幾口熱茶,問他地上不冷嘛。齊先生也不是那種不知好歹的人,趕緊地伸出手喊冷,求對方搭把手拉他起來。

解先生笑那些人好騙,齊先生那樣的手哪可能真的全是種花造成的。他讓齊先生拉著自己的手,領著到椅子邊坐好。解先生懶得計較齊先生把自己的茶杯當成他的,一口乾了上好的茶。

“那花兒,真的很漂亮。”

“你說你的玫瑰嘛?“

“不是,我說的不是我的花。雖然我也替那花澆過水、施過肥擋過風什麼的,但是那花從來都不是我的。”

解先生含糊地發出了個聲,讓齊先生繼續說下去。

盲人說,那花品種好,不用人照料就可以長得好,但他還是喜歡多管閒事。他被那花刺過,但是他還是喜歡那朵花。盲人說,現在他看不見了,希望的也不多,就希望那朵花可以來看看他。

解先生笑著問齊先生是不是聊齋看多了,居然會等著花成精來報恩。齊先生說不是報恩,是陪伴,他這樣一個殘疾人士獨自生活好可憐好淒涼呀。解先生哼了一聲,站起來離開桌子。齊先生以為是自己的話哪說了惹解先生不高興,正在估摸著要講點什麼好聽的挽回一下,就聽到離開的腳步聲又折回來了。

原本被喝乾的茶杯又被注滿了熱茶,空氣裡瀰起一陣淡淡地茶香。

解先生只淡淡問了一句。

“有人幫你倒茶,還淒涼嘛?”

 

 

 

fin.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