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速宅男衍生

接【溝通遠離語言之外】

東堂/卷島,注意是互攻。


 

如果說卷島完全沒有心裡準備、沒有想到要和東堂做愛的話,那是騙人的。但是當卷島看到東堂把浴巾鋪在床墊上,紅著臉輕聲對他說:「說過來吧」的時候,卷島還是覺得自己的臉也燒了起來。明明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明明也知道泡完澡之後不可能就各自睡覺的,但是還是會緊張。這點東堂也是一樣,雖然平常臉皮厚,但是遇到這種情事的時候,東堂意外地純情到不可思議。大概是比較老派的家教的關係吧。卷島老是覺得東堂在這種事情上比自己更容易覺得羞恥。不過僅限於開始做之前,一旦開始之後,東堂的所作所為反而時常讓卷島羞恥到想用枕頭把自己悶死。

卷島惡趣味地這麼想了一下。

如果自己不過去的話,東堂會過來嗎?

因為還是夏天,所以就算赤裸著身體也不會覺得冷,特別是兩個人的身體又緊緊地貼合在一起,兩人份的體溫甚至讓他們開始冒汗。他們對彼此汗水的味道都不陌生,誇張一點講的話,可以算是到了熟悉的地步。從對手的角度來說,他們彼此揮汗淋漓地競爭山頂的榮耀已經競爭了三年;從戀人的角度來說,雖然他們一定不會承認,但是他們確實把對方的一切都牢牢地記在腦海裡了。

東堂知道卷島對他自己的外貌以及身材沒有什麼自信,對此東堂也說過了很多次,那是其他人不懂欣賞,可以被第一美形的自己認可就夠了。東堂在親熱的時候可是從來都沒有吝嗇於表現自己對卷島的身體的迷戀與喜愛。東堂用親吻表達,他們第一次做的時候他吻遍了卷島的全身,字面上的意思,連腳趾都沒有放過。這個習慣到現在也是沒有完全改掉,東堂一定會吻卷島的鎖骨、肩膀、後頸,胸腹,他特別喜歡親吻卷島的膝窩,然後順著吻他的小腿。這個姿勢讓卷島的下身的情況可以被東堂一覽無遺,已經有反應的身體證明了這不是東堂單方面的想要而已。

東堂想了一下,決定做了一件他之前沒有做過的事情。他張嘴把卷島潮濕的器官含到嘴裡,用舌頭笨拙地取悅著對方。

「等等!住、住手!盡八!我說了!停下!」卷島稍微用力地扯了扯東堂的頭髮。「嗯?不舒服嗎?有弄痛你嗎?」東堂認真地問,他心裡想著明明看影片裡面的人似乎都很喜歡這樣。該不會是自己技術不好吧....

「不是這個問題咻...」卷島別過臉,不敢看東堂的臉。

「那我就繼續囉,可以嗎?」

「不可以。」

卷島翻身,把東堂壓到他的身下,在對方開口之前湊上去用吻把其他可能的話堵住。在東堂的嘴裡嚐到可能是自己的味道,讓卷島不由自主地想要替東堂清理乾淨,所以他細細地舔過對方的牙齦、舌尖。東堂坐了起來,同樣熱切地回應了卷島的吻。東堂伸手到彼此蹭在一起的部位,刮了一些體液就往下替卷島擴張。卷島輕哼了一聲,抬高了自己的腰讓東堂的手指可以更方便動作。無論事前有怎樣準備,被進入的時候還是會有一點疼。卷島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響,只是又把東堂抱得更緊了一點。

誰上誰下這個問題他們倒也沒有太計較過,通常都是輪著。

卷島覺得自己要對東堂硬起來一點問題都沒有。雖然口頭上卷島不可能直接承認東堂的外表真的是如他所說的是很美形,但是不可否認的,東堂的外表是很吸引他的。但是反過來,卷島就沒有那種自信了。直到他們第一次打算要做的時候,東堂一邊稱讚著他的身體很美、一邊吻遍他的全身之後,又用臌脹溼潤的器官蹭著他的腿根,以情色十足的語氣要求著想要進入。那次做完之後,還是東堂先問卷島對美形的他是不是有同樣的渴望。

當然是有的呀。卷島那時候沒有回答,而是用行動表示了。

卷島跟他這段感情,給其他人的感覺一直都是卷島是比較冷淡的一方。不過東堂可是徹底理解,卷島對自己的渴望、還有愛戀,一點都沒有比他少。

卷島腰力很好,一次又一次地抽送讓東堂舒服到渾身發軟,也讓他發出連自己也覺得很恥的聲音。不過這並不阻止東堂繼續把卷島摟得更緊。

那晚他們做得有一點瘋。後來東堂也成功地讓卷島同意給彼此嘗試一下用嘴做是怎麼回事。

墊在底下的浴巾隔了一晚之後去看簡直不能直視。




fin.

 


搬運文章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