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0 盜墓筆記小說本新刊《Before you Do Something to Me》印調&預留

軍隊架空

黑花

向電影The Night Porter致敬。

天雷。

設定篇見→The Night Porter

另一篇:差異性

算起來這是他們重逢之後,第一次做愛。

不是先前那幾次帶著試探,甚至是報復的性行為,而是黑瞎子在過去那段晦暗的日子裡,一點一滴、慢慢侵蝕到他的身體記憶的那些,代表著信任的觸碰。解雨臣被黑瞎子引導,甚至是享受那種親密的,帶著羞恥、疼痛的歡愉。雖然起初真的讓他很想死,充滿痛苦,但是解雨臣承認,因為黑瞎子的出現讓而有所改變。他剛脫離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恨那個骯髒的軍隊、腐敗的政府,恨死了那裡所有的軍人,但是每次想到黑瞎子他就又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但是轉念一想,解雨臣覺得自己應該是下半生都不用再去思考任何有關黑瞎子的任何事情才對。他不用去想那些事情,所以把那段過往封印在他的腦海裡。

結果黑瞎子沒死,甚至還與他再次相遇。

解雨臣想過舉報黑瞎子,但是當他再一次強迫自己細想過去那些點滴的時候,解雨臣才意識到黑瞎子所給他的...

“怎麼了,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嘛?”黑瞎子笑著問解雨臣,雖然他被後者綁在床上,但是一點緊張都沒有,反而是他在擔心那個綁到一半就緩下動作的解雨臣。先前幾次上床的經驗都讓黑瞎子受了傷,也不是解雨臣故意的,只是他真的不太懂要如何拿捏力道。在這種情趣遊戲上黑瞎子算是已經算是老手,知道分寸在哪裡,但是他錯估了解雨臣對這方面的知識,黑瞎子沒有想到解雨臣把當初自己教他的給忘了。

黑瞎子在認出解雨臣的時候的確有那麼幾秒想過是不是應該殺人滅口,但是他更多是想到了那個曾經在他懷裡睡著的樣子。或許起初真的是帶著點玩樂心態,但是黑瞎子漸漸地放不了手,盡可能地利用自己的關係讓解雨臣與其他人隔開。他自己解釋為是一種佔有慾作祟,可是在分離之後,他反而卻很清楚那絕對不只是單純這樣而已。

所以黑瞎子在跟解雨確定了自己不會被舉報,而解雨臣也願意再見到他之後。雖然口頭是說那是封口費,雖然解雨臣說那是對過去的報復,不過黑瞎子完全願意讓解雨臣對他做任何事情。

第一次做的時候解雨臣就用皮帶抽傷了他,當下黑瞎子真的以為那是解雨臣在發洩他對自己的不滿,所以咬牙撐了幾下,直到破皮流血,以及聽到解雨臣的驚呼才想到解雨臣可能是個新手這個可能。雖然真的挺疼的,但是後續解雨臣像隻崽獸一樣撫慰著他的傷口的時候,黑瞎子覺得也值了。

“會綁太緊嗎?”
“不會,這樣剛好。”

黑瞎子只是雙手被反綁到背後而已,所以還有辦法湊過去親吻解雨臣的面頰,像是在鼓勵他繼續下去。

做愛從親吻開始。

解雨臣記得黑瞎子從以前就這麼告訴他,所以就把黑瞎子壓到床板上熱切地吻了起來。黑瞎子同樣熱切地配合、回應,但是不喧賓奪主。解雨臣把吻蔓延到黑瞎子的頸側,手也開始剝開黑瞎子的衣服。

黑瞎子喜歡被他舔。這是解雨臣發現的,而剛才黑瞎子才洗完澡,所以解雨臣不介意用這種方式挑逗對方。他一邊按照黑瞎子以前對他做的,在對方的胸口劃著圓圈,用舌尖碾壓已經挺立發脹乳尖。他把黑瞎子的上半身脫光,也幾乎吮吻舔弄過黑瞎子每一個有感覺的地方,留下明顯的紅印。解雨臣可以感覺到黑瞎子絕對有因為他的舉動而興奮了起來,開始發紅的皮膚,越來越急速的呼吸和心跳聲都是證據。

黑瞎子不知道解雨臣想怎麼玩,但是他很樂意接受挑戰。他多少猜到解雨臣是想要讓他開口要求下半身也要同樣的愛撫,但是基於小小的抵抗心態他自然不會輕易說出口,反而是故意發出喘息和呻吟反過來想讓解雨臣先受不了脫了他的褲子。

解雨臣舔了舔黑瞎子的肚臍,他記得黑瞎子跟他講過會癢的地方就是會有感覺的地方,而他曾經不經意的發現黑瞎子似乎那個位置會怕癢。

“別只舔這個洞呀。”黑瞎子抬了抬腰,讓解雨臣的舌尖滑到他的褲頭上。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