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宅男速衍生
ABO設定
卷島/東堂



東堂察覺自己是Omega的時候,心裡只想到一件事情。

跟自行車的關係不大,畢竟那個會因為生理性別而禁止Omega參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只要拿的出優秀的成績那根本不成問題。而東堂對自己的狀態很有信心,箱學不會因此就這樣放棄他這個天才爬坡選手。

他想到的只有卷島。身為Beta的卷島。

東堂偷偷想過,希望自己也跟卷島一樣是個Beta,最差頂多就是Alpha,就他所知還是有Alpha跟Beta成為伴侶。但是Omega,因為發情期的關係,真的很需要與Alpha結成伴侶。當然有現在醫藥技術早就有抑制藥劑的發明,只是那通常都是單身的Omega在使用,一旦被Alpha標記之後Omega的發情期就會穩定下來,而且發情的氣味也不會對周圍的Alpha造成影響。

說到氣味,也算是讓東堂覺得挫折的部份。雖然說是稱之為「氣味」,但那其實是一種費洛蒙,只有Alpha跟Omega有辦法接收到。東堂挺有信心自己的味道一定很好聞的,但很可惜卷島聞不到。

東堂先跟學校請了病假。幸好是在週末回家的時候才迎來了他人生第一次分化以及發情,家裡的人算是理解他不想要用藥物控制的心情,也願意讓他請假在家裡渡過那段煎熬的時期。

其實Omega的發情也沒有像是言情小說所描寫的那樣誇張,是的確有較為高漲的渴望,但絕對不會到理智全無。生理上也只會有些發熱伴隨著依個人體質不同的肌肉無力而已。最主要還是氣味的散發,而雖然Omega的氣味的確會引起Alpha的反應,不過那頂多就像是聞到美味的食物會不由自主的分泌唾液一樣,雖然無法控制不要流口水,但是要自控不要撲過去狠咬一口這點還是做的到的。Omega發情的氣味當然沒有那種讓Alpha理智盡失的能力。

卷島收到東堂的短訊的時候還覺得有點奇怪。

雖然東堂平常的確很纏人,但絕對不會傳那種「我好想現在就看到小卷」這樣的訊息給他,甚至沒有多久又接著「可以請小卷過來我身邊嗎」、「小卷來我身邊」...

一條又一條讓人摸不著頭緒又不像東堂本人會傳的短訊,讓卷島決定趁課間打給同樣在箱學的荒北,想問是不是有人拿東堂的手機在惡作劇。得到的答案是東堂今天請了病假沒有到學校來。卷島想了一下難得地回了訊息,要東堂生病了就好好在家休息。

「才不是生病」

東堂幾乎是馬上回了卷島的訊息,而他已經在擔心東堂的腦子是不是燒壞了。掙扎了一下之後卷島還是難得地主動打了電話過去給東堂,電話那一頭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有氣無力的。

「小卷,可以過來嗎...」沒有像是以往那樣地說個不停,卷島也可以聽得出來東堂也覺得自己提的這個要求有點太過頭,但還是提了。「好,我會去咻。」

得到卷島的應許,東堂突然放鬆了下來,喝了一點水之後就沉沉地睡了下去。他夢到了卷島跟他一起去爬坡,登上山頂。那時候的山頂只有他們,所以他們就自然不過地靠近、擁抱,親吻。東堂跟卷島因為爬坡比賽而認識,雖然剛開始似乎互看不順眼,但是幾次相處下來意外地合拍了起來。那時候他們性別還沒有分化,但是東堂對卷島說他有預感他們一定可以成為伴侶,所以就先交往吧。

卷島對於這個結論雖然有點意見,但同意了。即使卷島覺得東堂那個推論很奇怪,不合邏輯,但是他無法否認他跟東堂之間存在著那種無法言喻的心動,還有那種互相吸引的感覺。卷島分化成Beta這點的確給東堂一點打擊,在他心裡他一直覺得他們之間應該是最完美的AO組合。退而求其次,東堂以為他們應該都是Beta,但是突然分化成Omega這點還是讓他覺得措手不及。如果是Alpha就好了,是Beta也好...

卷島下午就跟學校請了事假。憑著東堂過去幾次帶他的記憶,找到了東堂庵側門。東堂跟卷島說過,那個側門是給他們家裡的人出入用的,一般的客人是不會走的。卷島先跟東堂的姊姊打了個招呼,就熟門熟路地走到了東堂的房間。

如果卷島是Alpha的話,他就會發覺東堂的房間裡充斥著Omega發情的氣味,但他是個Beta,所以他唯一的想法就是看到到東堂安分地躺在床上睡覺雖然為他有好好在休息感到放心,但是又覺得被這樣叫過來看對方睡覺有些不爽。

