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份試閱。

全文收錄於刊物《Before you Do Something to Me》

《Dirty little secret》-現代 AU。涉及 3P 

 

 

 

 

 

 
 
 
      黑瞎子被請去當解雨臣的貼身保鑣,先簽了兩個月的約。 
 
      他不是很清楚那個解家的大少到底惹了什麼事情,總之那份活的報
酬很豐厚,而且大概也是運氣不錯沒有出什麼大事情,所以約也就沒有
再續下去。黑瞎子那幾些日子就是跟著解雨臣出入各種場合,像是那些
他從來沒有想過的高檔酒店、餐廳。 
 
解雨臣很大方,讓黑瞎子跟他享有同樣的待遇。從那些日子相處下來,
黑瞎子覺得解雨臣難怪會是其他大老的眼中釘。除卻解家本身的財力之
外,解雨臣外表上又十分出眾,氣質上跟那些財大氣粗的董事長又有天
壤之別。年輕、頭腦好、顏值高又多金,而且還依然單身。大概所有言
情小說裡面男主角的優點都在他的身上了。 
 
      至於個性的部份黑瞎子不予評價,畢竟也只是短時間的相處,要假
裝成彬彬有禮又很好相處的樣子也不算難。不過解雨臣的幽默感應該是
真的,會冷不防開一些無關緊要的小玩笑這點讓黑瞎子覺得很有趣,而
且同時解雨臣笑起來也很好看。 
 
不過黑瞎子還是覺得解雨臣似乎藏著什麼。 
 
      解雨臣單身,沒有伴侶也沒有跟誰傳過曖昧。除了應酬之外也不太
進出酒店。對女性沒有興趣這點黑瞎子有想過,畢竟面對那些意圖不軌
又不斷倒貼過來的女人,黑瞎子一點也不意外解雨臣會興致缺缺。
 
但是到完全沒有生理需求就真的有點奇怪了,至少解雨臣看上去是個身心健
全的男性,完全沒有發洩真的不太正常。因為黑瞎子那兩個月是真的寸
步不離地跟著,連解雨臣洗澡的時候都守在門外的那種。黑瞎子耳朵
靈,聽的出來解雨臣至少沒在洗澡的時候擼過。 
 
      黑瞎子當然也想過解雨臣是彎的,所以就在最後幾天半是邀請半
是玩笑地問解雨臣要不要洗澡的時候乾脆一起洗算了。本來以為解雨臣
會委婉地拒絕,但是沒想到對方卻是一派輕鬆地答應了下來,說反正他
的浴室大,也對黑瞎子每次都要洗不到十分鐘的澡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黑瞎子敢說解雨臣大概是他遇過態度最好的雇主,他甚至在想如果解雨
臣不續他的貼身保鏢約,他願意降價去當他們公司的保全也好。 
 
      一開始的時候本來相安無事,畢竟夠塞十幾個人的浴室當然也夠他
們各自洗各自的。都是男人沒有刻意要迴避的意思,甚至稍微比較了一
下彼此的身材。解雨臣皮膚偏白,雖然瘦了一點,但是身上還是有他上
健身房鍛鍊的肌肉線條。 
 
這次貼身保鏢的工作自然也是讓黑瞎子憋了一陣子沒有發洩,也因為那
將近兩個月跟解雨臣相處融洽。黑瞎子是對自己誠實的人,解雨臣是他
喜歡的款。雖然似乎還有些地方他看不透,但是這不妨礙他對著對方的
裸體起反應。 
 
      “真不好意思,只是董事會太大驚小怪了一點,讓你就這樣陪了我
整整快兩個月。”解雨臣伸了伸泡在熱水裡面的腿,碰到了黑瞎子的
腳。那個可以算是浴池的浴缸即使讓他們兩個人面對面坐著泡在裡面也 
 不會擁擠。黑瞎子本來對泡澡沒有興趣,但是解雨臣開口問他了,也沒
有什麼好拒絕的。 
 
      “我這兩個月都陪解董吃香喝辣,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吧。”黑瞎
子一邊說一邊故意用腳也踢了踢解雨臣的。這似乎激起了解雨臣的一點
玩心,他踢了些水花起來把黑瞎子的墨鏡打溼。黑瞎子馬上也不乾示弱
地用手捧了水就往解雨臣那裡潑。打鬧了一會兒,黑瞎子試探性地把解
雨臣壓到浴池的邊緣,作勢要壓制,但是卻被對方一個反手反壓了回去。 
 
      “忘了告訴你我可是有學防身術的。”解雨臣這麼說的時候嘴角掛
著得意的淺笑,黑瞎子一時沒有忍住,就親了過去。 
 
      不過後來沒發生什麼。 
 
      解雨臣沒有拒絕他,甚至黑瞎子也可以感覺到解雨臣的性器抵到了
自己的肚子上。知道不是自己一個人有這種渴望,黑瞎子本來打算從善
如流地更進一步。可是當黑瞎子伸手攬過對方,兩個人身體緊貼在一起
的時候,解雨臣的身體雖然展露出了興趣,但還是有些藏不住的不自然
顫抖,以及僵硬。黑瞎子不覺得解雨臣這個反應是因為他是處的,所以
猜測對方大概是心理上有什麼過不去的坎。 
 
      要把到嘴邊的肉吐掉是有一點可惜,不過黑瞎子自認自己還算是有
原則的人,就多親了幾口多摸了幾下,就放過了解雨臣。自己到淋浴間
處理了一下就先離開浴室了。解雨臣慢了他一會兒出來。空氣裡的水汽
是濕冷的。黑瞎子想著解雨臣大概是沖冷水了。  
  
      “所以,是要守齋戒還是還願什麼的嗎?”在給自己到熱茶的解雨
臣被黑瞎子這個沒頭沒腦的問題弄得挑起了眉毛。 
 
      “還是說,解氏集團成功的秘訣是禁慾主義?” 
 
