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幻境》後妄想衍生
與原作衝突。(因為寫於三叔完結之前...)
角色:小張哥/蛇祖


 

“小蛇,你可以把蛇都徹了嘛?”公子哥一邊剝掉身上又打溼的衣服,隨便鋪在一旁的石塊上晾乾。我實在有一點不懂那傢伙再說什麼,現在蛇祖跟他基本上都是赤條條在火堆旁,哪還有地方可以藏蛇。可能公子哥沒感覺到什麼,但是我可以感覺到“我”磨了摩牙床,幾條細小的蛇從蛇祖的頭髮裡竄出來,緩緩地從他的耳朵滑到肩膀,慢慢地爬到地面上。公子哥的視線跟著那條蛇走,但是我又覺得他的視線好像哪裡不太對勁。“你要做什麼?”我還可以感覺到頭皮裡還有蛇在滑動,證明蛇祖其實還有一點腦子知道不應該就衝著一句話把所有防身的蛇就這樣徹了。經歷了那麼多破事他的智商總算是有一點長進。

“你知道我身上這個紋身是什麼嘛?”蛇祖搖了搖頭,一如往常地習字如金。公子哥往蛇祖這裡挨了過來,用手摩挲他的刺青。“這個叫『窮奇』,是一種上古的凶獸。就是那種吃人鬧事的壞事都幹的神獸,”公子哥說到這裡我大致同意,對於蛇祖這種人來說講什麼山海經什麼考據都像是在對牛彈琴,只是我不太懂他怎麼突然說起了這個,“還有,這種野獸性淫。”

不僅我懵了,蛇祖大概也是。公子哥突然沒頭沒腦地講這種話的目的是什麼,是在等悶油瓶回來等衣服烤乾所以來點閒話家常嘛。公子哥又挨近了一點,蛇祖注意到對方的身體不曉得是因為離火太近還是怎麼著,看上去有些發紅。“我”的視線又往下打量了一點,看到公子哥的跨下有些興奮起來的小兄弟。

“你應該帶鳳凰一起過來。”蛇祖感覺起來似乎沒有多大的尷尬,想來也是,有時候夾一趟喇嘛要混在男人堆裡,什麼情況沒見過,況且剛才算是大量用到腎上腺素的突發狀況,身體會有一點反應也是正常的。我不敢說蛇祖懂這些生理的專業知識,不過我想以他的經驗來看,就算不懂也沒差。公子哥像是沒事一樣地繼續靠近,蛇祖握了握拳。要是以前我大概會認為這是什麼動手前的小動作,但是對於蛇祖來說,這就是動手了。一條不知哪裡來的有胳膊粗的蛇從蛇祖的身後竄到“我”跟公子哥中間,警告的意味濃厚。

公子哥苦笑了一下,這個表情在他臉上算是難得一見。不過蛇祖還是沒有把那條蛇撤走。公子哥沒有後退,也沒有前進,視那條蛇為無物地繼續說了下去。他說他現在很難過,蛇祖毫不客氣地嘖了一聲。公子哥斂起了他臉上不正經的表情。看著一個大男人用手指戳著自己的刺青是一件挺奇怪的事。

“我不能跟你講太多,但是這個紋身真的給了我很多方便跟好處。但是你也知道,天下哪裡有這麼美的事情。我大概隔一陣子就會發作一次。”“發作什麼?”“欸,跟你說了,這個窮奇性淫。”公子哥說著似乎又想靠過來,但是顧忌到那條蛇,又沒有動作。“你蛇可以不要徹,但是叫他們別攻擊好不好。看,這一路下來我哪次害過你了?”公子哥的口氣軟了下來,跟之前悶油瓶聊天的時候那種玩鬧性質的哀求不一樣。

“那你想幹什麼。”聽蛇祖的話似乎是答應了公子哥的請求,公子哥二話不說撲過來,幾乎整個人都貼在了“我”的身上。他真的身體在偏熱,他的鳥直接抵在蛇祖的肚子上。“小蛇,你的身體好涼快。“公子哥一邊說還一邊拿頭在蛇祖的身上亂蹭,蹭到他一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我可以讓蛇纏在你的身上。”我想蛇祖是一個不太喜歡跟人有肢體接觸的人,撇除其他因素來說,公子哥的體溫在這個晚上的溫度下其實是挺舒服的,但是蛇祖卻是起了全身的雞皮疙瘩。公子哥的兩隻手直接纏上蛇祖的背後。做了一件事我也會起雞皮疙瘩的事情。

 

 

 

 

 

fin or tbc...

 


 

這篇可以停在這裡也可以繼續,不算坑(挺腰

嗚嗚上次這樣不顧一切不怕打臉的CP一組人是哪個時候呀...

蛇祖跟小張哥或是叫他公子哥真的徹底敲到我(艸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