不確定該不該把還在睡夢中的東堂叫醒,所以卷島只是輕輕探了探東堂額頭的溫度。

「嗯?小卷?你真的過來了呀...」

「是你一直要我過來的咻。」

沒等卷島反應過來,東堂就從床上爬起來,把對方抱了個滿懷。完全沒有病人的樣子。東堂滿足地把頭埋到卷島的頸項之間,嗅著他身上的味道。雖然卷島身上的味道只是一般的皮膚的味道、汗水的味道,還有洗髮精沐浴乳的味道,但是這些屬於卷島的味道一竄入東堂的鼻子裡,就讓他原本平復下來的騷動又開始鼓譟。東堂拉近卷島的臉,把夢裡的親吻帶到現實來。卷島沒有抗拒,甚至還配合地把東堂又攬得更近了一些,讓他可以靠在自己身上。

「你想把感冒傳染給我咻?」卷島用自己略涼的面頰碰了碰東堂有些泛紅的臉,雖然感覺來溫度沒有到像是發燒那樣,但還是比一般的體溫又高了一點。

「才沒有感冒呢。我像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嗎?」

「那你怎麼了,要請病假?」

「我...」

平常能言善道的東堂難得地結巴了起來,要他承認自己是Omega是沒有問題,但是要開口承認自己處於發情期這點還是讓他有些難以啟齒。於是東堂又湊過去再吻了卷島一下給自己一點勇氣。

「我是、發情期到了啦...」會發情的只有Alpha以及Omega,但是會在發情時有明顯身體異狀的只有Omega。

東堂說得很害羞,連卷島聽了也跟著彆扭了起來。雖然他是Beta所以東堂就算是Omega也不會對他造成影響,但或許就是不會造成影響,他也無法舒緩東堂的情況。這個想法一爬上卷島的心頭,就瞬間讓他心情有些沮喪了起來。於是卷島要東堂好好休息,如果真的難受到不行就吃抑制劑,不要強忍著。說完,一副就要離開的樣子。但下一秒東堂立刻把他拉住。

「我在這裡陪你,也沒什麼用咻...」

雖然東堂要留下他的意思很明顯,卷島知道身為Beta的自己沒有辦法像Alpha一樣,給身為Omega的東堂所需要的費洛蒙信息來舒緩他發情的狀況。

「我覺得有用。」

東堂稍微用了點力氣把卷島跩到自己的床上,把頭埋到對方身上用力地吸了一大口。像是撒嬌一樣的舉動讓卷島也沒有辦法繼續拒絕下去,只好順著東堂的意思在他身邊躺了下來。不過只是躺下的陪伴似乎沒有辦法滿足東堂的需求,他揣揣不安地挪了挪自己躺的位置之後,就伸手去攬住卷島的腰,當後者轉頭過來看他的時候又親了上去。卷島的手也跟著撫上東堂的後腰,只是不輕不重的撫摸卻足以讓東堂發出了太過誘人的低吟。

「好像更嚴重了咻?」

卷島退開的時候看見東堂紅通通的臉頰忍不住笑了,他知道是發情期的關係讓東堂很輕易的就可以動情,但是此刻他願意假裝是東堂因為他而如此難耐。不斷貼近他的身體,已經潮濕有反應的下半身,還有欲言又止的溼潤嘴唇,讓卷島也跟著下腹一熱。

不過即使他們已經是戀人的關係了,卷島還是不想在這種時候踰矩。他想著就算真的要做也至少要等到東堂發情期過去,算是他心中一點沒有必要卻又奇怪的堅持。可是東堂似乎沒有這麼想的意思,尤其是在他感覺到卷島也同樣有所反應的時候。東堂心裡喜孜孜的想著就算身為Beta的卷島聞不到自己身上的氣味也沒有關係,反正還是一樣會有做的念頭就夠了。之前他們雖然多少也有親吻跟撫摸,但是還沒有做到最後一步過。東堂想著那就趁著現在做好了。於是他更積極地去扯卷島的衣服。不過卷島卻阻止了他的動作。

感覺到卷島似乎開始在躲他的貼近,東堂忍不住脫口而出。

「我都發出那麼誘人的味道邀請你了,小卷你也太不解風情了吧?」

「你在說什麼奇怪的話,我又聞不到咻。」

「什麼聞不到,那你這個反應是什麼?」

東堂一邊說一邊努力不懈地要對卷島動手動腳,而卷島也只好繼續左閃右躲,要東堂先冷靜下來。或許是卷島這樣有餘裕又扭捏推託的狀態讓東堂的羞恥心也一併都丟了,直接拉過卷島的手到他的睡褲裡面,咬了對方的耳垂一邊細聲地說都已經濕成這樣了要怎麼冷靜。


這個舉動就很徹底地讓卷島的理智斷線,即使他不存在會被Omega的發情氣味給挑起情慾的任何可能,但因為對方是東堂,也只有東堂才有辦法引起他的各種渴望。

 

 

 

fin.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