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沙海後衍生
角色:吳邪、黑瞎子。


 

黑瞎子不總是待在眼鏡舖裡。

事實上,根據蘇萬的說法,簡直是傷好了就忘了疼。起初八成是因為身體帶傷的關係所以安安份份地待在眼鏡舖裡,偶爾有人好奇進來舖子裡看看就看心情發揮一下那三寸不爛之舌,讓那個月的業績不要再次掛零。後來黑瞎子就常常往外跑了,不過範圍大抵還是留在北京,據後來那個另外請去顧店的伙計的說法,黑瞎子就是突然想到了會去外頭走走,可能悠晃個半天就回來,通常手上都會帶著些糕點小食之類的。

有一次吳邪想說去看他,結果就撲了個空。顧店的伙計說黑瞎子下午突然興致一來又出去了,看吳邪是要等他晚上回來,還是改天再來碰碰運氣。吳邪想了下就說要等。伙計把他請到裡面的房間去等。裡面簡簡單單的,吳邪晃了一下,看到了桌上放著折起來的紙。他心理咯噔了一聲,有些緊張地把紙拿在手上。講老實的,吳邪沒有任何頭緒黑瞎子會寫什麼東西,甚至他也不能確定這個紙條是不是留給他的。這張紙上說不定會有黑瞎子下午突然離開的原因,也可能不會有,也可能是別人給黑瞎子的。吳邪掙扎了一會兒,還是把紙揭開。

吳邪認得黑瞎子的字,那張兩個巴掌大一點的紙上只寫了“解雨臣”三個字。這三個字把吳邪哽了一下。他把紙又折回去放回桌上。想離開的時候就聽到黑瞎子的聲音傳過來。黑瞎子說他去買豆漿了,有多買問吳邪要不要也來一點。那個伙計似乎很習慣黑瞎子這樣了,所以一邊拿著碗把塑料袋子裡的豆漿倒出來,一邊問黑瞎子這是哪家的豆漿。黑瞎子說了是哪個胡同口的老店,吳邪回想了一下,覺得哪裡聽過。到豆漿喝下肚了才想到那是小花提過的店,小花喜歡那家的口味。伙計把他的碗端就回到店舖裡喝說是要顧店,跟王盟完全不是一個樣,敬業得很。吳邪喝了幾口已經涼掉的豆漿,還是問了黑瞎子那張紙條的事情。如果是以前,他可能還會解釋一大串,但是現在吳邪也直接地承認了自己看了黑瞎子桌上的紙條,問他那是什麼意思。

“我也不知道,”黑瞎子笑了笑,“可能我一想到他就寫了。”吳邪大概出聲應和了一下,沒有追問,繼續把碗裡冷掉的豆漿喝完。也把那句“都這麼久了你才想他一次”收在嘴裡。

 

 

 

fin.


 

搬運文章
之前在雲端硬碟裡面真的看到一個檔案就寫了解雨臣三個字,沒有下文,所有就有這個腦洞了XD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