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速宅男半架空AU

卷島/東堂,各種雷,就是個MEMO而已


 

東堂高二的暑假學校的安排了一些學生到英國去遊學一個月半。理論上被選中應該是很開心的事情,但是因為東堂不想荒廢自行車的練習本來打算拒絕,不過又被其他人說動,想去征服英國那裡的坡道,所以還是去了。他寄宿的公寓的對門鄰居就是卷島家,寫在門牌上的Makishia這個姓氏一看就知道是日本姓氏。卷島的兄長Ren先跟東堂見了面,送了一些生活用品當見面禮。大概是因為聽說到有跟自己弟弟年紀差不多又是日本人的學生來入住,所以覺得有些親切想要多照顧一點。

東堂本來到異地有些緊張,不過遇到會講日文又親切的鄰居讓他鬆了一口氣。Ren友善地表示有不懂的或是需要幫助的地方都可以來找他。東堂第一次遇到卷島的時候還把他誤認成是Ren,相對於Ren的親切友善,卷島就顯得十分不擅長交際。

東堂平常要上課,下午課餘時間就是他的騎車時間,不過他的車會晚兩個禮拜才送來,所以他很無聊。幾次想去找Ren,發現人家是大人也是有工作要做的。

Ren是服裝設計師,沒案子的時候真的很悠哉,但是案子一多就會拉卷島一起幫忙。一次卷島陪老哥修羅完之後覺得要出去騎車解悶才行,所以就牽了TIME出門,剛好被東堂碰到。才剛下課的東堂看到自行車超級興奮,說他也好想要騎車,可是他的車還沒有寄過來。卷島聽了就把他帶去自己平常去的車行去租車,沒有想到東堂要租的是RIDLEY,價格不是他們可以出得起的。不過老闆的兒子知道東堂是爬坡型選手表示如果比賽贏了他的話就可以用一折優惠價錢租車。卷島本來是要替東堂跑的,但是東堂堅持要自己來,而且車行老闆也不准卷島幫忙跑。

最後東堂輕鬆獲勝,兒子也依照約定用優惠價讓東堂租車。不過東堂很在意他們說早知道他這麼厲害應該讓卷島跟他跑才對。聽著東堂也躍躍欲試,不過卷島說東堂今天已經比過了,等改天再比他才他才不算勝之不武。於是兩個人就愉快地去爬坡到晚上。Ren招待東堂到家裡吃晚餐。兩個人在那天之後感情突然變得超好,首次比賽的結果是卷島勝過東堂。雖然不是大勝,但是拉開的距離是東堂沒有體驗過的。本來以為會很不甘心,但是看著卷島奇特抽車技巧的背影讓他燃起了鬥志。

東堂的車子來了之後幾乎下課就去找卷島騎車,可惜沒多久Ren又開始忙了起來,東堂看到兩個人在忙也會安靜地自己去騎車,他跟車行的人也慢慢混熟,發現車友對卷島的暱稱是spidey,說是被形容成是山頂上的蜘蛛男。卷島在這一帶算是有名的爬坡選手,已經有大學車隊表示有興趣要招募他了。

回家之後東堂用電腦去搜尋卷島的資料,發現對方已經算是小有名氣的選手了。或許一般人不認識他,但是只要專注在公路賽的人多少會知道有這麼一個年輕的爬坡選手。東堂利用網路找著卷島各種比賽的資料,不過不小心點到了色情網站的連結,而且還是甲甲的。本來東堂也是嚇到要關掉介面,不過卻在裡面看到一個跟卷島很像的縮圖,抱持著好奇心東堂點進去看,發現還真的是卷島的照片,應該是比賽過後在一旁休息的卷島,車衣的拉鍊全開,一瓶水從卷島的頭上淋下來。下一張是拍攝卷島在比賽前的伸展暖身,再下一張感覺也是在比賽期間的側拍。預覽的照片只有六張,最後的兩張讓東堂差點整個人貼到螢幕上。一張是卷島嘴裡咬著冰棒,雙手似乎要把褲子脫掉的生活照片,褲頭已經解開露出裡面白色棉質的底褲,另一張就是卷島躺在地毯上,褲子已經拉到大腿的一半,由於是從側拍過去所以只能看到的只有大腿的外側以及臀部的曲線。卷島身後還有另一個人,雙手鑽進卷島的上衣裡面停在胸口的位置。

