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寫手的試煉:
  2. 1.告白,不使用「喜歡」,「愛」等字眼。
  3. 2.分手,不使用「分手」,「再見」等字眼。
  4. 3.死亡,不使用「死亡」「盡頭」「到此為止」「那邊」等直接表述。
  5. 4.重逢,不使用「好久不見」「歡迎回来」「記得當年」等直接表述。

 


盜墓筆記-幻境衍生。

CP:小張哥/蛇祖

 


 

 

蛇祖入張家的門也算是好一陣子了。出了那個寨子之後他就一直在張家底下做事,他們做的事情也不也是每次都像那個寨子發生的那樣命懸一繫,有時候只是簡單的翻幾個山頭跟人接應拿東西,或是單純地去探聽些事情,不過基本上基本上小張哥都跟著他。前者的說法當然是要帶著新入門的人懂家裡的規矩,沒多久小張哥也不避嫌地告訴蛇祖是因為他人還不夠精明,需要有人顧著才不會輕易地被套話。小張哥頭頭是道地說著,說小蛇以後在張家是要當要角做大事的人,所以要從一開始就守好,不可以給別人有收買的機會。那幾乎是小張哥每次被蛇祖問起為什麼要跟著他的時候都會搬出來說的理由。說到有一次讓沒什麼劇烈情緒表現的蛇祖臉色一沉。

“你不信任我。”蛇祖得出這個結論,臉色很難看。小張哥一時沒有料到對方會往那個方向想,而蛇祖也沒有隱藏他臉上那種不被信任的受挫感。

“你不要這樣想。”小張哥拉了一張椅子坐得離蛇祖很近,幾乎整個肩膀都貼到對方的肩膀上,很有小動物在撒嬌討好的意味。因為喝過特製的藥了,加上真的跟蛇祖算上是朝夕相處,那些蛇基本上已經不太會因為小張哥突然靠進而發動攻擊了。小張哥又用肩膀多蹭了幾下,有幾條蛇應該是驚擾到有不爽從衣服、頭髮裡探出來看他。蛇祖沒有理會小張哥,當他不存在一樣地繼續喝他的茶。小張哥又再貼近了一點,蛇祖不著痕跡地退開,但小張哥一手攬住了他的腰,不讓他再退開。

“小蛇你聽我說啦,我從來沒有這樣的意思。”蛇祖用手肘頂了頂,但是小張哥還是沒有放開。“我很相信你的。”蛇祖冷哼了一下,“我之前有次下地不是答應你的要求,讓你把那條怪蛇纏在我身上嘛?這不是信任你是什麼?”

“那條蛇是要護你的。”蛇祖淡淡地反駁他,“欸,不是要防我的?”

“我為什麼要防你?”蛇祖繼續冷冷地回答,但是小張哥聽到之後心口都熱了起來。他把頭埋在蛇祖肩膀上,鼻尖蹭著對方的頭髮。“你對我這麼好,我當然要一直跟著你呀。”

“不用一直跟著吧。”蛇祖的語氣聽起來軟化了一點,似乎是意識到或許是他自己想太多了,他也回想到其實小張哥在他面前的肢體語言幾乎是放鬆、不帶任何戒備的。語言上的欺騙可以訓練,但是身體上的沒有那麼容易。

“要呀,一定要,小蛇你不要甩掉我。”相處下來蛇祖也知道如果他不應話的話,小張哥會繼續煩他,所以就應了一句“不會甩掉你”,讓小張哥樂得在其中一條蛇上親了一口。

“你親我的蛇幹麻?”

“也是,應該要親你才對。”

 

 

完。

 


 

 

此為挑戰1.

其實我是覺得小張哥是會把喜歡呀、愛呀這些字眼說出來的人,但是說的時候未必會真的有那樣的意思。是真的時候他反而不會說出來XDDD

個人以為在他們這個行業裡面(?),信任就是最好的告白了!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