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解雨臣/黑瞎子


 

那是一個沒人什麼會特別注意的事情,應該也說沒什麼有機會注意到,解雨臣脫T恤的時候動作有一點卡。他解釋那是因為舊傷的關係,脫的時候不避開那個角度扯到會有點不舒服。但是他平常又喜歡穿T恤,他說,自己穿襯衫的感覺太正式,給其他人壓力太大了,他喜歡穿純色、花紋簡單的襯衫,休閒襯衫那種花花綠綠的他沒有多大的興趣。

從浴室裡面出來的解雨臣還半濕不乾的,腰部圍著一條浴巾就拿起吹風機給他自己吹頭。黑瞎子慢慢踱步過去,伸手摸了摸他的背。他的背是花的,當然沒有到黎簇那樣麼慘烈的地步,但是真的有不少紋路。黑瞎子用手指描繪那些曾經是創口,後來結疤,痊癒之後還是留下痕跡的皮膚。新生出來的皮膚,顏色比較淺,有些是凹陷,有些是突出。

“好像蜘蛛網。”

黑瞎子似乎是摸出興趣了,沿著那些紋路在解雨臣的背上摸來摸去的。

“那你要不要看蜘蛛。”

“蜘蛛?”

解雨臣拉著黑瞎子的手,來到他的左腹再下去一點點。那是一個窟窿,準確的說是曾經是一個不知道被什麼刺入的傷口。創口的直徑還不小,都夠他捅進兩個指頭了。被解雨臣的手這麼一拉,兩個人自然就挨近了不少,黑瞎子整個人幾乎貼到解雨臣的背上。因為靠得太近,鬼使神差地,黑瞎子低頭親了親解雨臣背上一道猙獰的傷痕。這個動作不只解雨臣被噁心到起雞皮疙瘩,連黑瞎子自己回神都覺得亂不好意思的。他們不是走這個套路在相處的。他們也不適合,做這種奇怪的小動作就是怪噁心一把的。

接下來他們相安無事,解雨臣頭髮吹乾了就窩到床上。下半身還是條浴巾而已。黑瞎子接著用了浴室,然後也跟著上了同張床,解雨臣也沒阻止。解雨臣的床靠牆,他睡在裡邊,黑瞎子自然就睡在外邊,解雨臣面向著牆背對著他。黑瞎子發現解雨臣不是真的一絲不掛地裸睡,下半身還有一件褲衩。後者也把自己脫到剩一條褲衩。

黑瞎子又開始摸起了解雨臣的背。解雨臣說這些疤痕讓他不能去玩水,只要換上泳褲就會有人看盯著那些疤猛瞧。黑瞎子說可以換成潛水,潛水衣整身包緊緊的。而且呀,你又知道別人是在看你身材好還是在看那些疤?

“你這裡也有一個蜘網。”

黑瞎子摸了摸解雨臣的頭,髮質還是很好。

“蛛網膜,是很薄的結締組織,半透明的,是包著腦子的其中一層膜...”黑瞎子叨叨絮絮地講著,解雨臣聽著聽著,就睡著了。

 

 

fin.

 

 


 

搬運文章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