東堂發現自己的下半身很不爭氣地起反應了。於是趕快關掉網頁去洗澡睡覺。在淋浴的時候順便解決一下生理需求的時候,東堂發現自己滿腦子想的都是卷島的身影。

不過東堂才沒有那麼容易就嚇跑,隔天下課之後照樣去找卷島。Ren臨時被通知有兩頁雜誌的專訪報導,其中要先交作品照片出來。於是卷島就被拉來當衣服的模特兒。Ren看到東堂又來找弟弟騎車,覺得耽誤了卷島的跟朋友的相處時光很不好意思,想說多一個人來幫忙看能不能讓卷島早一點完工,於是就問東堂能不能幫忙一下,東堂當然是答應了。

進入了Ren工作室簡易搭起來的攝影棚的東堂,發現卷島穿著的居然是女裝。卷島本來以為東堂會笑他,但卻沒有想到東堂居然還紅著臉說這套衣服很好看。接著東堂幫忙卷島化妝跟戴上假髮,雖然卷島的基本外型沒有改變太多,但是在彩妝的修飾下變得有些撫媚。卷島嘴角的痣被遮瑕膏蓋住,眼角的貼了一顆紫色的水鑽遮掩。

衣服有兩套,一套是露背小禮服,一套是低胸晚宴服,卷島在換上第二套衣服的時候跟他老哥抱怨他又沒有胸穿起來一定空蕩蕩的。Ren笑著叫東堂趕快來幫卷島揉一揉看看能不能變大一點。東堂不小心就聯想到了那些那些色情網站上的內容,結結巴巴地說他要上廁所就跑掉了。

處理完拍攝的進度之後卷島就跟東堂去爬坡了。Ren說他今天要跟其他工作室的夥伴通霄做事,所以打算讓卷島去東堂那裡睡一晚。東堂當晚就告白了,但是卷島覺得東堂大概是被化妝造型過的自己給吸引,所以就叫東堂先冷靜下來好好想一想。說是這樣說,晚上睡覺的時候卷島還是偷偷親了東堂的臉。

另一方面東堂還真的聽話開始細想自己到底從哪時候開始喜歡卷島的,或者說,從哪時候開始原本的那種友情好感變成了想要成為戀人的那種。東堂又回去那個色情網站,在搜尋的欄位打了Makishima,除了當初看到的那個,還找到了一個在特定的角度看起來像卷島的人的自拍影片。那個人脫光了衣服在鏡頭前撫弄自己,東堂認出來那個身體就是之前看到的那組照片裡的人。卷島的臉應該是被後製上去的。後來東堂查了一下,發現那其實是那個網站的慣用技倆,會找很像的人假裝是名人流出的影片或是照片。東堂想到居然有人會對卷島有這樣的想法,覺得很難以接受,但是想到自己也是其中一人,又覺得心情複雜。

三天之後東堂又在告白了一次,說他想得很清楚了。

因為覺得臉紅的東堂實在太可愛,所以卷島就湊過去吻了他當作回應。東堂一開始雖然愣了一下,但馬上就把卷島抱緊又吻了回去。對兩個人來說都是第一次接吻,很笨拙又青澀,不過東堂還是因為這樣就興奮了起來,卷島可以感覺到個東堂的小傢伙蹭到了他的身上。東堂也察覺了自己的異狀,小小聲地說了抱歉,跟卷島說再讓他抱著一會兒就會消掉了。

