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速宅男衍生
東堂/卷島

 


 

卷島開始有蓄長髮的念頭大概是在初三的時候。那可以算上是一種夢想、或是一種喜好,總之他就開始留起自己的頭髮。他其實是一個懶惰的人,所以蓄髮這種事情家裡的人一直以為他會中途就放棄剪掉。畢竟要多花時間洗頭、梳頭、吹頭真的不像是卷島裕介會接受的事情。事實上連染髮這點家裡的人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染髮之後的養護實在不像是卷島這麼懶散的人會做的事情,而要卷島不好好照顧自己的頭髮又是不可能的事情。

自己的頭髮打結或是毛躁會讓卷島難以接受,算是某種奇怪的潔癖。所以隨著頭髮的長度變長,卷島差不多每天至少要花一個小時去整理自己的頭髮。這一個小時多在日本的時候還算是他可以花得起的時間,到英國之後,卷島在課業以及自家兄長的事業以及練車的多重追擊之下,那一個小時變得有些奢侈。所以那些對頭髮的照護就停滯了下來,甚至有幾次卷島連頭髮都沒有吹乾就包著毛巾上床睡了。

於是,開始出現有分叉的髮尾。

一開始卷島還會試著把那幾根分叉挑出來剪掉,但那又更花時間。幾次下來卷島把頭髮修短了一小截,把所有可能有分叉的部份都剪掉。不過這是治標不治本的作法,剛剪完沒多久分叉又會出現,怕把頭髮剪太多的卷島就放棄了在意分叉,而是把頭髮紮了的馬尾,來個眼不見為淨。只有在洗頭的時候會認真地抹上潤髮乳企圖彌補點什麼。剛開始他還是定期去補染,但是染髮至少要花兩個小時,也漸漸開始是他花不起的時間。

卷島還是會跟東堂通視訊電話,那是他一定要花的時間。至少每半個月要一次,一次至少會半個小時以上。就是說點彼此的生活,說點肉麻的話,畢竟他們是在談遠距離戀愛。偶爾說些煽情的話到擦槍走火也不是沒發生過。

卷島沒有跟東堂講起頭髮的事情,雖然東堂注意到卷島總是紮了馬尾,而不是像過去那樣將長髮自然地垂下,但他只是以為卷島是換了髮型而已。

漸漸地卷島連跟東堂的時間也花不起。還是保持聯繫,但是看上去快睡著的卷島讓東堂也收斂了自己的長舌。那是卷島到英國之後最忙的一個學期,學校的事情加哥哥公司的事情。他已經很久沒有去練車了,頭髮的情況也已經到了他無法忍受的狀態,他甚至沒有去補染,讓原本茶色的頭髮都跑了不少出來。

洗頭髮的時候,卷島慢慢地梳理他的髮尾,已到了會成球打結的地步了。他也掙扎了很多次,想著要不要剪掉,但是他又對蓄長髮有著奇怪的堅持。接著他就想到被他冷落了兩個月的東堂。卷島想著,要是他的頭髮有自己的去離的自主權,大概會選擇離開自己吧。雖然口頭上說著會好好對待,雖然心裡想著要好好對待,但是實際行為上卻是有一搭沒一搭的。

卷島放下馬尾,讓自己的頭髮像是過去那樣隨風晃動。但他突然覺得自己這樣除了傷害那些已經開始像是乾草的頭髮之外並沒有其他的幫助。卷島把自己的頭髮又紮了回去,想著,既然不能好好對待,那就剪了吧。

「不能好好對待、珍惜的話,就放手吧,裕介。」這是卷島去把頭髮剪短之前給自己的心裡喊話。

他剪得比當初預見東堂的時候再短一點,不過卷島還是把頭髮又補染了回去,讓原本病懨懨的頭髮回到了亮綠又挑染著幾絡鮮紅的髮色。

「欸~小卷你剪頭髮啦,是想換個新造型嗎?要不要我寄幾個髮箍給你呀?」

「我才不要那個土斃了的東西咻。」

久違的視訊通話,東堂一下就發現了卷島剪了頭髮。可以感覺到卷島一直希望把話題從他的短髮繞走,但東堂總是把話題又繞了回去。東堂以為卷島是對自己簡短之後的造型沒有信心,所以認真地告訴他換造型本來就需要時間適應的。

「不過小卷為什麼要突然換造型呢?先讓你知道一下,再怎換也是贏不過我這個美形的唷。」

「也...不是想要換造型,是沒有時間整理,就剪了咻。」

卷島覺得說出口之後像是鬆了一口氣,他想著接下來應該要順著沒有時間這個脈絡下去跟東堂為過去將近三個月沒有聯繫而道個歉。說真的在這個視訊通話開始之前,卷島真的有一點擔心東堂會對此有所不滿,甚至...卷島想到了那些終於被自己剪掉,離開了自己的頭髮。跟那些沒有選擇權需要他主動的頭髮不一樣,東堂是可以主動離開這樣不好好對待他的自己的。

東堂伸手摸了摸螢幕裡的卷島,帶著憐愛地說著。

「等一起住之後,就由我來幫你整理頭髮吧。」

本以為卷島會說點什麼回絕或反駁的話,但沒有想到他卻是笑了一下,手也搭上螢幕,應該是印上了東堂在螢幕上的手掌,輕快地應了聲好咻。

 

 

fin.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