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CP:黑花黑

單篇完結。


 

從斗裡出來,確定好沒多大的事情之後解雨臣就先到預定好的酒店去休息。他自嘲自己像個陀螺一樣不停轉動,明天還要趕火車回解家一趟。解雨臣知道黑瞎子跟著他,後者也沒躲也沒藏,自然不過地就跟在他身後。他們沒有交談,黑瞎子就像是影子一樣,沉默地跟著。解雨臣在酒店櫃台的時候想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把原本的單人間改成雙人間。解雨臣定的只是普通的商務間,他進了門確定一切正常就問黑瞎子要睡哪邊的床。黑瞎子十分老實地回答,他睡哪邊都無所謂,但是他想要做。

解雨臣承認他也想。他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從黑瞎子那裡接受了要坦然面對自己的生理需求的想法。解雨臣真的覺得在攀上頂端的時候腦子有一瞬間是花白的,像是替他所有的情緒壓力找了一個出口。況且他也覺得在汗水淋漓之後,那種帶著舒適的疲累讓他很好入睡,這點他很喜歡。不過想做的事情跟能做的事情很少有機會同調。黑瞎子湊過來把舌頭往他嘴裡塞的時候,解雨臣又更想了一點、或是很多。不過他還是推了推黑瞎子,後者也順從地退開,但還是挨得很近。

“不行,明天一早的車。”更多的原因解雨臣不會讓黑瞎子知道。但是他相信黑瞎子基本上是明白的,畢竟從他們的過往經驗來看,一旦往床上滾了他們幾乎就不太懂節制是什麼意思,幾乎都是做到盡興了四肢發軟了才會停下。像是口渴許久的人沾了水就會把肚子喝到脹一樣。

“我覺得不只我需要,你也挺需要的。”黑瞎子刻意把語氣說得十分輕浮,他雖然叫瞎子但是他還沒有真的瞎,他都有看見的。不論是先前斗裡發生的事情還是明天回去解家要面對的,都像是一塊塊的巨石壓在解雨臣的胸口上。他可以看見解雨臣幾乎不能呼吸,但是又死命撐著。解雨臣心理有太多黑瞎子無法理解也無法觸碰的彎彎繞繞,黑瞎子也不是那種特別愛多管閒事的人,但是他還不至於到可以眼看著解雨臣被壓垮而無動於衷。

誰叫他看到了。

黑瞎再一次湊近去撩撥。這次他就乾脆又露骨地在對方身前跪下,隔著襯衫啃著解雨臣的褲頭。

“不行,我們太不知節制了。”那個姿態和隱喻很誘人,但還是解雨臣忍著把黑瞎子的頭推開,後者仰了仰頭,讓對方的手指可以被自己的嘴咬到。解雨臣顫抖了一下,黑瞎子挑逗地將那隻手指用舌頭捲入嘴裡。解雨臣覺得自己的自制力真的有待訓練,但是他又不想那簡單地從了黑瞎子的意。他用手指戳了戳對方的牙齒、攪動了幾下才抽出來,把濕漉漉的食指在黑瞎子的臉上刮,留下水痕。

“真的憋不住就去找別人。”

“為什麼我要捨近求遠?”

“那就自己解決。”

黑瞎子沉默了一下,雖然只是一下但解雨臣已經認為他們今晚關於上床的話題到此為止。不過顯然他是小看了對方的腦袋裡面裝的東西。

“那你怎麼解決?”黑瞎子隔著布料蹭了下對方的半勃起的褲襠。“我一會自己解決。”解雨臣稍微動怒地把對方踢開,也不是說他恥於自己的生理反應,只是覺得再不停下來事情真的會不可收拾。

“那等等一起解決不就好了,我們交流一下擼管的手技,怎麼樣?”見解雨臣似乎要再補一腳給他的表情,黑瞎子閃避了下,繼續說下去。“就各自擼各自的而已,沒別的。”

看著對方手淫然後自己也跟著手淫這種奇葩的想法也只有黑瞎子想的到。解雨臣不想在這件事情上繼續跟對方鬧下去於是就答應了。雖然聽上去很荒唐,但是的確是在可以抒發壓力的前提下比較不會擦槍走火的作法。

“那我們中間該擺幾碗水好?”

“一人一張床。”

“這樣隔太遠我沒辦法看清楚。”

“再吵就拉倒。”

解雨臣挑了左邊的床,脫了鞋襪和長褲,黑瞎子認命地移動到另一邊的床上開始動作。


fin.

 


 

搬運文章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