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CP:黑瞎子/解雨臣
放上完整第一章節。


 

 

解雨臣夢到了小時候的事情,他夢到在四合院的院子裡面玩,先是踢著毽子後來又有其他的小孩兒過來,他便放起了紙鳶,陽光撒在他飄散的頭髮上,他抬著頭看著被牆院擋了個大半的天空。解雨臣記得當時自己的必須仰著頭才可以看清那個四合院屋頂上的磚瓦花紋,而他前些日子有回去看過。小時候的他覺得那些牆院是如此高大,一堵又一堵地彷彿將他層層圍住。現在的他只需要微微地抬頭就可以看到被歲月磨花的屋瓦,要翻牆而過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夢裡的他紙鳶卡在庭院的樹上,他只能仰著頭看著,無能為力。

 

說真的解雨臣很少睡著之後還做夢的,所以他醒來的時候還有一點恍惚,想著自己怎麼會突然夢到過去的事情。解雨臣從床上坐起身的時候就隱約覺得,似乎有哪裡不太對勁,他環顧了一下四周,又沒有看出什麼問題。解雨臣以為是自己剛做完夢還有一點昏頭的關係,所以他揉了揉自己的臉,要自己清醒過來,但這一揉,卻讓他發現了更不對勁的地方。

 

解雨臣覺得自己臉的觸感不太對,他接著也注意到自己的頭髮長度似乎不太對。他看了下自己的雙手,又掀開棉被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解雨臣讓自己先深呼吸,接著,他有些腳步不穩地走到浴室去。洗臉台的高度、鏡子的高度讓他的心又涼了一截,不過他還是先開了水,閉上眼睛,捧了一把又一把的水往自己的臉上波,讓冰涼的水沖洗自己的臉。他過去什麼大大小小的破事沒有遇過,解雨臣都是正面迎擊,沒有半點逃避。但是這次他真的由衷的希望自己是睡昏頭而已。連當初二月紅的死訊傳來的時候他都沒有像現在這麼希望自己只是經歷著一場惡夢。

 

解雨臣索性把洗臉台注滿水,把臉埋下去。這是他讓自己冷靜下來的習慣。解雨臣想著,寧可醒來自己還睡在那個濕氣很重的墓室裡面...

解雨臣緩過氣,把頭抬起來。水珠濕淋淋在他臉上,他看向鏡子。鏡子裡的他還是只有三分之一不到的身影。因為身高太矮了。解雨臣看著鏡子中,那個熟悉又陌生的,十多歲的自己。解雨臣稍微擠了擠臉上的表情,最後一次確定了這不是什麼高端的惡作劇之後,才真正地放棄逃避現實,靜下心來一一釐清自己該怎麼做。眼下的他最需要的除了是弄清前因後果恢復原狀之外,更重要的是不能被其他人發現他現在身體的異常。

 

解雨臣突然很慶幸自己平常就喜歡搞神龍見首不見尾、行蹤飄忽不定那一套,他不會沒事要一群人跟著他,即使是入住酒店,也頂多就是派人看著出入口而已。他飛快地想了一下,這個房間是待不得了,在他找到辦法恢復之前,一定得找一個地方先藏著。解雨臣還不至於到找不到信得過的人,但想到目前最有可能在附近的人,就讓他覺得帶著些微地不願意。

 

或許是身體變成了小孩連帶思想也著有點孩子氣,他真的不是很想要讓那個人看到自己現在的模樣。

 

 

黑瞎子的手機發出簡訊的提示音,這個對他來說算是稀奇的事情,稀奇到他沒有認出來那是他的手機提示音。他這隻手機可是連廣告訊息都很少會有的一次性手機,用完額度就丟的。況且有事找他的人要不就是殺上門,要不就是直接打來,哪還會傳訊給他的。

 

毫無懸念,傳訊號碼隱藏,不過傳來的訊息卻是一些亂七八糟的單詞。一開始黑瞎子以為這是個是不知道哪家的廣告戶系統錯亂才寄到他這裡來的,本來想要刪掉,但是他注意到訊息的主旨用的是德文。他想,似乎還沒有那一家的廣告戶高端到會用德文。黑瞎子想起來那個單字是他寫給解雨臣過的其中一個。似乎是哪天他們要一起辦事的晚上,因為無聊所以窩在酒店的沙發上看著不知道是老美還是誰出品的B級諜報片,中間牽扯了德國、希特勒之類的二戰陰謀論,還有黑瞎子一聽就知道文法錯誤的德語。

 

因為真的太無聊了,黑瞎子有樣學樣地設計了一組密碼。一開始解雨臣還笑黑瞎子幼稚,但是後來也還是算是起勁的陪黑瞎子一起設計了起來。雖然對他們來說是不太實用的東西,但是因為那個晚上實在太長太無聊了,又沒別的事可以幹,所以還真的給他們設計出來了。只有他們兩個人才可以破譯的暗號。

 

跟所有的新玩意兒一樣,一定是剛開始有一段新歡蜜月期,接著就是新鮮感過去之後被擱著永不見天日。那組暗號他們真的有用過幾次,效果也挺不錯。只是他們之間還真的沒有什麼事情要保密到這種地步,而拿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玩一下,又覺得有種殺雞焉用牛刀的麻煩感,沒多久就還是老老實實地用普通的方式聯絡交換訊息。

 

黑瞎子想了一下解雨臣最近的行程,明末清初的墓。他本來也是要跟著去的,但是解雨臣一口就拒絕他了。理由是那個墓規模不大、墓主也不是什麼達官貴人,所以東西大概也不會多值錢,解雨臣是當作給新伙計練手用的,因此用不著請他這種高價位的人出馬,搞不好其中一件多少值錢的貨就抵完夾他喇嘛的價。黑瞎子跟解雨臣之間的帳面向來都是很清楚的,該收的一毛都不會少,自然也沒有什麼優惠。

 

這點他們一起取得的共識,黑瞎子收少對解雨臣來說就是賣人情,解雨臣當然不肯,他沒有短視到會覺得少幾個子兒去換人情債是划算的。黑瞎子則是覺得要是只要幾次價格低了就會破壞他的行情,這當然不好,雖然他也不是缺那幾個子兒,單純覺得貼了個高價在身上他很喜歡。

 

黑瞎子認真看起短訊,想著是不是解雨臣最近又太無聊。破譯出來的內容很簡潔明瞭,要黑瞎子替他不驚動任何人地從酒店房間內拿個東西出來。說是東西也不太準確,黑瞎子認真地又多看了兩遍,破譯的內容還是一樣,除非有什麼東西的名稱就叫做:“孩子”。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