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Zero衍生

Rider組

戰爭結束之後,Waver留在冬木市的一點小事。
一樣是阿蛇不負責的腦補。


 


乾燥了快半個月的冬木市下起了雨,而且還是暴雨。

不過Waver不知道,至少在他下班之前都不知道。因為麥肯吉夫婦替他找到的短期打工是在市立的圖書館,替他們整理那些不見天日被隨便收納的外文書。本來以為不會花多少時間,但是那些外文書有很多都是曾經停留在冬木的旅人捐贈的。雖然有些髒污或破損,但是有不少是已經絕版的書。Waver甚至還找到當初紀錄是誰捐贈了什麼書的名冊。館方覺得這個可以成為他們圖書館的特色,所以就讓Waver去處理這塊,找到那些被捐贈的書,整理一、兩個書架出放置。那些書上有些會有捐贈人的簽名,有些是藏書票。書本邊緣的手污黑痕,讓Waver有時候會想到Rider留在他那裡的那本『伊利亞德』。

那本書說什麼他都不會捐贈過來的。Waver這麼想著。

他又整理到一本亞歷山大的傳記。出於一點私心,Waver把那些傳記都放在一塊。他也看過一些分析評斷的書,覺得很有趣。他很想讓那些人知道,其實真正的征服王不是他們筆下那樣神性的存在。是有很多缺點的。

Waver下班的時候雨勢暫緩了一點,他借了雨傘,搭車回家。在到站牌之後,才十分鐘不到的路程又變成了大雨,像是故意要把他淋濕一樣。如果是以前,說不定他會叨唸點什麼連天氣都跟我作對之類的話,但是現在的他正在學著改變自己的心胸。要寬大,不能小家子氣的,不然會配不上他的王的氣度。

才這麼一想,天空就亮了一下,響起了低沉的雷鳴。

那是一個秘密。其實Waver有點怕打雷的聲響。也不知道為什麼,雷聲總是可以讓他心驚膽顫。不過因為Rider的寶具戰車總是會伴著雷響,從一開始也是會怕,到後來反而就習慣了。Waver不喜歡的、怕的事物,有很多都在那短短的十一天裡面被Rider顛覆了。像是怕雷響、像是懼高,像是討厭彪形大漢。

他拿高了雨傘,抬頭看著遠方發著青光的雨雲。

只是普通的打雷而已。

回到家裡,瑪莎夫人就催促著Waver趕快去洗澡,把打溼的衣物換掉,也讓熱水把身體弄暖。浴室裡面亞歷士先生的盥洗用品被收在一個角落。其實Rider不需要做這些清潔的,但是避免讓那對老夫婦起疑,Waver還是教了對方該怎麼使用牙膏和牙刷。他都忘了其實聖杯早就有給所有被召喚的英靈足夠的知識在現世生活。這個後來Rider才告訴Waver的。後者那時候一臉不悅地說害他白白浪費了時間和口水。不過Rider卻笑著說比起那些被硬塞在腦袋裡面的知識,他更喜歡Waver的解說。

洗完澡弄乾頭髮,Waver發現餐桌上已經放上了晚餐,但是老夫婦卻沒有開動,而是在看著電視。如果是之前,他一定會對他們說不用特別等我,你們自己先吃飯之類的話。現在的他只是對著看過來的老夫婦微笑了一下,就自然不過地坐到位置上,在瑪莎夫人要替他添了熱湯要他先暖暖身子的時候說了簡單的謝謝。

在接過碗之前,突然一個響雷落下,瑪莎夫人被嚇到手有些不穩。不過Waver眼明手快地把碗接好了。

「這麼響的雷真是嚇人呢。」瑪莎夫人撫了撫自己的心口。

「是呀,我以前其實很怕打雷的。」

Waver這麼說著。

「不過現在已經不怕了。」

到了晚上就寢的時候,雷聲還是沒有停歇。窗戶因為怕雨水噴進來所以關上,雷聲變得更加沉悶。他窩在棉被裡面迷迷糊糊地準備入睡。Waver已經想不起來當初自己怎麼會怕雷聲了。現在聽到雷聲只會讓他想到Rider。想到曾經在在冬木市的夜空中馳騁著,想到那位穿著猩紅斗篷的大漢高舉著劍的模樣。

那讓他感到安心、感到某種勇氣。雖然還是或多或少會有一點期待。期待天降下來的戰車,期待揮劍召喚的人。不過那些感覺都比最初的恐懼都還要來的好。

在他睡著之前,他又想到某個人的鼾聲被他形容過像是雷鳴一樣。


fin.

 


 

本文收錄於刊物《Moirae》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