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速宅男衍生
東堂/卷島 段子。


 

 

0.

有什麼是比東堂盡八更纏人的存在嗎?

這個問題如果在之前問卷島裕介的話,他可能會答不上來,不過現在的他可以回答了。

答案是喝醉了的東堂盡八。

話比平常更多就算了,但是連身體都整個貼過來,還不時對他動手動腳的。不是說打架的那種,也不算性騷擾的那種,總之東堂會突然就把手放到他的身上,像是肩膀、背部、手肘、大腿、小腿、膝蓋,其實這種肢體接觸卷島也不是說有什麼特別反感的,不過他比較在意的是東堂會一邊碰著他,一邊說著「小卷的這裡好漂亮」那一類的話。

其實講老實的那種話卷島也沒有少從東堂那裡聽過,但是通常那句話後面的會接著「雖然跟美型的我比起來還是有一點差距」或是「特別是在爬坡的時候」這一類變相在吹捧他自己或是在講他怪異的爬坡姿勢。

 

1.

卷島裕介以前真的不知道原來有人喝蛋酒也可以醉。

不過現在他知道了,那個人叫東堂盡八。而且那杯蛋酒還東堂本人親手煮的。卷島只是在夜晚穿著睡衣在緣廊閒逛的時候被東堂遇到,雖然前者覺得後者八成也是要過去他的房間找他。

「小卷你怎麼可以只穿這樣就出來,這裡晚上很涼,小心會感冒!」東堂一面這樣說著,就把卷島抓著要往回房間的路上拖。

「小卷你的手好冰喔,真的不要緊嗎?」東堂抓住的位置正確來說是卷島的手腕。

「我沒事...」

才說完卷島就重重打了一個噴嚏。

 

2.

卷島裕介不知道要不要慶幸一個小茶碗量的蛋酒是兩個人分著喝掉的,因為如果是東堂一個人喝掉的話...

可能還是後悔的心情多一點。卷島在想著為什麼當初不是自己一個人喝掉呢。這樣東堂就不會醉成這樣了吧。

那時候剛煮好的蛋酒太燙了,他用嘴唇碰了一下就把碗放回桌上。東堂很熱心的幫他拿過來吹涼,陶瓷的碗跟湯匙在攪拌的時後的碰撞聲很清脆。東堂送了他自己一口證明蛋酒的溫度剛好,然後再舀了一匙給卷島。高度正好在他的臉前。

懸在那裡的湯匙幾乎九分滿,隨便一動可能就把裡面的液體撒出來。根本就是變相地要他接受要被東堂盡八用湯匙餵食這件事情,不然就是要冒著接過當湯匙的時候蛋酒撒出來弄髒桌面弄髒衣服的風險。

卷島將嘴唇湊近,東堂轉了轉手腕。大概把湯匙裡面的量喝到剩下兩分,他們有默契的都退開了一點。畢竟不是自己在喝東西,手跟頭的協調還不夠好。就在卷島還在想是不是應該要對味道說點什麼稱讚的話的時候,東堂自然不過地仰起頭把湯匙剩下的蛋酒喝完,然後又迅速地舀了一匙補上。

「小卷你要珍惜呀,有多少女孩子想要這樣跟我間接接吻都沒有機會呢。」

東堂盡八如此不要臉地表示著。

 

3.

沒有被酒精影響的東堂盡八都可以如此厚臉皮了,更何況是被影響的。

卷島裕介被東堂盡八纏得死死的。字面上的意思,東堂兩條手臂就像在他的身上生了根一樣,繞上了,就不打算移走了。連帶著他整個人都貼了到了卷島身上,頭靠在對方的肩膀上。

「小卷臉上的痣也很漂亮,不知道摸起來感覺怎麼樣。」

「很普通吧。」

「小卷怎麼可能會普通呢。」

東堂的聲音軟軟的,嘴唇也是。

卷島本來以為東堂會手指去戳他的痣,但是那兩隻手真的在他的身上生了根,所以東堂是用他的嘴唇碰了碰那個理應沒有什麼別觸感的皮膚底下的黑色素造成的黑點。

 

4.

東堂一直都知道在卷島是個好人。真的,是個很好很溫柔很細心很體貼人的好人,雖然不擅長與人交際。

他親完對方嘴角之後又在對方的肩膀上蹭了一會兒。酒精的感覺消退了一點之後東堂覺得自己真的是太過分了,而,他又覺得卷島實在太好了。

沒有揍他,連推開他沒有,任憑著自己對他胡鬧、胡作非為。東堂難得地思考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太濫用了卷島不擅長拒絕的個性做各種得寸進尺的事情。

「小卷你人好好喔。」

卷島回給他一聲「咻」,然後不知到怎麼辦到把他的人移動到棉被那裡,還替他把他的髮箍摘下來放到一旁。整個過程中山神的植物根還是不肯放人。

 

5.

「我好喜歡小卷。」

「真的,很喜歡。」

半夜,東堂徹底代謝掉酒精之後對著被迫睡在他旁邊的卷島這麼說了。他在醉著的時候說過了,說了好多次,當然清醒的時候也要說才對。

東堂想著,現在小卷是在睡著的時候聽到了,希望是在哪天醒著的時候也可以聽到。

 

fin.

 


 

搬運文章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