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速宅男衍生

腦補的田所與卷島的故事,還有一點東堂


 

田所還記得一年級剛入部的時候,大概滿腦子都想要和金城競爭,所以對於其他一年級的新生沒有特別關注。雖然他會聽到部裡的人說,卷島又再平地掉隊了,那種騎車的姿勢不行呀。甚至有些部裡的人在猜測有些人會退部的時候,卷島的名字也一直被提起。可是卷島沒有,田所甚至可以感覺到寒咲前輩對於那位新生也多留心了一點。

直到有一次他忘了是什麼原因,總之在學校待了很晚,看到了卷島在夜色裡面爬坡晃動的身影。他忽然覺得,這個人一定可以跟自己合得來。事實上證明起來,他的直覺沒有錯。雖然卷島一開始真的難親近得要命,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出現的時候不吭聲,離開的時候也未必會報備。當然也沒有看過卷島向寒咲前輩之外的人主動說話,所以當田所先去開口的時候,卷島一副就是田所是來找他麻煩的表情。雖然他們基本上也沒有什麼共通的話題,但是只要提到自行車,這個問題就解決了。

在花一點時間田所也知道卷島的臉就是那個樣子,看上去陰鬱,笑起來也挺恐怖的。當然田所也試著教導卷島怎麼笑,但是用一般人的方式或許真的不適合卷島。田所想,卷島總會找到適合他的笑的方式,那他要做的就是讓卷島有可以大笑的機會。或許是因為自己的關係,卷島跟金城也開始多了互動,不知不覺他們三個就變成部裡的一個固定風景。

卷島真的不如外表看上去的那樣冷淡。這點他跟金城很像,卷島只習慣把自己的本性展露給熟悉的人看。所以田所每次聽到班上有人說,卷島是個冷淡、沉悶的人的時候,心裡都在暗暗吐槽說那是你們沒有看過他瘋起來的樣子。卷島雖然看上去一副脾氣不好的樣子,但其實真正動怒的次數不多,雖然口頭上會講一些恐嚇人的話,但其實也就是虛張聲勢而已。事實上田所覺得這樣去激起卷島的發怒反應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樂此不疲。

田所第一次感覺到有什麼不一樣的時候,是金城給他們的課題。卷島要跟著他衝刺,他要跟著卷島爬坡,各為期兩天。先從爬坡開始,金城交待卷島要以平時自主訓練的速度,不用特別等待田所,自然也不能替對方領跑。卷島難得的金城意見不同,倒不如是說關於訓練的事情,卷島都是很放心的交給金城去規劃。

  「我對田所要學爬坡沒有意見,但是不應該跟我學吧。那種亂七八糟的抽車方式...」

田所那時候本來是也想要附合說那種奇怪的抽車方式他一定也學不來,但又覺得那樣說好像跟著否定了卷島,似乎不太對。金城伸手拍了拍他們兩個人的肩膀,說就相信他這一次,去試試看吧。

訓練的那幾天,田所基本上就是被狠甩在後方,卷島真的沒有放慢速度等他,但是到山頂的時候卷島停下來休息的時間比往常還要久,讓田所可以在下坡的時候追上他。反之也差不多,但卷島完全沒有追上田所的機會,但是田所會在最後等他。

他們兩個在最後一天才終於開口問對方要怎麼樣騎車。他們一起去卷島家,在路上坐電車的時候,卷島靠在他的身上睡著了。那時候卷島的頭髮還算短,但是卻讓田所的臉覺得癢癢的。

那是一種對田所來說,十分難以理解、陌生的騷動。

在田所可以理解之前,卷島的手機開始頻繁地響了起來。卷島說是一個他在爬坡比賽的時候認識的爬坡選手。

很煩人。卷島是這麼說的,但是田所看得出來他臉上的表情絕對不是那麼回事。手機那一頭的人看不見卷島的表情,但是田所可以。卷島的表情開始生動了起來,雖然笑起來的樣子還是有點古怪,但比之前好上很多。不只是表情而已,連一些日常的言行也改變了。會主動開口與其他人說話,也會開始對金城和他說些玩笑話,甚至用暱稱開始叫起了田所。

會接到東堂的電話是一個意外。卷島把手機忘在抽屜裡,而田所折回教室去拿作業本的時候剛好東堂打來了。本來田所只打算幫卷島拿一下手機而已,但是一通又一通的電話讓他決定先接起來再說。

  「Maki Chan,這次好快就接電話了呢。」雖然只是這樣一句話,但是田所瞬間就知道是誰導致卷島開始用暱稱叫自己的。那個聲音聽起來就是活力四射又喋喋不休的那種,應該也是卷島最不擅長應對的那種。

田所簡單地說了一下他不是卷島,只是幫他拿手機的人。不過因為已經是部會的練習時間,所以他建議東堂最好過六點之後再打給卷島。

  「我知道了,謝謝你的告知。唔,你是田所吧?」

田所為著卷島有跟東堂提起自己的事情感到高興,但是心裡卻還是有一塊地方感覺很微妙。

結果在接到東堂電話的當天,田所也順便看到了本人。東堂說是自己本來就跟卷島約好了週末要去他家住。卷島對此沒有否認,但還是皺著眉頭跟東堂說不是要你先去我家嗎。東堂大笑著說當然是順便來偵查敵情的。

田所不相信東堂這個說法,但是顯然卷島似乎信了。看著卷島立刻陰沉下來的臉,東堂趕緊替自己辯解,沒多久卷島就笑了。那一笑,田所和東堂才意識到卷島只是在嚇東堂。

卷島不喜歡別人碰他的頭髮,雖然說真的也沒有幾個人敢碰。但是那天田所就看到東堂直接拎起了卷島的髮尾,笑著說卷島的頭髮長得好快。接著用手指捲了一小撮頭髮,問卷島他是不是有自然捲。

東堂盡八對卷島來說是特別的。

那是田所當時心裡忽然飄出來的想法。而下一秒他又想到,或許那是一個他爭取不到的位置。

田所深呼吸了一口氣。他告訴自己,那也沒有什麼好爭取的。

畢竟,他還會是卷島的朋友。

 

 

 

fin.

 


 

我是先看動畫再去看漫畫的...當初在東堂出現之前我真的十分安定地想要走到田/卷去,結果東堂一出來,我只想要對東/卷大唱:如果這都不算愛~♪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