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黑/花
 


 

其實人對臉的辨識能力沒有他們自己想像的厲害,多數其實靠的是一定的組合才可以真正地「認出」對方是誰。所以黑瞎子在昏暗的bar裡沒有帶著墨鏡,穿著平時不會穿在身上的哈倫褲,以及花俏的窄版T-shirt之後,就算給其他一起下地的人看也不一定可以認出來。再加上古龍水,一款大眾到不行的味道以及香菸味給了他完美的偽裝。       

不過這樣偽裝跑來bar裡不算是黑瞎子的興趣。       

說是好奇也好,多管閒事也好,總之他就是對解雨臣的夜生活有興趣。他在解雨臣身上找到了一種同類的感覺。但是出乎意料的,解雨臣的表現又不是那一回事。       

他時不時覺得解雨臣的眼神像是在對他說些什麼,帶著點他平常與同類勾引的撩人,但是轉眼之間又消失。黑瞎子當然也嘗試由他主動拋幾個隱晦的邀請過去,解雨臣也是愛理不理全當作沒聽懂。       

黑瞎子是意外發現解雨臣也有泡bar的習慣的。那家bar的入場卷是特殊的螢光塗料,而且有一股特殊的香味。發現的那天凌晨解家的盤口突然出了事情,又難壓下來,不得以的情況下解雨臣決定出面。難得在「下班時間」之後還會出現的解雨臣自然也引起了黑瞎子的好奇,然後他就聞到了那家bar的專屬香味。       

螢光塗料需要紫外燈才會顯現,拜假鈔橫行所賜,驗鈔燈也好拿。雖然解雨臣到場前應該是沖洗過了,但是在小小的驗鈔燈筆下還是顯現了淺淺的顏色。       

黑瞎子是挺好奇到底怎麼沒人認出來解雨臣的,在怎麼說於白於黑他都算是鼎鼎大名的風雲人物。不過當他看到偽裝過後的解雨臣,馬上就理解了為什麼沒有人認出他來。       

黑瞎子從來都相信世界是最偉大的發明是女人的化妝品這個說法。眼線、眼影、假睫毛、腮紅,還有粉底、遮暇膏。黑瞎子不能準確地說出來解雨臣到底是對他自己的外觀做了哪些變化,但是同樣的短髮用慕斯做了點造型,化了妝,或許跟那套露背的黑色洋裝有關。黑色的網襪搭配暗紅色的高跟鞋讓解雨臣的雙腿比被窄版西裝褲包裹起來的時候更加迷人,兩條袖子的蕾絲成功遮掩了解雨臣的肌肉線條。       

欣賞了一陣子帶著另外模樣出現的解雨臣,黑瞎子才沒品地想到萬一有人看上這樣的解當家卻在脫衣服的時候發現外包裝與內容物的差異不知道會怎麼樣。       

“你怎麼看著我傻笑呢?”

解雨臣喝了一口手上的水果調酒,在玻璃杯緣上留了一個紅色的唇印。       

要是平常,黑瞎子可以想到上百句應答的話,但是那一瞬間他只脫口而出最沒有創意的一句。 

“因為你好看。”       

本來已經預期黑瞎子可能說些嘲弄或揶揄的話,但沒有想到卻是這樣幾乎直白不帶刺的稱讚。為此,他心情大好的湊過去攬了黑瞎子的手臂,後者也從善如流地把手摟到他的腰上。       

解雨臣伸手了用指腹摸了摸黑瞎子的耳廓,拉過對方給了一個挑逗十足的親吻。第一下的輕觸是打招呼,然後就有默契地張開嘴用上了舌頭。雖然這種事情對兩個人來說都已經是熟門熟路的事情,但黑瞎子難得地表現地像是要把對方給吃了下去那樣的狂燥。       

被解雨臣推開的時候黑瞎子當然還有一點意猶未盡,這點他挺相信解雨臣的想法也是跟他一樣的。只是對方不僅要離開還伸手止住了他跟上去的動作。 

“我要去女廁補妝。”       

解雨臣點了點自己的嘴唇,又點了點黑瞎子的,示意對方他的紅色唇膏都沾到哪裡去了。       

或許是那塗著暗色指甲油的指尖點在嘴唇上的動作太過迷人,讓黑瞎子在印著解雨臣喝過的地方把剩下的調酒乾掉之後才意識到自己應該跟著去廁所才對。

 

 

fin.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