卷島領著東堂的手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胸口,又領到下身去碰了碰也稍微起了反應的器官。問東堂說這樣的身體他也會有興趣嗎。東堂用力點頭,差點說出自己之前都是靠幻想什麼來解決的。不過事情沒有他們想的那簡單,已經醒來的渴望沒有那麼容易消退,於是他們就跑到東堂家的浴室用手互相幫對方解決。

這樣一做對東堂來說更不好,大概是因為已經看過對方的身體又不小心看了一些鈣片的關係,他甚至會夢到卷島跟他在做愛。讓東堂覺得更不思議的點在於,他居然是被進入的那一個。這個雖然很讓他害羞、難以啟齒,但是想到對方是卷島他也覺得沒有什麼問題,他的確渴望被卷島修長的手掌撫摸,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跟卷島說提起這件事情。可是卷島每一個不經意的碰觸都會讓他想到,於是東堂反而開始迴避跟卷島的肢體接觸。

卷島當然也察覺了東堂的異狀,悲觀地想果然身為男性的自己還是會讓東堂覺得噁心,於是也不點破,想著反正沒有多久東堂就會回去日本,他們就可以就此了斷。

Ren哥哥當然也發現兩個人之間的不單純,以為是他們想到即將要分開了所以在消沉。所以也在想要怎麼做會比較好,因為他可以感覺到東堂在卷島心中是很重要的人,雖然他們才相處不超過一個夏天。

學校在他們回去日本的最後三天前結業,留三天的時間給他們到英國四處去觀光。東堂本來是想要找卷島一起陪他的,但是想了想又覺得不好開口。下課之後他沒有去找卷島,而是自己窩到房間裡面。因為床舖卷島曾經睡過,所以上面留有一點淡淡的卷島的味道。於是他就忍不住手伸到褲子裡面開始撫慰自己,途中他的手機響了他想要去接,但是不小心被他摔到地上,因為還在不上不下的狀態下,所以東堂又倒回床上繼續。

他才剛結束沒多久就是房門被敲了,東堂尷尬的拿衛生紙抹了抹手,整理好衣服去開門,發現是一臉擔憂的卷島,手上還拿著手機。卷島看到東堂沒事鬆了一口氣,接著就說他剛剛打電話給東堂的時候發現電話雖然被接起來,但是只有聽到模糊的聲音,他聽到東堂在叫他,但是聲音聽起來似乎十分難受的樣子,以為東堂出了什麼事情所以才來敲門。

被卷島這樣一問,東堂的臉瞬間燒了起來,卷島還擔心他是不是感冒了所以伸手蓋上了他的額頭。說他的臉好紅,是不是發燒了。東堂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只好先讓卷島進來再說。一進到房間裡面,空氣中的味道就很明顯了,東堂只好老實說了剛剛自己在做什麼。結果變成卷島也紅了臉,問東堂說為什麼要在那種時候喊自己的名字。東堂抱持著反正剛剛那麼恥的事情也說了,就老實地說因為自己想要跟卷島做。

卷島搔了搔自己的臉頰,說他也想,只是不知道東堂能接受到哪裡。

於是兩人解開心結之後,就上網查詢了該怎麼做的方法跟事前事後的注意事項,慎重地在東堂的臥房做了。因為做了之後騎車會不舒服,所以後來的幾天卷島就用走的陪東堂去觀光。

東堂回去前一晚他們又狠做了一晚,兩個人輪流抱了對方。東堂哭著說他不想分手,卷島恍然地說原來他們有在交往,讓東堂差點哭死。卷島笑著說沒有交往就沒有分手不是嗎?東堂意識到卷島是在開玩笑,但還是認真地跟卷島說了一次他們現在有在交往,而且還要遠距離戀愛。

 


 

就這樣。

這個腦洞本來我一度忘記,但是後來又想起來了,想說依照朋友的提示MEMO一下等日後有空再來處理,但是...我這個MEMO一寫完也覺得心願了結,這個就這樣吧(。

以及,突然覺得如果是東堂先喜歡上哥哥Ren,後來才喜歡上卷島的概念感覺上也挺不錯的←慢著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