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衍生

【薰嗣】





真嗣是被冷醒的。

10月過後的天氣已經不允許他開著窗戶睡覺了,但是他還是習慣地把窗戶大開。或者是說,他習慣了薰會替他把窗戶關上這回事。

但,那不是應該要習慣的事情。真嗣很容易從睡夢中醒來。多數時間是因為溫度的關係,變冷或變熱都會。

變熱的情況通常是渚薰貼過來一起睡,兩個人的體溫塞在同一床被子裡的效果驚人。真嗣醒來之後當然會推推那個不速之客,但通常只會拉開一點距離。真嗣似乎沒有成功把渚薰趕回他自己的床舖過。也不是說薰多死皮賴臉,只是真嗣在看著薰不知道是真還是假的睡臉的時候。就放棄了那樣的想法。反正還不是熱到會冒汗的程度,反正...反正,很溫暖。

至於變冷的情況。就如同現在,真嗣把自己往棉被裡面捲,希望可以抵禦窗外灌進來的冷風。不過如果這樣做有用的話,自己就不會醒過來了吧。這麼想著,真嗣認命地裹著棉被,走到窗邊,重重地、洩忿似地把窗戶關上。赤腳踩在地上也冷到讓他發抖,突然沒了風聲的房間也讓他有一點覺得不習慣。

薰過去似乎也沒有把關戶整個關起來吧。因為以往聽著薰的腳步、聽著窗戶跟軌道之間小小的摩擦聲之後,窗外的風吹草動聲的確會變小很多,但是不至於像現在這樣,安靜得誇張。真嗣一直以為是窗戶的隔音不好,結果,原來是因為渚薰從來沒有真正把窗戶關好。

真嗣當然不會發現,因為早上醒來的時候,渚薰都會比他先醒。後者會去把窗戶打開,讓陽光跟晨風散進房間裡面。真嗣記得有一次自己曾經迷迷糊糊地看著被碎金一般的晨光給襯得發亮的薰說:「你好像太陽喔。」

那時薰笑了一下,意味不明地說:「真要說起來應該是月亮才對。」

那時真嗣還沒有完全清醒,於是迷迷糊糊糊地就順著說了:「可是,只有太陽才會溫暖。」「...而且,月亮看起來好冷。」

那時渚薰已經走回真嗣的床邊坐下,於是真嗣把自己的手心蓋到了渚薰的手背上。

「你看,你是熱的。」

「那你就是月亮囉。」

渚薰說著,自動地把真嗣那隻溫度偏低的手摀在自己的雙手之間。

真嗣忘了最後他是怎麼回應渚薰的,只是無關緊要地想著,難怪每次渚薰關窗之後還會過來跟他一起睡,因為沒關緊的窗戶沒有辦法讓他真的不覺得冷,所以多一個人的體溫讓他沒有辦法把薰從棉被裡趕走。所以,如果把窗戶關緊,現在的他就可以一個人不覺得冷地睡了吧。

可是,真嗣不習慣如此安靜的房間。他不習慣的事情,似乎還有很多。真嗣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花多久的時間,才可以把薰帶給他的「習慣」所造成的不習慣,全部都習慣起來。


fin.


 

突然想到有這篇過來發一下

篇名不用特別在意,我就是想要取這個名字而已。所以不要再找星星了(。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