      解雨臣意識到黑瞎子指的是剛才在浴室裡面莫名其妙開始卻又臨
時喊停的親暱。但是被這一問又更加不得其解,雖然那時候黑瞎子親上
來的時候他是有點意外,但解雨臣也沒有多加抗拒,他多少還是有察覺
到黑瞎子看他的眼神有那麼點不同,也被對方旁敲側擊過怎麼沒有什麼
夜生活,心理多少有底黑瞎子對自己八成是有意思,而解雨臣也對自己
誠實,黑瞎子的確是他喜歡造型。只是,他不是很確定黑瞎子... 
 
      “剛剛突然喊停的是你吧?你突然想到不能跟雇主上床之類的行
規?”解雨臣還記得當下他還算是主動地勾過黑瞎子的後腦親吻,打算
給自己跟黑瞎子一個機會嘗試看看。 
 
      “喔,我感覺起來你挺緊張的,怕你還是處做了要我負責。”黑瞎
子嘻皮笑臉地說著,沒打算把自己真正想的說出來。他雖然是有上過醫
大,但是他沒有信心可以搞什麼心理治療。 
 
      “那個環境我不太習慣。”解雨臣這麼說的時候已經爬上了他自己
的床。“那換個你習慣的環境就行了?”黑瞎子坐到解雨臣的床邊,黑
色的身影在解雨臣臉上罩了一層陰影。“沒錯,不過...”解雨臣伸手擋
了擋黑瞎子掀他棉被的動作,“明早還有董事會。” 
 
 
解雨臣笑得狡黠,黑瞎子只好說了聲晚安。 
 
接下來幾天黑瞎子以為就這麼沒戲了,不過解雨臣塞了兩張名片給他,
告訴他自己在那裡會比較習慣一點。一張名片是解雨臣的,但是跟他一
般的名片又有一點不太一樣,上面似乎塗了點什麼,所以散發出微微的
香氣。另一張名片是一家市中心內很知名的俱樂部,政商名流都愛去,
價格自然不菲,不過隱私做的很好。 
 
      “不過讓你知道一下,我不一定每次都在那裡。” 
 
      黑瞎子在心理想著這不是廢話嗎,他有一點因為自己在解雨臣心中
已經變成如此急色的形象感到不快,所以也就把這個事情擱著。直到他
跟解雨臣正式解約之後。 
 
      黑瞎子真的踏進去大概是在兩個星期之後。一開始黑瞎子覺得這間
俱樂部之所以可以受解雨臣青睞就是因為保密手段做得很徹底,但是當
他看到了接待他的服務生拿出了一本冊子一件一件地宣讀他要注意的
事項跟規矩的時候,黑瞎子才聽理解這家俱樂部真正的功能。 
 
      大概是有錢又有名氣的上流階級才會想到辦性愛俱樂部這種事
情。需要推薦的審查會員制不過就是讓他們可以安心縱慾的手段。黑瞎
子一想就覺得解雨臣挺可憐的,沒有安全感到這種地步,連洩個火都還
要這樣小心翼翼,沒有辦法把看上眼的人直接帶去開房。 
 
      “...以上就是注意事項,如果先生您都清楚的話,就可以決定一下
今天您想要怎麼玩了。” 
 
玩法是配對制的,開好自己的條件俱樂部就會去幫你找條件相符的人。
正當黑瞎子在苦惱自己要怎麼樣用俱樂部給的默認條件裡面下出一個
只有解雨臣符合的結果的時候,服務生曖昧地笑了。 
 
      “雖然我不應該多嘴的,不過先生您的推薦人是這裡的 VIP,所以
通常是他在挑選對象的。”黑瞎子想著果然跟服務人員打好關係是很重
要的,於是他裝出一副虛心求教的樣子。 
 
      “那我應該要怎麼填比較好呢。”服務員替在黑瞎子填寫好了身高
外觀描述之後,就替他圈選了幾個選項,被選擇、矇眼、服從、捆綁、
鞭打、無時間限制。黑瞎子大致問了一下那些字眼的意思,發現他真的
誤會解雨臣了。那個人不是禁慾,只是堅持他想要的模式。 
 
      “不過還是先提醒先生一下好了,還是有這個可能不是您理想中的
人選擇您,這樣沒問題吧。”在把表單送出去之前,服務生這麼提醒了
黑瞎子一次。不過黑瞎子想了一下,就算不是好像也沒有什麼關係,當
作學個經驗也不錯。 
 
接著他就被帶去浴室要求清潔身上的衣物全部都被換掉,只穿了俱樂部
提供的工字背心跟牛仔褲,墨鏡也被換成了眼罩。矇眼這點對他來說不
是問題,他的視力老早就被預言會出問題,所以他訓練過自己,已經很
習慣沒有視力是怎麼樣的感覺。  
 
房間的門被打開了,空氣裡面有著淡淡的香水味。黑瞎子幾乎一秒就可
以判斷那個來人一定不是解雨臣,甚至還有可能是個女的。 
 
      “您好,來最後確認一下。您的安全詞?”聽起來像是另外的服務
員,這讓黑瞎子又放鬆了下來。“青椒炒飯。”空氣了出現一個笑音,
但不是服務員發出來的。 
 
      “我會建議你換短一點的詞。你知道的,沒有完整連續說出安全詞
的話是不算數的。”解雨臣的聲音帶著明顯的笑意。“那你幫我選一
個,是青椒好?還是炒飯好?” 
 
最後他們決定了是青椒。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