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速宅男衍生

東堂/卷島


 

「東堂,我問你一個問題。」

「問呀,怎麼突然這麼表情這麼嚴肅?」

那時候東堂送卷島到車站,已經接近末班車了,他們又在車尾,所以四周沒什麼人。那是他們不成文的約定,會這樣跑到各自的地盤爬坡,一人一次,這次輪到卷島到東堂的神奈川,下次就會換成東堂去千葉了。他們每次在月台上都會依依不捨的,準確來說是東堂總是依依不捨,他會勸卷島留宿,不過通常都是沒趕上末班車的時候卷島才會留下。

如果時間不會太晚,他們就會像現在這樣,在月台上等著。東堂說話,卷島時不時搭上幾句。那是一個可以觀察到的現象,從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可以推斷出來他們的關係如何。雖然卷島可以理解好朋友之間的勾肩搭背、擁抱之類的肢體接觸,像是田所或是金城,這些他們沒有少過,打打鬧鬧的,甚至會整個人壓到對方身上去玩鬧。但是對於與東堂之間的距離,卷島就有些疑惑。

東堂太近了。

雖然東堂是卷島的競爭對手,但絕對也是卷島的朋友。但是那些不足以解釋為什麼東堂的距離那麼靠近。就像現在,他們在等電車的時候。如果是其他同學,大概是在一個肩膀之外的距離,小野田或是手鳩會在更靠近一步,金城跟田所會再兩步,而東堂,東堂跟他的距離大概是五公分。

當然每個人的距離感是不一樣的,卷島想過這或許這是東堂的習慣。但如果真的是習慣卷島也就不會在意了。東堂真的,對自己的距離比對其他人還要近,明明跟其他人都會保持一個友善有禮貌的距離,但是遇到自己,東堂總是挨得很近。

「你喜歡我嗎?」

「當然喜歡呀!」東堂說得那麼理所當然,配上了笑容讓卷島瞬間覺得即使是這樣也夠了。東堂沒有聽懂自己的問題,就表示那樣的念頭沒有在對方心理出現過。不可否認的是,卷島的確有想過東堂的答案會是不一樣的,可能會是安靜地漲紅了臉,也可能會為了掩飾他的難為情而大聲說些什麼,這樣他們就可以往別的方向發展下去。

不過現在這樣也不差,卷島想著,既然是這樣,哪麼至少他確定日後自己該怎麼面對東堂了。他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回應東堂的那些靠近。他會知道自己能給的回應到什麼地步為止。

「那你呢?一定也是喜歡我的吧,像我這樣美型又會...」東堂自顧自地說了起來,卷島笑了一下。從月台吹來的風把他的頭髮刮起一個弧度。

「喜歡。」

這個回答出乎於東堂預料,他像是夜晚裡被車頭燈照到的野鹿一樣瞪著眼睛、僵在那裡看著卷島。然後兩秒,他笑開了。卷島自己這樣坦率的回答讓東堂很高興,因為他從來就只會說東堂很煩、很吵。雖然東堂知道卷島說的那些也不是真的多嫌棄他,但是如此直白的表示還是第一次。

卷島覺得自己也應該笑的,但是他心底的酸澀讓他只能古怪地扯了扯嘴角露出個勉強的微笑。

東堂為了得到那樣的喜歡而高興,但是卷島卻不能。因為他們口中的喜歡是不一樣的。

廣播說再五分鐘末班電車就要來了。

大概是因為剛才卷島說了那樣的話的關係,東堂高興到撲過去,大力地擁抱了卷島。卷島被衝撞了一下也嚇了一跳,不過還是回應地也拍了拍他的背部。因為臉靠太近了,所以卷島不由自主地湊上前去,親吻了一下東堂的嘴角。

東堂又再一次變成車頭燈底下的野鹿,眼睛瞪得大大地看著卷島。意識到自己似乎做了太超過的事情,卷島有些難為情地搔了搔臉咕噥地說了聲對不起。一些念頭飛快地東堂的腦海裡跑過,串連,然後他意識到了卷島所說的「喜歡」是什麼。

東堂一想到卷島對自己的想法,還有那個親吻,就有一股熱流爬到他的臉上。

「小卷你不用道歉呀...」

「...不覺得噁心嗎?」

「不會呀,為什麼我會覺得噁心?」

聽到東堂的回答,原本不敢直視對方的表情的卷島才把視線回到他的臉上。東堂的臉頰還留著點紅色,跟卷島曾經偷偷預想過的表情一樣。

 

fin.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