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花/黑
有病的小段子。關於黑瞎子裸體擦地這檔事。




解雨臣從浴室出來的時候就看到這個光景。黑瞎子一個人在擦著地板。他黑嘿嘿地笑了幾聲,說雖然是臨時湊合著用的房間,但是他還是潔癖發作起來,想要弄乾淨一點,畢竟是要睡一晚的地方,弄乾淨一點總不是壞事。解雨臣聽了隨意地嗯了一聲當作回答,反正這活沒落在他身上,他就沒差。房間裡只開了昏黃的夜燈,黑瞎子擦地的水聲潮答答地作響。黑瞎子拿了個洗臉盆裝水,用條毛巾就像日劇裡面的小媳婦一樣跪著擦起了地。
黑瞎子站起來換水的時候,解雨臣才注意到對方不只上衣沒穿,身上除了墨鏡之外沒有其他的衣物。

“裸體擦地?你這癖好也太奇葩了吧。”

“我是不想弄髒衣服。”

“放著不管不就好了?”

“就說是我的潔癖了。”

解雨臣不置可否,不過把房間的燈光調亮了一點。沒有掩飾地看著黑瞎子在地上忙活。因為是跪著擦地,所以大腿的肌肉、弓起來的腳掌還有翹起來的臀部看起來都十分賞心悅目。

“欸,我床邊這裡有沾到一點。”

這個是謊言,但是黑瞎子沒有戳破的意思。就在他擦著那快不存在的髒污的時候,解雨臣的手輕輕撫上了他的背。從後頸開始,沿著脊椎慢慢往下。黑瞎子專注地擦拭那塊不存在污痕,他是知道解雨臣只是想要叫他過來而已。解雨臣的手順著下去,掐了掐他的臀肉就繼續往下,以相對來說更溫柔的方式,用拇指揉弄他脆弱的囊袋。

沒多久前液就被激了出來,滴落在地上變成真正需要擦拭的液體。解雨臣刮了點他的體液就戳了一個指節到他的身體裡面。解雨臣沒有試著挑逗他,只是單純地擴張。擦地的姿勢跟背後式其實還挺像的,黑瞎子自我嘲解著,雖然維持那個姿勢讓他覺得膝蓋不太舒服,手也撐著有些乏了。

解雨臣算是體貼,被進入的時候黑瞎子沒覺得有多少痛,只是過份充滿的感覺讓他一瞬間身體不住地一軟,解雨臣沒讓他摔到。

“我覺得,在這種情況下還會有興致的你也挺奇葩的...”

“你不也是?”解雨臣伸手揉了揉他連碰都沒有什麼碰,但卻已經挺直的器官。

“這是被你刺激出來的。”

“同樣的話,我也回敬給你。”

解雨臣把黑瞎子從地上撈到床上,讓他仰躺著,一條腿掛到他的肩膀上,他用自己的臉捂了捂對方因為跪在石板地上而發紅的膝蓋。

黑瞎子被解雨臣折騰了快一個小時,後來他也懶得去管到底還有哪些地方沒擦乾淨。反正他們隔天就要走了。反正他也大概處理過了。

空氣裡面汗水和其他體液的味道,正好可以蓋過血味,也就夠了。

 

 



fin.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